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十七岁的恋爱为何如此艰难,第三回合(学院paro)

大家好,这次的更新是我的替身写的。

这个搞笑剧稍微有那么点不正常,不用怀疑那是因为我没吃药。

天天这么刷tag是不是有点烦啊哈哈哈哈!突然觉得时间轴好可怜!但是这不能阻止我(和我的替身)!

  *超有病OOC作者没吃药

  *中篇试作搞笑剧(大概吧)

  *莫名其妙学院paro,有替身,承?→←←←花

  *本章有……神奇的天台?

  *设定多请注意规避quq


***************************************


  俗语讲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又有一言覆水难收,无论花京院如何后悔自己舌头不打弯的行为,刚刚那句惊天告白也已成定局。满脑子都是“完蛋了”“这下朋友都没得做”“他会讨厌我吧”,花京院根本不敢直视对方的脸,低着头跟即将被老师训斥的犯错学生一样。

  然而空条居然只是说了一句:

  “……你谁?”


  《十七岁的恋爱为何如此艰难》承太郎选手扳回一城的第三回合,文/傅笙


  花京院典明的心里有点复杂。

  一方面,空条没表示出明确的厌恶,就说明还有补救的余地,但另一方面,事实证明,就算时间没有经过很久,空条承太郎也不记得他这么个人。

  难道这就是失恋的悲伤吗……

  “预备铃响过了,你不回去上课?”悠哉地抽着烟的不良及时打断了花京院的脑内自我厌恶。边想着反正还有机会,花京院用非常真诚的语调丢下一句“抱歉空条前辈请忘掉我刚刚的话吧拜托了”就迅速地溜回教室去了,不过这种话音没落就看不见人了的行为,好像体会不出什么诚意来。但是不要紧,反正空条承太郎也完全没在意,这家伙一看就是新来的,过不了多久就会和其他人一样对他敬而远之了,今天来找他恐怕是听说了JOJO的大名,但是还没有人来得及告诉这小子没事别来烦自己,又或者其实也是个不良少年来拜见偶像了吗?看他还带着耳坠……可是校服穿得很正式,措辞也是乖学生的口气。

  而且长得还挺好看的,所以,八成是跟人打赌输了?空条承太郎怎么看也不觉得对方是会和自己产生交集的类型。

  至于刚刚的告白什么的他根本就当做没听见。哪会有人把同性的告白当成是真的啊,听说同年级的女生好友之间,也常常说“我好爱你啊”“真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如果我是男的就要跟你结婚”之类的话,而且越是感情深厚就越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是真的告白。虽然不知道这条在男生间是不是试用……总不会是转学来的第一天就被人欺负了吧?空条承太郎一边翘着课在天台抽烟一边想。

  天气还没有多冷,稍微有些风,当烟上升的时候,天台旁边树上的一片叶子被风吹下来,就这样飘到了承太郎的帽子上。


  花京院在走神。

  作为一个学生,这种行为真的很不应该,但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走向。前一秒还在听老师讲什么cos30°,后一秒他就跳转到了那天看到的紫色巨人,那就是他的替身吧,有名字吗?他知道那种能力是替身吗?或者说他意识到了自己是替身使者吗?虽然知道贸然地给对方打开通往“替身”这个神奇领域的大门,会给他造成怎样的冲击,可花京院小时候也根本没有人顾虑他的感受,一个那样年幼的孩子闯进了另一个世界,然后再也回不到普通人的那边。

  在花京院转学来到所在班级之前,这里不多不少四十个人,而花京院来了之后,多出来的他一个就被安排在最后一排靠窗户的地方,用着隔壁班借来的桌椅。第一眼看上去,这种座位的分布就好像花京院被人孤立了一样。然而,花京院本人十分喜欢靠着窗户的位置的。通常来说,一部漫画的男主角的座位都要是最后一排,就算不是最后一排也要靠着窗户,既在最后一排又靠着窗户,他可是有双重主角光环加成。

  所以当他走思的时候,自然地就选择从窗户往外看。窗外的树枝大多已经光秃秃了,但还有一些叶子顽强地挂在枝头,就等着有风来把它们扯开。校门口出去之后向左拐,经过两个路口右拐,三个路口后走进小巷直行,从里面出来沿着一路的河道走,大概二十分钟后能到家。空条还在天台逃课吗?看样子他是惯犯,应该不怕老师去抓他吧。结果花京院还是好奇,就让法皇变成绳状沿着墙壁的管道一路爬到天台。

  那个不良躺在地上,把帽子扣在脸上像是在睡觉。花京院忍不住让法皇凑近一点,再凑近一点,想看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发现他啊,就这么想的时候——

  “咣”

  “那个……K、花京院同学,”老师扶着眼镜,对了对花名册才叫出他的名字,“是新来的吧,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花京院只好一边说“我没事……”,一边把刚刚被他震到前面的桌子拉回原位,再在注目礼下端正地坐回椅子上。等老师重新开始讲课、好学生继续记笔记,该玩手机的低头做自己的事情,总之没有人再去留意单独坐在最后一排的花京院的时候,他才把脸埋在手里,发出微弱的“呜哇”的声音。

  说好睡着的呢还有就这样抓住别人的替身真的好吗!万一是涂满毒药的替身怎么办!知道你很好奇啊但是别在手里揉来揉去了好吗——

  ……所以,如果自己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替身使者的话,肯定没人告诉他替身的状况会反馈给本体这件事。不过自己……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知识呢?

