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十七岁的恋爱为何如此艰难,第四回合(学院paro)

人生最大之黑历史。这个文就这样坑了。‘a'

我建议你们别展开全文了,因为这个,真的很雷。本来应该在五点就发出来的,可是第一版雷到我自己改了几遍都正不回来的地步,然后就全部回炉重造了,就成了现在这样,结果还是雷。想着反正写了还是发出来吧……但是大概到这里就坑了。其实写到现在和最初设定差距已经很大,现在处于怎么写都雷的状态。

果然我应该回归短篇,中长篇实在不太好把握人物前后性格。;u;

  *OOCOOCOOC作者没吃药

  *中篇试作 搞笑剧

  *莫名其妙学院paro,有替身,承?→←←←花

  *本章……作者都无法直视

  *设定多请注意规避quq


***************************************


  花京院适应新学校的生活的速度,超出他双亲的预料,至少此前他并未对上学表现出如此的热情。倒也不是抗拒去学校,只是对从前的花京院而言,那更像是一种形式,每个人必须要有的经历,就跟人都需要呼吸一样平常。

  而现在,若说上学还和呼吸划等号的话,花京院恐怕要得呼吸性碱中毒了。


  《十七岁的恋爱为何如此艰难》双方选手比分暂时持平的第四回合,文/傅笙


  自从上星期和空条承太郎一起在天台待了半个上午后,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了——相较之前完全互不相识的关系而言,的确跨进了一大步。

  新学校的校服也已经穿上了,虽然花京院更喜欢原来绿色的校服。热情地让他有些受不了的同学也逐渐习惯了转学生的到来,至少不会再有特地跑到他们班里围观他的人出现,因为与JOJO认识的缘故,像是惯例的欺负新人之类的情况也没有发生,老师也对他很客气,虽然时常会有女生想拜托他给JOJO送礼物,慢慢到后来她们也不好意思麻烦花京院了,就又回到往鞋柜里塞情书的日常中。

  简直是天国一样的生活。

  虽然与之相对的,和空条承太郎之间止步于不冷不淡的相互认识,但至少也迈出了一大步,对过去的花京院而言,要让他主动开口和别人做朋友,还不如要他飞起来在空中做个托马斯回旋。尽管如此,中午也被允许在天台上一起吃便当,距离不远不近。五天里有三天都看到承太郎在和学校小卖部的面包作斗争,剩下两天只是靠在保护网上抽烟,抽完就走,偶尔会问花京院一些关于替身的事情,多数时候都是花京院在说,空条开口的次数很少。不过这种沉默跟花京院过去那种没人可说的状态不一样,他就是单纯懒得说话而已,又或者空条本人心理活动其实异常丰富就是词穷。

  不过他抽烟的频率高到让人有点害怕,花京院会去想这家伙的肺是不是已经全黑了。

  另外一提,花京院和空条都是回家部的。


  第二个星期,空条缺勤了。

  虽然他经常翘课,但好歹每次都有到学校来,这种情况一连持续两天,怀疑空条是不是被之前那群人找了麻烦、受伤之类的,虽然是替身使者,但他们毕竟还是血肉做成的人类,即便人类无法伤害替身,却可以直接攻击本体——而且看不见替身的人,也不可能会想要攻击替身。

  终于鼓起勇气问了高三的学姐,得到的回答却是JOJO请假了,因为母亲突然生病。这几天一直有女生去空条家想要探病,但是看JOJO脸色不好、真的很累的样子,都没有多做停留,本来JOJO都不打算理她们的,听她们说来看望阿姨才稍微让她们呆了会儿,可能被烦够了现在连门都不应了。花京院说谢谢学姐,然后就开始策划放学后要不要也去看望一下。虽然他们两个不算熟,可是连喜欢的人有困难却问都不问一句的话,还能算男人吗?——虽然冷静下来之后,花京院自己都觉得一见钟情什么的太儿戏了,毕竟他连空条是怎样的人都不知道。

  放学后买了点水果,当做探病的礼物,装在手提包里。不知道具体的住址也没关系,空条宅作为附近相当有名的大房子,只要随便问问路人多少都能指出方位。花京院就这样一路打听,直到感觉自己开始绕圈,等停下了之后才发现一直围着空条家的外墙转。

  稍微找了一下才找到门铃的位置,摁过之后没有回音。花京院猜这就是学姐说的,JOJO被烦够了于是不应门了,就当做听不见门铃。花京院放出了法皇进入院子,虽然觉得未经允许这样闯入实在不对,但是担忧的心情一时占了上风。过了一会儿法皇又被抓住了,花京院知道是空条做的,也没有急着收回法皇。空条的声音从门口的对讲机里传来:

  “花京院吗?”

