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这是个画风清奇的没有题目的小故事(这次真的有病)

大家好,又是我,放弃吃药的po主又来了。

自从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之后,想认真地写一点严肃的东西都做不到了^q^

这次的前言要写的长一点,为什么呢,是因为我要解释一下这个脑洞怎么来的。

以下内容有毒,有毒,有毒,重要的事要说三遍!前方雷区!前方雷区!前方雷区!注意脚下!

  *作者脑洞清奇

  *超有病

  *完全与原作无关的搞笑剧

  *毫无逻辑的极短篇

  *乱玩梗

  *人设崩坏


好了,我来解释一下这个脑洞的来源了。

是这样的,我刚刚打开我的某度空间,想找一下从前发过的帖子记录,然后——

我看到了这个。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关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我的,但我和手淫真的没什么关系啊!

冤枉啊包大人!我是清白的!

但是……随即……我就产生了一个很奇怪的脑洞。不,与其说是奇怪,不如说有毒(或者有病都比较合适)。然后我想着,反正我都放弃治疗了,这两天大家对我的有病程度应该也多少有了一点认识,而我这次就是来刷新下限的。

以下内容是,戒撸太郎的故事。

我这么写真的不要紧吗,突破下限之后感觉就要没有下限了(糟糕)。

当你看着脑洞的时候,脑洞也在看着你。


**************现在走还来得及******************


  时年三十岁的空条承太郎博士,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然而就是如此优秀的男人,却遇到了令他烦恼不已的问题。

  自从上周从美国传出了“戒掉手X可以让你的体质提升、寿命增长”的消息,这个荒谬的口号就如同一道旋风一样席卷了日本,速度之快甚至超过正在传播的流感。据说这个结论是一直从事科研工作的、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Can-Am研究所散布出来的,相关的研究论文也在提交中,而承太郎左思右想却怎么也没想起来有这么个研究所。

  然而并没有人真的介意这个Can-Am是否真是一个研究机构。

  让优秀男人空条承太郎所苦恼的,真正的原因,是——


  “空条博士!”

  “怎么了?”

  “是这样的,因为最近很流行戒手X恢复健康这样的说法其实我们很感兴趣但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做研究案例迫不得已我们只能——”

  “说慢点,给我加上标点。”

  “——长话短说,空条博士有空吗?”

  根本没听清他之前说了什么的承太郎:“嗯,最近应该没有需要我出面的事情,海洋生物的考察也暂时终止,所以应该是有空吧。”

  “太好了!”

  “?”

  “这事目前只能由空条博士来做,您能答应真是帮了大忙!”

  “……我还没答应吧……”

  “总之拜托了!”

  “所以到底是啥啊?”

  研究员往承太郎手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可能是怕被白金之星欧拉欧拉,就飞一样的逃走了。

  从对方的反应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味,空条博士一边想着“是又有什么难缠的替身使者出现了吗”一边摊开了手里的纸张。

  “戒掉手X,恢复健康”几个醒目的大字赫然映入他的眼中。

  承太郎的反应,是这样的:“……”


  当他把这件事说给花京院听了之后,花京院的反应比他还要大,又或许因为这事儿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花京院笑得前仰后合连肚子上的伤疤都有点发疼。

  花京院一边说着“这样笑伤口会裂开的吧”一边“哈哈哈哈哈”,而完全不知道哪里戳了他笑点的承太郎、只能继续阴沉着他从财团回来后就足够阴沉的脸。

  “有那么好笑吗花京院。”

  “哈哈哈哈本来是没有的,”花京院大力拍着承太郎的肩,“但是发生在你身上就变得格外好笑了噗哈哈哈……”

  “真是够了……”

  承太郎准备用行动制止住同居人的大笑,但花京院摘下他的帽子横在了他们两人之间。

  “可不能言而无信喲,空、条、博、士?”

  “说到底我根本就没有答应过这种事。”

  “借此机会,正好给我一点个人空间嘛,”花京院说,“到三十岁还黏黏糊糊的可不行,而且,说不定那个什么Can……的研究还挺有道理的?”

  “怎么可能有道理,而且啊花京院,三十岁正是需求旺盛的年纪——”

  花京院叹气:“所以才说你正好消停一段时间啊,要一直被你这么折腾下去,我非夭寿不可——这不就有道理了吗?”

  承太郎灵机一动:“但是上面说的是手X,我有做过这种事吗?”

  “就这样说定了。”

  ——你们都自顾自的定下来我真的很受伤啊!


  “……就这么回事。”

  “信息量有点大让我消化一下,”波鲁那雷夫在电话的另一端,发出了好像在喝什么东西的滋滋声,“噢,这酒味道不错嘛!”

  “你消化完了吗?”

  “刚刚说了些什么来着承太郎?”

  “……”

  “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不过话说回来,你找我商量有什么用啊?”

  “我记得你上星期刚到美国旅游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

  “这你就别管了,”承太郎做出了炫酷的发言,“帮我调查一下那个奇怪的研究所,它们连名字都透露出一股虚伪的味道。”

  “噢,好啊,什么名字?”

  “Can-Am,是叫这个。”

  涉猎颇广的法国人沉默了足足一分钟,在承太郎以为是不是线路出现问题的时候,波鲁那雷夫语重心长的开口了:“承太郎啊,我知道你和花京院最近X生活不是很和谐,你肯定也积攒了不少,但看这种东西可不是解决的办法。”

  “……啥?”

  “如果你喜欢这种东西的话,等我会法国给你邮过去一些,看花京院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喜欢颜好一点的,总之,兄♂贵可是一条不归路啊。”

  “……从刚刚开始你就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懂的,我懂,不用掩饰了,承太郎,哎……回头我帮你跟花京院说一说啦。你再看这种东西的话接下来的展开可就要神作了。”

  “波鲁那雷夫,你到底对我产生了怎样的误解。”

  “唉~~~”承太郎完全能想象出法国友人此刻挤眉弄眼的样子,“Can-Am根本不是什么研究所啦——”

  把声音拖得老长之后,波鲁那雷夫敲下了判决命运之锤:“那是个GV公司,至于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别问啦。”

  spw财团,报废电话机一台。


  弄清了所谓的研究机构根本是子虚乌有,spw财团开始对所有赶上这股潮流的人们进行辟谣,“戒除手X”这事儿在以超越流感的速度传播后,也以超越流感的速度被治愈,过不了太久就会被遗忘。看上去事件似乎完美的落幕了,然而承太郎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说花京院……”

  “拒绝。”

  “那件事已经被证明是谣言了。”

  “和那个没关系——”花京院笑得跟天使一样,“我们的禁X时间不是才刚刚开始吗?”

评论(9)
热度(19)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