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Hola Chico(两个人的无聊电话粥)

  出差的承太郎和花京院两个人煲超无聊的电话粥。这样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个好开心,超开心。

  于是本来想写两千字左右就够了的,聊起来没个完,到最后我冲上去掐断了他们的电话线。

  有难以避免的ooc,以及本身不是出国党,所以充满了自己的脑内妄想。诶嘿嘿嘿^q^食用愉快。


***********************************

  《Hola Chico》文/傅笙


  现在是东京时间八点二十一。

  花京院坐在沙发上看书,背景音则是那台和承太郎一起挑选的电视机所发出的,不大不小的吵闹声。一边想着“西班牙的冬天应该很暖和吧”就这样打了个哈欠,花京院发现自己最近困得越来越早,不知道是不是入冬了的关系,都说天冷念被窝,好像真的有那么点道理。

  撕下一页日历,花京院习惯性地往后面翻了翻,数还要撕几张才能到他做了标记的那一页。最上面的纸片与被标记的那张的距离越来越短,日历也越来越薄,但就这样有时花京院还会生出“干脆一次撕两张吧”的想法。

  想着反正再过一星期就回来了,花京院就饶过日历一命,把之前用完的餐具收拾起来,然后四处翻找遥控器。沙发的垫子下面没有,趴到地上看沙发和地面的缝隙间也没有,抬起头的时候撞到了茶几发出“咣”的一声,花京院抱着头在地上蹲了一会儿,才捂着可能要肿起来的地方站起来,气势汹汹地叫出绿色法皇。法皇也相当迅速地从花京院的裤袋里卷出了遥控器。

  “……谢谢你法皇。”

  看来承太郎出差之后,自己不光生活上变得懒散起来,好像还快要得阿兹海默症了啊。

  花京院考虑着要不要把从前的游戏再都找出来,免得反应能力退步,正好也可以打发回家后一个人空旷的时间。

  然后电话铃突兀地响了起来。

  不可能是同事,他们只知道花京院的手机号,也不可能是来找承太郎的,他们连承太郎的手机号都未必知道。能够知道座机号码的,除了他们两人也就是荷莉阿姨和星尘斗士们。花京院在接电话之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串陌生号码的前面,还有另一串代表某个国家的数字。

  总不可能是奇怪的替身使者吧……还是说承太郎出了什么事吗?产生这种怀疑之后,花京院的第一句话说的相当紧张。


  “……喂?”

  “是我啦花京院。”

  “承、承太郎?为什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因为想听你说话啊,有一个月见不到超想你的。”

  “但现在是工作时间吧?你那里应该只有三点钟吧?”

  “发生一点交通意外,考察团的人现在都被当地的警察留下做笔录了。”

  “所以你在用警察局的电话……打给我吗?”

  “嗯,所以不用担心话费,是特殊线路,不会产生跨国费用,也就是说随便聊多久都没问题。”

  “警察局的电话……”

  “放心,征得他们的同意了。”

  “完全不想知道你是怎样征得同意的……没有受伤吧?”

  “只是稍微有点擦伤,你现在在做什么?”

  “刚刚吃过晚饭准备睡觉了。”

  “哈?才八点也太早了吧。”

  “因为很无聊。”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

  “等我回去就不会让你无聊了。”

  “好啊没问题,但我第二天还要上班的,所以多少给我控制一点。”

  “怎么可能控制得住。”

  “那我请假吧。”

  花京院把电视的声音调小,抱起电话机躺在沙发上,把一圈圈的线快要拉直了。承太郎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好像他们两个之间隔着的就只有机械的厚度、和那一小团电话线,连对方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伴随话语而来的温热吐息也好像就在耳畔。可他们之间相隔却是将近四分之一个地球的距离,而所有传递着他们思念的电话线,恐怕能够堆满这间屋子还绰绰有余。

  “承太郎,西班牙的食物是不是真的很好吃?”

  “一般,比你做的差远了。”

  “被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高兴,是哄我的吧?”

  “是哄你的。”

  “这个问题可以不用那么诚实的承太郎……”

  “而且天天都有番茄。”

  花京院可以从对方的语气中脑补出那个博士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紧皱着眉头一副即将脱口而出“我要收拾你,达(fan)比(qie)”这种台词的脸。

  “我记得你没有特别讨厌的食物吧,要从现在开始不喜欢番茄吗?”

  “也不是,但架不住天天都要见到,还有啊——”

  博士拖长了他的语尾。

  “每次看到它们,就会想你。”

  “如果是看到樱桃想起我还情有可原,从番茄是怎么联想到的。”

  “都是红色的吧。对了花京院,我在这边见到一种叫樱桃番茄的东西。”

  “像樱桃一样的番茄吗?”

  “不是很像,但是大小差不多。”

  “日本有卖的吗?”

  “带一些回去怎么样。”

  “你根本不是在问我吧,如果飞机上不会压坏的话,也无所谓。”

  “花京院。”

  “怎么了?”

  “好想你啊。”

  “这么大了就不要撒娇了吧。”

  花京院典明把电话从左耳换到右耳,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把头贴在靠垫上面闷闷地说。

  “……我也想你。”

  “脸红了吗?”

  “没有!”