  “是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电流的变调,花京院觉得对方的声音比起平常低了好几度,可能还有点沙哑。

  然后自动门打开了,留出足够一个人钻进去的缝隙之后就停下,看来空条是真的怕了那些女高中生,连可以留出来让她们钻的空隙都不给。花京院比了一下自己的身形确实能过去,才放心大胆地把自己挤进门缝里,同时在想要是这时候空条关门会怎样。

  进来里面之后,感觉空荡荡的,虽然有着漂亮的庭院布局也十分舒服,然而就是给人一种很空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住在这里的人很少的缘故,要生活在这样的大屋里,如果不是一个大家族的话恐怕真的有些寂寞。空条站在玄关的位置等他,早就松开了抓住法皇的手。

  如同学姐所说的那样,空条的脸色的确很糟糕,眼睛周围还有浅浅的青黑色痕迹,没有穿着被他加了许多装饰的校服,连被人戏称为“JOJO的本体”的帽子都没戴在头上。

  “我还想着她们终于放弃了,结果你就来……”空条如往常一样板着脸,“算了,是男人的话就不会跟那帮婆娘一样大呼小叫。”

  花京院本来憋了一肚子的话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空条也没等他说什么就带着他进去屋里,直接坐在看起来应该是空条阿姨的人身旁。花京院把水果放在矮桌上,也走了过去,等空条说“坐吧”才很有礼貌地坐下。

  如果说之前对空条是一见钟情,那么见到空条的母亲之后,花京院顿时有了一种“啊这就是天使吗”的感觉。

  虽然生着病,但是听到有人来探望之后还是撑着坐起来,微笑着跟他打招呼,花京院仅仅是坐在她身边就感到非常放松。这样神奇的女士就是空条的母亲啊。虽然因为男女性别不同的缘故,第一眼看上去轮廓并不相似,但是细看的话就觉得好多地方和空条一模一样,包括那双绿眼睛。

  “真是的,既然有朋友来看我,承太郎就别板着脸啦~”

  “你给我躺在床上别乱动。”

  “是~是的~”

  空条阿姨乖乖地躺下并盖上了被子。

  “承太郎,想喝水~”

  “……我去倒。”

  等空条从屋里出去,他的母亲才把脸转向花京院,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花京院君吧?承太郎在学校是不是总给你添麻烦呢?”

  “没、没这回事。”本来想说他跟空条前辈还完全不熟悉,但空条阿姨的眼睛却好像闪闪发光一样,让他根本无法开口。

  “虽然看上去很冷淡,但他是个温柔的好孩子,”阿姨微笑,“对我很凶只是因为担心,花京院君不要把他想得很坏哦!”

  “阿姨叫我典明吧,空条前辈人很好的。”

  ……大概吧。

  “那典明也叫我圣子好啦。”

  花京院觉得他一定是脸红了,不然为什么圣子阿姨突然笑起来?话说回来圣子阿姨笑起来好漂亮,真羡慕空条前辈有这样的母亲。

  端着水回来的承太郎刚好赶上花京院脸红的那阵,不明所以地多看了他一会儿,结果被盯着的花京院稍退下去一点的温度又上来了,搞得好像他才是生病的哪个一样。因为水还热着,圣子阿姨没有马上喝掉,而是放在床头等它渐凉,中间的时间就一直跟花京院聊天。没怎么跟不熟悉的长辈交谈过,尽管对方是圣子阿姨却还是感到些许局促,在这个时候拯救了花京院的是空条:

  “发烧的人就少讲话。”他站起来,“花京院也该回去了。”

  “也是哦,再不回去的话就太晚了吧,花京院君以后常来哦!”

  虽然不舍但还是跟圣子阿姨告别,被空条送到玄关处。

  “我先回去了。”

  “哦。”然后,空条补上一句,“……常来吧。”

评论(7)
热度(23)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