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深蓝(作者的复健用小短片)

大家好,听着鲸鱼的歌写下了这个。

看吧这就是搞笑剧写多了,正不回来了(哭)。

之前就想写的梗了,换了一个标题而已,原来的标题准备写另一篇。

  *理所当然的生存院

  *做恶梦的故事

  *小片段

  *真的因为冷啊!冷得我都不知道在写啥


***********************************

 
  周围环抱我的是黑暗的海水,头顶与脚下是同样的色彩,不知道到底那边通往海面。 

  抹香鲸在远处悲鸣,打着灯笼的鱼从身边溜走,数不清的族群从脚底划过,温柔的、冰冷的、无边无际的海水,灌入我的耳鼻。只留下一串气泡四散奔逃。

  而我将长久地溺毙于此。

  在这阳光照不到的深海之中。



  《深蓝》文/傅笙


  花京院醒过来的时候,电视机还在响着,他看了一眼身边承太郎的手表,已经凌晨三点钟了。对深夜而言十足吵闹的音量,竟然没引得邻居的敲门怒吼,不得不说是个奇迹,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没开窗子的原因。花京院踏上拖鞋,把窗户打开后溜到沙发旁寻找遥控器,电视里传出有关深海、鲸鱼之类的词汇,而对此更为有兴趣的那个人此时还在熟睡。从窗外吹进来的风让花京院打了个哆嗦,留恋起被窝和身体的温度,索性直接拔掉了电视机的电源。

  一切声音戛然而止,一切光线无影无踪。绵延的黑暗把这个房间扩大,花京院不得不在双眼适应黑暗前小心地移动着脚步,而后猛然间想起自己是替身使者,叫出法皇指引自己回到床铺。自己钻出的位置还没有凉透,尚有一些余温留存在被褥之间,花京院赶快钻进去回复身体的温暖。风还是从被角的缝隙溜了进来,像只令人背后发凉的手一样轻抚着花京院的后背,于是他抬起睡眠中的同居人的手,压在了自己背后,结果想到对方露出来的手臂可能会冻僵,就又把被子扯出来连带手臂一起盖上。结果就像是承太郎抱着他睡一样。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承太郎当真收紧了手,把他们两个之间隔着的空气统统挤掉。

  花京院:“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起床的时候。”

  接着承太郎说:“好冷啊花京院。”

  “要关上窗户吗?”

  “不,我是说你好冷——手和脚都冰冰凉凉的,冬天睡在一起有点可怕。”

  花京院就故意用冰冰凉凉的脚贴在承太郎温暖的小腿上:“哦你是在嫌弃我吗空、条、君?夏天跟刚从桑拿房出来一样还非要抱着睡觉不嫌热的人,倒还底气十足地说这个嘛。”

  “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啊,明明夏天你也做出过类似发言吧?没想到进入冬天以后会主动靠过来呢花京院。”

  “人类有追逐温暖的习性,这是很正常的事!”

  “那我也一样。”

  流淌着乔斯达家血脉的空条承太郎,除了代代相传的黄金精神之外,仿佛是为了突出主角的与众不同,就连体温都较正常人偏高一些,虽然夏天会非常难熬。

  花京院就稍微不同一些。

  腹部被开了个洞还能够活下来,不得不说是生命的奇迹,而后到了某些人口中就成为了人类精神的作证,连造物主都不忍心把他带走。但是,从那以后,血液流过四肢的时候都会很快的冷却下来,尤其是手和脚几乎感觉不到血液的热度——假如这就是死里逃生的代价,那么神明一定是仁慈的。

  承太郎跟他说,快睡吧。就这样抱着他重新投入新一轮的梦境中。

  花京院在闭上眼睛之后,却仿佛听到了来自梦中的鲸鱼的嘶鸣。





  法皇结界、在那个瞬间被切断了。

  静止的时间中,无法移动,无法脱身,本应连思维都静止的。

  然而花京院却看到了DIO与世界逐渐靠近的身体。仿佛慢镜头一般,洞穿了他的腹部。

  啊、啊啊、要死在这里了。

  直到最后的关头,也没能伤害到他。但是、并不是一无所获,他的死亡所带来的,是破解了DIO能力的讯息。

  只要再坚持一下、一下就好。

  请让我释放最后的绿宝石水——





  “……院,花京院!”

  承太郎的脸一瞬间和十年前有些重叠,这直接导致了刚刚花京院记忆的片刻混乱,在说出“我回来了”后才发觉身下不是医院的病床。

  “现在几点了……?”

  “刚过五点,”承太郎把手表摘下来,放到花京院的眼前给他看,“你又开始做恶梦了吗?明明刚从埃及回来的时候还没有事的,是该说你反射弧太长吗——”

  花京院把脸埋进枕头里,仿若睡梦中的呓语:“因为冷啊。”

  “水塔里的水、血液流干之后、肚子上的洞,”他说,“十年之后,我反而想不起DIO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强,但是那种全身毛发都竖立起来,还想要打抖的感觉,却忘不掉了。”

  他说:“承太郎,濒临死亡的感觉,只有寒冷而已。”

  那是、连温度都要从身边带走。

  空条承太郎看着缩在了被子里的花京院。

  “我可不是真的嫌你凉啊。”

  然后重新在花京院旁边躺下,掀起衣服,抓过花京院冰凉的双手强行贴在自己肚子上。

  “身边有一个体温偏高的家伙,不就是这么用的吗。”承太郎说,“下次在梦里,顺便加上白金之星把世界粉碎的场面吧。然后醒过来。”

  “我又没有目睹名场景。”

  “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仔细讲给你听。”

  “还是算了。”花京院说,“我已经从乔斯达爷爷那边听过更夸张的版本了。”



  深海之中,传来遥远的鲸鱼的歌声,悲鸣的抹香鲸找到了失散的族群。

  那些逃亡的气泡,反而带着我升往海面。

  在深蓝色的大海之中,一只手孤零零地悬在上方,在海中算是天空的地方。他在等谁吗?要抓住那只手吗?

  冰冷的海水被温暖驱逐。


  我回到海之上的世界。

评论(2)
热度(30)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