  总之当务之急是……抓得太紧法皇收不回来了啊!

  “花京院同学。”

  “是!”坐直。

  老师推了推眼镜:“真的没关系吗?不舒服的话就说哦,是不是发烧了?你还是去医务室躺一下吧,转学第一天就生病可就糟糕了。”

  “我没……嗯、谢谢老师。”刚要否定自己其实没事,但想到请假的话就能去天台把快被捏成团子的替身救回来,花京院就默认了老师脑补出的自己身体不舒服。

  反正从某个角度来说的确身体不舒服啊。


  空条承太郎叼着烟盘腿坐在地上,深沉地看着(替身)手里已经捏成了球的未知物体,然而还有源源不断的绿色条状物被团到球的外面。

  他睡觉的时候就感觉到什么东西靠近,一把抓住之后才发现是这个莫名其妙的绿色东西,看起来也不像是生命体,而且被他抓住之后就在装死一动不动,就在他抱着研究精神准备把这团拆开看看内部构造的时候,天台的门再一次被人踹开了。

  这次是真踹开的。

  而且来的还是上次踹门那个家伙,穿着之前学校校服的转学生。

  承太郎看着对方气喘吁吁地向自己走来,气势汹汹和那个在课间狼狈逃跑的完全像是两个人。他走过来之后什么多余的事前也没做,直接上手把承太郎攥成拳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解放了被对方的替身握在手里的绿色法皇。承太郎虽然不知道这个转学生要做什么,但看样子那团绿色东西跟他有关系,对比了一下双方武力值,感觉自己毫无压力的承太郎就任由对方掰自己的手了——诶你问为啥他不直接放手?因为虽然不认识这家伙但看他这么较劲的样子还挺有趣的啊。

  那团被释放的绿色迅速消失在了花京院身后。

  “又是你啊。”空条说。

  已经消耗了所有活力值的花京院十分无力地抓住保护网:“是啊真不好意思又是我。”

  “你也有那种幽灵吗?”

  空条指的应该是他的绿色法皇。

  “那个其实不是幽灵……那是一种叫做替身的精神力量。”

  “哦。”

  “只是‘哦’而已吗难道不应该感到很惊讶吗!那可是只存在于漫画世界中的超能力啊?”

  空条看了看他。

  “哇。”

  “……好浮夸,还是算了吧。”花京院君捂着脸,拒绝了空条的‘抽吗’和递过来的烟,“我不抽烟。”

  空条就靠在保护网上继续残害着他自己的肺。花京院等了半天也没有下文,忍不住偷偷看了那家伙一眼,可能目光太热切被空条发现了,他的绿眼睛向右转动,正好跟花京院的眼神对接。

  “你……没有别的想问的吗?”

  “不知道问什么,”空条说,“你想说的话,干脆都说了吧。”

  然后他率先走到椅子上坐下。

  于是花京院就超老实地一五一十交代了,从替身的力量讲到和本体的关系,又怕空条听不明白,顺便补充上了自己的亲身体验,也就是说差不多把他知道的都抖了个干净。结果说完之后一回味,反而是空条在这边听自己发了好长时间的牢骚。

  空条站起来走到天台的自动贩卖机前,过了一会儿弯腰捡起两罐饮料,对花京院说了声“喂”就把其中一个抛出去。绿色法皇的的一部分出现卷住饮料交到花京院手上,动作相当迅速就好像练习过千百遍一样,花京院握着手里热乎乎的咖啡,一时间觉得好像不是空条需要他的讲解,而是他需要空条听他谈心一样。

  空条单手打开了易拉罐,就坐在他这个头天转学来的陌生人旁边喝咖啡,自然地好像他们两个认识很久了一样,当然这是相对花京院来说的。而对花京院而言,一个人成习惯之后,突然变得不孤单了,在最初的喜悦后反而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喂,”空条突然说话了,“你是高二的吧?”

  “啊……嗯。”

  “叫什么名字?”

  “花京院典明。”

  空条‘哦’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可在花京院觉得他不会再开口,而自己差不多应该回去上课的时候,他又说话了。

  “我叫空条承太郎。虽然你已经知道了。”然后率先站起来,“快午休了,回去吧。”

  花京院也跟着站起来,但还是需要仰着头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前几次要么离得有点远、要么对方是躺着或者坐着,现在站得这么近,才感觉到空条前辈真的好高啊。


  转学来的第一天,相互告知了姓名。

评论(10)
热度(28)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