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25岁的承太郎已经习惯了独自战斗。

也有着可靠的同伴,不过更多时候,战斗结束后承太郎并不言语。从前并不需要他用语言解释;现在解说没有作用。某一次仗助跟康一他们放学归来,看到承太郎一个人在街上走着。仗助说,承太郎先生看上去有点孤独啊。

承太郎听到,反问他,有吗?

学生与替身使者之间的转换与多年之前没有分别,他甚至更加适应。财团的忙碌让承太郎没空对此感慨。当仗助提起,他才突然想到,竟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孤独。关于这种体验,仅知的是……

它是一场对年轻人而言无尽的、却又很早结束的旅行。

映司和ankh在六年后重新再见了!
并没有到四十年后的未来才……真是太好了!
谢谢一直努力的映司,
谢谢让他有了握住别人双手的力量的ankh,
谢谢东映爸爸!
这一次一定、一定不会放开手了!

【承花】囚徒困境

承花。
摸鱼。
完全捏造。
不打tag,不会补完,因为我太热了……

  (十五岁)
  “典明!”
  承太郎鼓起勇气,趁着花京院转身的那一刻喊出来:“我们交往吧!”
  不论是方法亦或是执行人,都充满了十几岁的青涩与试探。花京院苦笑一声,推着载满食材的自行车又折返回来。
  “不行的,承太郎。”
  他没像承太郎那样喊叫,声音虽轻,可是拥有着不容拒绝的力量。
  “成年人的理由?”承太郎问。
  “嗯,成年人的理由,”花京院说,“你太小了……别在这种年纪做让以后想起来都后悔的事情。”
  “怎么会是后悔的事情,如果跟你一起的话,不管什么年纪的我都很乐意才对。”
  花京院想去揉一揉承太郎的头发,少年现在已经快要超越他...

【麦藏】危险关系 番外(R注意)

【前文回顾:01  02  03  04  05  06  07-10

完售半年多,番外解禁啦!正文相关番外,不挑战和谐机制了,走外链

点此阅读

流量注意,是图片格式

感谢大家的喜欢XD,其实前几个月就解禁了,就是总忘记往LOFTER发……

再次感谢=3=

※预警:

  黑爪半藏

  半原作半AU

  猎寡暗示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我来重温,被捅的死去活来,脑子里最后只剩下一句话,不,一首诗。
😭😭太棒了……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的影里漂泊,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你将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句子顺序和个别词有调整)
😭👍🏻
如果太太不喜欢被转载的话我就把这个转发删掉!

鹿 贽森:

发布了长文章:《THE KINGS【海闇セトアテ】》,因为手上看了格式不对就干脆再重发了

好想我会画画,就可以把车队里可爱的源仔画下来Q Q
他真是超可爱哦!!
很跳很可爱,还会在语音乖乖叫我姐姐Q Q
骚话功力能进国服五百强
已经沉迷跟源仔ow半年了,为什么不会画画Q Q我觉得我的文字好苍白无法描述他万分之一的可爱和乖巧(ノД`)


(淦,我怎么也没想到五个月之后我们在一起了233)

【映an】明日は晴れます

*穿插在结局之前的、平行时空的故事

*完全捏造

*各自都猜测着对方的想法,然而还是有些偏差

*玩了好多双关

*收录于来打合刊《未必英雄》


  盛夏已经过去了。


  最后一桌客人与映司告别。

  去年一年的经历,现在想来好像一场梦一般。几百年前的怪人复活,自己在其中一人的帮助下变身为OOO,两人一起收集硬币,在梦见町被千世子收留。日常与非日常交替着,新鲜的记忆全都有关于这里,几乎取代了此前的旅行,好像火野映司未曾走出过这座城镇。

  呯。

  冰箱开合的声音。...

【映an】嘘うそ

早期乱写的。

大段大段说教一样的叙述。

我也看不懂自己的意图……


  千世子拿来了手作的冰棍。


  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尚还冒着冷气,晶莹的冰碴正趋向融化,散发着牛奶甜腻的味道。

  “嗨嗨,Ankh酱今天好好地把晚饭吃完了呢!作为奖励的,趁着映司不在,偷偷地吃一根也不要紧哦。”

  像这般说着,脸上尽是讨好的笑意。但也逐渐习惯了,不会觉得多么刺眼。Greeed毫不客气地笑纳了这样的供奉。

  尽管说是奖励,在他看来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映司从他这里得到了OOO的力量,又这力量保护着梦见町的居民,包括千世子和比奈在内的众人;那么,连带着,他们向自己奉...

【静露】星

BGM/前前前世piano ver

是哆啦A梦同人。

源静香跟莉露露。

因为没有粮,连tag也不知道怎么打。

所以这对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萌啊_(:з」∠)_ 也许会有个ver2


蝉在喋喋不休地鸣叫着。


暑假过后的第一天,即使是从家到学校的路程也热得人一身汗。静香的座位靠着窗,闷热干燥的风徐徐而来,把桌上的牵牛花观察记录吹翻一页又一页。


老师宣布上交作业后,静香跟出木衫一同站起来,挨个收走其他人桌上的练习册。野比大雄仍旧没有写完,于是只好在老师的怒吼下出去罚站,小夫跟胖虎的起哄声像个幽灵尾随着野比,班里哄堂大笑,老师拍了好几次桌子才安静...

渡川三郎的最后一刻(2)

下雨了。


啪嗒、啪嗒啪嗒——

起先一两粒水滴滚入尘埃,顷刻之内大雨连珠。一眨眼的时间,睫毛尚未来得及合住,就被水粘连在一起。

这样的雨势,能把整个城市冲洗干净吧。所有的灰尘,空中的碎屑,脚下的——

没有雨伞。尽管手上已经满是雨水,他还是用手掌蹭去眼睑的潮湿。眼前是渡川先生的尸体。

刮去脸上的雨,眯起眼睛的话也能睁开一些了。雨下的很平静,几乎没什么风。厚厚的黑灰色的云一块、一块地停留在天空,缝隙之中还透出阳光来。积攒了薄薄一层的水面因此泛着光彩。

脚下的血迹渐渐变淡了。

在这样的雨里,没什么能够留下吧。况且也不会再涌出鲜血了,那些原本残留在地上的,随着雨水稀释后流向整个城市,跟...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