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JOJO】【承花】旅途中所发生的

大家好,今天半夜不发超有病系列了,以后也尽量不发刀了。(你记住自己的保证啊我说)

这个是上次和@Zetin 君说过的那个,谢谢陪我一起肝。想圆满一些遗憾,但是写出来之后我自己已经没办法直视这篇了=。=

本篇含有纯粹为了强行营造气氛的bgm(点右上角展开全文可见)。

  *刀

  *两把刀

  *二部&三部,其实没有什么明显的cp感


***************************************


  承太郎和花京院吵架了。


  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两个高中生,都是容易气血上涌的年龄,又处在随时可能丧命的危险境地。尤其是承太郎和花京院两人,短短几十天的旅行,在他们之间建立起了一种默契的信赖关系,分明之前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性格也是分歧多于共同语言,在面对危险的战斗时,对彼此的战斗风格有着异议也是正常的事情,而正因为这种信赖,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发生争执。

  或许说是争执并不恰当,从头到尾他们两人都没有过激的语言,也并未试图干涉对方的思想,直到最后也没有第三人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

  他们只知道这事起于花京院,却终于承太郎。

  于是就开始了漫长的冷战。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战斗时依然默契如常,但是同伴们的确能感觉得到,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微妙得异常。一向直来直去的阿布德尔担心他们两个的状态不佳会影响以后的战斗,想要主动担当调解者,可他的脚刚向着那两个高中生迈出一步,乔瑟夫的手就搭在了他肩上。年事已高却总叫嚷着自己还年轻的乔瑟夫对阿布德尔摇了摇头,跟他说这个问题只有他们两个人能解开。

  “让人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啊。”乔瑟夫这么说着,自己走回了房间。虽然身体依旧挺直,可阿布德尔却好像看到这个老人露出了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影子。


  当他们在一个小镇上短短地停留,补充物资的时候,乔瑟夫拍了拍他的孙子,叫他陪自己在街上走一走。

  街上实在没什么好看的,一路走来的风景,基本大同小异。他们几乎不在城市停留,所经过的乡村每一个与每一个都不同,可都有着同样的影子,贫穷、脏乱、淳朴,这样的风景并没有什么值得看的地方。承太郎知道乔瑟夫只是找个借口叫他单独出去,有可能是想跟他谈谈之前与花京院吵架的事,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只是他们绕着这个小镇快要走了一圈,即将返回出发的地方了,乔瑟夫什么指责都没说出口,好像真的只是想让自己的孙子陪自己四处走走一样。

  就在承太郎以为乔瑟夫真的什么都不打算说的时候,他们却在离其他同伴几百米远的地方停下来了。

  “承太郎。”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开口了。”

  乔瑟夫笑呵呵地伸出手去,原本的目标是承太郎的头,但是半路停下来,最终只在他的肩膀上揉了揉。

  “十七岁,你们还这么年轻。”乔瑟夫说,“我也曾经年轻过,有过一个朋友,有时候看着你和花京院,我就突然想起遥远的过去,不过其实不算远而且跟你们俩也一点都不像。”

  承太郎只知道祖父年轻时有过惨烈的战斗,然而他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起过。乔瑟夫突然举起了他的左手,摊在承太郎的面前,嬉皮笑脸、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那时候我也就比现在的你大一岁,看啊,这只手就是当年的战勋啦。”

  “失去一只手的战斗么?”

  “如果只是失去一只手就好了,”乔瑟夫大笑,“要不是那家伙,哪儿有你的事啊,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到是可以介绍给你们,不过那家伙还活着的话现在也是个老头子啦,肯定一点也不帅了!”

  “承太郎啊,我跟他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吵了一架,之后虽然我很后悔自己说了那样的话,也已经没用了。”乔瑟夫嘿嘿笑了两声,“对不起不是留给死人听的啊。”

  更年轻的那个JOJO压低了自己的帽子。

  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能学着祖父的样子,在对方的肩膀上揉了揉。

  远处的花京院还没有看见他们,正在和银头发的法国人一起往车里搬东西。承太郎想象了他第二天会死去的话,自己想说些什么,要说些什么,会有什么后悔没在他生前做的事说的话。而乔瑟夫则迈出了脚步,大步地向着同伴们走去,呼唤着:“哟~久等了!我们两个回来了!”

  留下承太郎一个人站在原地。

  听到乔瑟夫的喊叫声,花京院抬起头来,总算看见了远处的他们两人。波鲁那雷夫夸张地挥舞着手,阿布德尔抱着臂站在原地,花京院抬着头注视着这里。虽然同一个方向上有着他和祖父,但承太郎就是知道,花京院在看着自己。他忍不住微笑起来,跨出了很大的一步。


  后来在外面扎营的时候,花京院主动提出负责守夜的任务。

  乔瑟夫考虑到他守一整夜的话第二天会精力不足,需要有人替他守下半夜,承太郎说我来吧。

  当夜阑人静的时候,花京院坐在篝火旁边,手里玩着用来翻搅的木棍,听到身边的睡袋传来动静,他头也没有回就知道是谁。

  “不是说你守下半夜的吗,承太郎?”

  被点到的人从睡袋里钻出来,走到篝火旁边,就这样坐在花京院身边。他们的距离好像又回到了吵架前的标准,因为是承太郎主动凑过来的,花京院就没有远离,他们两个干坐着听火焰舔舐木柴发出的劈擦声,然后承太郎下压了他的帽子,对着火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说,之前那次是我不对,抱歉。”

  花京院还有点怔愣:“之前?”

  “……你忘了我们为什么吵架了吗?”

  “……噗。”花京院突然笑起来,因为怕吵醒其他同伴,他把声音憋在了尽量小的程度,“不是你在闹别扭吗?”

  “哈?”

  “我完全没有在生气啊,承太郎,”花京院笑着说,“只是因为你好像在回避,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太接近的距离,只是没想过你居然还在惦记那天的事情。”

  感到了挫败,承太郎就压着帽子一直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只有木料燃烧的声音。然而他还是感到如释重负。

  因为谁都没有开口,承太郎就斜着眼睛,从帽子和手之间的缝隙看花京院。火焰橘色温暖的光抚着他的脸与发,身后则是凄冷深邃的夜空,天上的星星好亮好亮,火焰的光芒好亮好亮,而这些都比不上花京院的眼睛。

  火焰的光、星辰的光,全都映在少年的眼中。

  那汇聚成了全世界最亮的光芒。














  “哟,下雪了啊。”

  “嗯。”

  “那么……这几年你还好吧?”

  “那个钟楼。”

  “?”

  “他们把它修好了。我去的时候,看到了时间在转。”

  “是吗,它的时间已经走起来了,你的时间也应该走动了吧,承太郎。”

  “大概吧。……你知道吗,波鲁那雷夫。”

  “怎么啦?”

  “我刚刚在想——”








  “——哪个时候能够好好地道歉,跟他说对不起……真是太好了。”


评论(6)
热度(1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