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囚徒困境

承花。
摸鱼。
完全捏造。
不打tag,不会补完,因为我太热了……










  (十五岁)
  “典明!”
  承太郎鼓起勇气,趁着花京院转身的那一刻喊出来:“我们交往吧!”
  不论是方法亦或是执行人,都充满了十几岁的青涩与试探。花京院苦笑一声,推着载满食材的自行车又折返回来。
  “不行的,承太郎。”
  他没像承太郎那样喊叫,声音虽轻,可是拥有着不容拒绝的力量。
  “成年人的理由?”承太郎问。
  “嗯,成年人的理由,”花京院说,“你太小了……别在这种年纪做让以后想起来都后悔的事情。”
  “怎么会是后悔的事情,如果跟你一起的话,不管什么年纪的我都很乐意才对。”
  花京院想去揉一揉承太郎的头发,少年现在已经快要超越他的身高了。但他伸出手,承太郎下意识地躲开。
  “等以后你会懂的。”
  以后会懂,还真是传统的用来敷衍小孩子的大人理由。承太郎想。
  “等我成年就可以吗?”承太郎问,“我二十岁的话,你就有五十岁了吧?”
  “噢?这么快就嫌我老了吗?”花京院笑着说,“不过这才对,年轻活泼的女孩子更受欢迎。”
  “我喜欢成熟娴静一点的。”
  花京院又伸出手,这次承太郎没有躲开,而是让他好好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典明,等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可以了吗?”
  为了确认,承太郎又问了一遍。
  “等你二十岁的时候再说吧。”
  虽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可是也没有明确地拒绝,简直像是怕他伤心……又或许花京院本人对此也很是犹豫。
  真是狡猾,承太郎在心里说,五十岁的花京院……为什么想象不出他衰老的样子呢?
  眼角的细纹,又是从哪一年开始消失不见的?





  (二十岁生日)
  花京院看上去比承太郎还要高兴。倒不如说,除了他自己之外,任何值得庆祝的事都能让他兴奋。
  “……花京院?”承太郎思考了很长时间该如何开口。他决心不能让花京院再像小时候那样随便打发自己。
  被叫到名字的人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他。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
  “……?”
  似乎全然忘记五年之前的约定了,可能在花京院心中那并不是个约定吧。想到这一点,承太郎非常短暂地失落了一下。
  然而不是,紧接着花京院就说:“啊,对啦,你竟然还记着呢。”
  “你想起来了吗?”
  花京院笑着说:“我一直没有忘记啊,倒是以为还是孩子的你会比我更早抛到脑后才对,毕竟……”
  “那你现在可以答应我了?”
  “……”花京院无意识地蹭了蹭脸颊,“那时你自己都说了,等你二十岁,我就有——”
  “五十岁?”承太郎皱着眉,伸出手去抓住了一个从身边经过的路人,简直像是胁迫一样,指着花京院问他,“喂,你看这家伙有多大?”
  “欸、欸?!”
  花京院不赞同地低声说:“承太郎,别这样。”
  “街头调查。”
  “……二、二十?三十岁?不、不不,二十多吧……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承太郎松开手,补上一句,“谢谢。”
  他此刻的表情就像在说:你看,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TBC)(意思是没有后续了)

评论(2)
热度(21)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