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空条承太郎的消失(作者超有病)

  极短篇。

  因为官方游戏复活花花和四部TV确定喜极而泣的我,忍不住又要写段子了。别的太太贺生存院都是撒糖,到我这里就画风突变成有病的搞笑番。

  话说我这样蜜汁高产会不会过度消耗产粮的热情啊?不管啦,每天不写承花就觉得好难受。

  *搞笑篇(认真的吗)

  *超有病

  *所有人都在逗花花玩

  *超有病

  *承花正式交往、都在spw工作

  *超有病

***************************************


  清晨,一如既往,在承太郎的房间醒来。

  花京院揉着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想着承太郎今天居然这样罕见地早起。洗漱换衣服的时候,还在想今天要写的、关于之前出现在杜王町的替身使者的报告应该如何遣词,当他走到空条家的院子里,看到正在晾衣服的荷莉阿姨时,还问了一句“阿姨看到承太郎了吗?”

  荷莉阿姨整理床单的手就那样停顿在半空中,回过头来看着花京院,迷茫地眨着她和承太郎如出一辙的绿眼睛。

  她说:“承太郎是谁呀……?”


  使日常异变的转折就在此刻发生了。

  《空条承太郎的消失》文/傅笙

  

  这、不、科、学!

  尽管荷莉阿姨在他的百般解释下,还是说出“我家没有一个叫承太郎的孩子哦”这样的话,并且说他是“爸爸的朋友来借宿”,因而直到现在为止花京院也没有从文化冲击中缓过劲来。

  好,好……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荷莉阿姨会说不认识承太郎,这里面究竟包含了什么意思呢?

  ——还能有什么意思啊!就是说她不认识承太郎!

  一个没有承太郎的世界?

  这个世界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不不不冷静下来绝对是我搞错了,spw的人肯定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就是这样,完成报告之前先去问问看吧。


  “——你说空条承太郎?”

  spw的人推了推他的眼镜,掏出人事档案扔到花京院面前的桌子上。

  “我不记得有这个人,从档案里找一找吧。”

  一边想着“是那个超有名而且任性的承太郎诶”“是乔斯达爷爷的孙子竟然不知道吗”,花京院颤抖着手从目录找到J开头的部分,一页页翻过去。

  “找到了吗?”

  “……没有,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在对方说着“啊没关系你要看多久都行”的背景音中,花京院把整个档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翻了一遍,连自己在的N分组都看过了,的的确确,spw的档案中表明,这里没有一个空条博士。

  骗人的吧……?


  “现在打扰您很不好意思,实际上……”

  在spw的走廊里,花京院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捂住手机,低声讲话,以免太大的声音影响到了其他人。

  他正在与目前身在美国的乔瑟夫·乔斯达通话。

  “您还记得空条承太郎吗?”

  “空条?是空条贞夫那小子的什么人吗?”

  “是您的孙子——”

  乔瑟夫那头传来“唔”地沉思声,在花京院满怀希望的时候泼下来一盆凉水。

  “不知道啊,我只有个叫东方仗助的儿子呢!……诶等等等等丝吉Q电话给我听我解释——”

  嘟嘟。忙音。

  花京院无奈地挂掉了电话。在这时候乔瑟夫爷爷还真靠不住啊……


  看来,真的要接受这种设定了吗?

  接受空条承太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事实。

  一定是什么奇怪的替身攻击吧!qqqquqqqq

  意志消沉的花京院,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空条承太郎回到财团的大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花京院半死不活地趴在自己的桌子上。

  像一团蔫巴巴的海草。

  “他怎么了啊?”承太郎走过去敲了敲花京院红色的脑袋。

  花京院典明、一动不动。

  “——没人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看来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有好事之徒迫于空条博士的淫威,半推半就把事件经过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还以为承太郎会说出“天凉了,让那个档案管理辞职吧”这种惊世骇俗(?)的总裁台词,而承太郎却只是捞起那一大滩脱了水的海草。


  “空、空条博士,你要去干啥……?”

  “还能干啥?”承太郎叼着烟,给了对方一个霸(大)道(家)总(都)裁(懂)的眼神,“回家补水啊。”

评论(9)
热度(26)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