  于是电话那端就传出笑声。承太郎的声线很不错,所以理所当然,他笑起来也蛮好听的。他们之间的交谈停止了半分钟,花京院猜想可能是承太郎被询问了一些事故的情况,也可能是因为空条博士竟然笑出声音而被其他人围观,以至于他不得不用凶恶的眼神驱散好事者,但半分钟后——不多不少三十秒,花京院就听到话筒重新被人拿起来的声音,还有他熟悉的那个人的语调。

  “干脆现在订机票飞回去好了。”

  “别任性啊,你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再过一星期就可以见到啦。”

  “我知道。”

  “再说我也不会跑掉。”

  “就是跑掉也能被我找回来,……我可是连死神要把你带走,都把它痛揍了一顿的男人哦。”

  “哈哈哈,说的也是。”

  花京院又翻了个身,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腹部。那里的伤口曾经险些把他从这个世界带走,然而如今也只剩下了可怖的伤疤,最初几年在心理作用的影响下还会痛,现在却完全不要紧了。要用肉麻一点的解释的话,那个被DIO攻击而造成的空洞,已经被承太郎的爱填满了。

  “不过,竟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可我还是对那时候承太郎的表情记忆犹新。”

  “哈?哪个时候?”

  “以为我死了的时候嘛,其实那会儿我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我早已经忘了。”

  “忘记了,真的假的?”

  “假的。我们能不能说些别的?”

  花京院捂住听筒,免得被承太郎听到这边自己的笑声。等他笑够了的时候,才拿起话筒,这时候就按照承太郎希望的那样换了一个话题。

  “一直没跟你说过,当我们横穿沙漠,打败太阳的替身使者后,哪个时候天上的星星真的很漂亮。”

  “我也没跟你说过,那时候眼睛里映着星星的你也很漂亮。”

  “用漂亮形容男人不太好吧。”

  “你不生气就可以了。”

  “真难想象这种话会从空条承太郎嘴里说出来。”

  “那么,你可以把电话这边的我,想象成一个有着承太郎声音的机器人,只会说被设定好的话。”

  “设定它的人又是谁呢?”

  “当然是空条承太郎。”

  “所以这样的想象根本没有什么用啊。”

  花京院揉了揉自己的脸,好把刚刚不小心露出的傻笑打回原形。

  “你们要被扣在警察局多久?”

  “看样子还要好一会儿——怎么你困了吗?”

  “日本已经九点多了。”

  “……再说一些,还想多听听你的声音。”

  “回来就听得到了吧,而且我也没说要去睡觉,就别用那种好像被抛弃一样的声音了?”

  “哦。”

  一秒变回原样。

  “日本现在有些冷。”

  “西班牙的温度很适宜。”

  “下次出差干脆把我也带上吧?”

  “我会和他们交涉的,多带一个人应该没问题。”

  “开玩笑开玩笑的,又不是去旅游是工作啦,我过去只会碍手碍脚。”

  “怎么会呢?你很有用的。”

  “这么说真是谢谢……但还是算了,从我这里传出什么对你的谣言,那就糟了。”

  “你会介意这个吗?”

  “会啊,因为他们不认识我,只会说知名的海洋学专家空条博士。”

  “一直让你困扰的就是这个问题吗?”

  “还有你不按时吃三餐、总是让我请假、衣服上一堆装饰很难清洗,这样一大堆的问题,跟你在一起还真累啊。”

  花京院的手指敲了敲听筒,在承太郎说话前打断了他,补充说明了一句。

  “如果换了别人一定早就受不了了,看来除了我没人能胜任这份工作,为了世界人民着想,辛苦一下也没什么。”

  “……那还真是委屈你了。”

  “少把衣服弄得那么脏,我就不委屈了。”

  “也不是我故意,实在是外力因素太多。”

  “比如说?”

  “突然袭击的替身使者,这样的。”

  “那就在被弄脏之前先让白金之星把他们欧拉欧拉。”

  “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总之别给我一身血的回家,我怕鬼哦,不会让你进门的。”

  “那就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带着对你的思念、血液流干而死去吧。”

  “……”

  “对不起,说错话了。”

  “没、没关系的哈哈哈,是我太敏感了。”

  “抱歉。”

  “都说了不需要道歉,承太郎,多亏了你我现在还是活生生的,如果你还是过不去,就当做两相抵消吧。日本好冷啊,这几天预报说要降雪,等你回来会不会不习惯这里的温度?我记得你走的时候没有带什么厚衣服,等你下飞机的时候我带件外套去接你吗?”

  “不用了,是想让我在风衣外面再穿一件吗?”

  花京院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说的也是……但是刚到家就感冒了怎么办?”

  “怎么会那么容易生病啊。”

  “如果感冒,为了防止传染我会跟你保持距离。”

  “带围巾来吧。”

  “嗯……这样一说,好像你明天就能到日本一样,停!我说过工作结束之前不能自己飞回来,想都别想。”

  “我没打算飞回去。”

  “你这样承认之后反而有点失落。时间不能过得快一点吗?”

  “不,你问我也没用,白金之星只能让时间过得慢一点。稍等一下……”

  “……”

  “……”

  “承太郎?”

  “……”

  “要挂了吗?”

  “……是啊,说可以让我们走了。”

  “那我去睡觉了。”

  花京院坐起来,把电话机放回桌子上,挂掉之前还是忍不住说。

  “快点回来吧……”

  “好。”

  “但是要结束工作才行,不能提前翘班。”

  “哦。”

  “那就说好了,一结束工作必须马上赶回来才行。”

  “会坐最快的飞机回你那里去的。”

  “一星期后见吧。”


  通话终止。

评论(8)
热度(40)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