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与花京院的通信集(张嘴吃…糖?)

大家好,这是替身攻击。:-P

大半夜的发这种东西……开心吗?这是一个会引起心情大起大落的文。

没有其他特殊的注意事项,高能遍地,食用愉快。

(这绝对是我最简洁的一次前言!)


×××××××××××××


花京院典明启:


真是抱歉啊,昨天。好不容易打到了敌人,一时间得意忘形了。太兴奋了。是我不对。找不到道歉的机会,于是写成信让白金之星放到你枕头下面。你第二天能看到的话就太好了。别因此讨厌我啊,以后我和老头子一个房间。顺便问问,屁股还痛吗?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也有责任,居然放任你们酗酒。要是那时候有敌对的替身使者出现可就糟糕了。没出现真是万幸。虽然说着要和乔斯达先生一个房间,却还是很老实地跟我一起了。让我怎么说好呢。随便下手的话,万一对方是像黄色节制那样装成我的样子可怎么办?至少确定是我本人再出手啊。已经不痛了,你要能换个委婉一点的问法我会更高兴。叫法皇把信送进你外套的口袋里了。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是这样吗?你并不在意我对你出手这件事?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你很在意这件事吗?虽然我没有朋友,但也是有常识的。朋友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然而我并不反感。所以答案很显然啦,承太郎。我大概喜欢你吧。两个男人之间说这个稍微有点恶心啊,你讨厌吗?无法接受也很正常,那样的话希望还能做朋友。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就像你说的,没人会对朋友出手吧。所以我这边应该很明显了不是吗。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另外,虽然你白天没有表现出来,老头子开车那么颠簸你不要紧吧?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说回到这个啊,你到是丝毫没有感觉不对嘛。明明是在打倒DIO、赌上荷莉女士性命的旅程中,却还有闲情逸致做这种事啊。以防你会问我,我先做出这样的回答:不,我并不讨厌,只是觉得你的时机选的有点妙而已。还有白天就不要太张扬了,乔斯达先生已经在怀疑了。以及,跳过告白直接奔本垒,这种事别有下次。稍微的为你未来的妻子感到了担忧。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你说什么啊,我们难道不是在交往吗?等回到日本之后,会把你介绍给我妈认识的。她应该会高兴吧,你是她喜欢的类型。说不定最后会把你说成是亲生的也不一定。老头子你就别管了,旅行结束后我会跟他好好谈这件事的。另外妻子是怎么回事?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已经在交往了吗?说到荷莉女士,我并不觉得她知道这个事情后会高兴。谁都希望将来能抱到可爱的孙子,或是漂亮的孙女吧。正因为是这样想的,不能把她的独子带上这样的道路。而且,就算不是这个原因,你也克制一下。每天光是应付战斗就已经让人精神憔悴了。再应付床上的战斗实在做不来啊。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不,我妈很开明的。而且我不是同性恋啊,你在想什么。带上什么道路之类的,也应该是我带你吧。我又不喜欢男人,只是喜欢你而已。不过看你的意思,才交往多久,你就在考虑分手的事情了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老头子也有说过吧,我是个超固执的人。再说是我们两个人恋爱,只考虑当事人的意见就够了。你想得太多了。那种东西等到二十七岁再说不迟。虽然说做不来,但我看你晚上还是挺精神的啊。住酒店的时候不是天天都有,健全的男高中生会想和恋人合体也很正常吧。我只是抓紧机会。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你那完全是狡辩。不过的确,现在想那些为时过早。也许你回国之后会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别的女孩子呢。既然如此暂时先归我一阵子好了。很遗憾最近要露宿,你恐怕没什么机会了。如果敢在野外的话我这阵子会离你三米远。除了虫子之外,吵到其他人就糟了。我希望你也能意识到这点。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我还在考虑要怎样劝你放弃这个念头,能够自己想通真是太好了。还有啊,虽说跟恋人想做是正常的,但我又不是只顾自己啊。你不是也有爽到吗。野外的确不太好。说起来,波鲁那雷夫还没发现阿布德尔并没有死这件事吗?我还以为老头子一定会忍不住告诉他的。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乔斯达先生是个能保守秘密的人。这点而言或许比你还要可靠。开玩笑的。落笔的时候实在不知道要写什么了。之前说的,让你收敛这件事。我很早就说过自己不讨厌这种行为啦。只是在这样的旅途中,会有罪恶感啊。你不需要真的不理我。没能更早一点解决那个麻烦的替身,让你吃了不少苦头吧。虽然你没讲,但是那时候你周围的人都用很恶意的目光盯着你。我猜大约‘恋人’做了点什么吧。听乔斯达先生说你身上有很多淤青,是因为乔斯达先生被控制而不能还手吗?真抱歉啊。我很担心。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那次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他欠我的都已经还回来了。比起这个啊,坐在骆驼上不会难受吗?波鲁那雷夫一直叫着屁股都要磨破了。看起来你并没有骑乘过大型动物的经验。头一次看到你笑成那个样子,虽然太阳的替身使者是够蠢的。下次商量一下再自己冲上去啊。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我认为你也够大只的。所以算是有经验吧。如果不是他对面刚好有块石头,要看出他藏在镜子后面可需要一点时间。别小看了敌人,承太郎,如果不是你的白金之星挖了洞,我们大概都被烤干了。而且,总要有人一探虚实,在场所有人中只有我是远距离型的替身,没有其他人选。坐以待毙可是没办法打到DIO的。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过了段时间才重新写信给你。果然没你不行啊,各种方面都是。即使没有能读懂日语的人也没关系。这封信是用英文写的,至少能念给你听。眼睛养好之后尽快赶上来吧。大家都很想念你,当然我最想。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又打倒了几个替身使者。波鲁那雷夫还失恋了一次。这件事别讲出去,他肯定很伤心。不过你没能见到被变成小孩子的波鲁那雷夫真的是很遗憾。等你回来后,波鲁那雷夫肯定也会跟你说、我被变成小孩子的事。提前告诉你吧,那也是替身的能力。如果你好奇的话,等回到日本就去我家。我可以把以前的相册找出来给你看。不过作为交换,你也要给我看你的才行。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信收到了。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只能拜托医院的人帮我记下来。不知道你们现在走到哪里了,这封信大概也无法寄出去。等到我回去后当面交给你吧。因为没有伤到眼球,不用多久就能去找你们了。在那之前还得你们辛苦一下了。另外,你送我来时登记的护士,不知道你还记得吗。这段时间她一直在问我关于你的事情。似乎是迷上你了呢。不过,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她太吵闹了,大概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我并没有多少过去的相片。留着的大都是升学的合照。从小就不喜欢照相,家人也很苦恼吧。要不要从现在开始留下相片呢?等老了之后,还能看看年轻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模样。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没收到回信,所以再寄出一封。首先,因为遇到了难缠的对手。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还是作为赌注的把你的灵魂压上了。这点我认为应当告诉你。其次,我们已经抵达埃及。正在寻找DIO的藏身之处。不知道DIO会不会派出替身使者去暗算你。自己多小心。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连着上次的一并交给你。DIO并没有派出替身使者袭击我,大概他认为狙击你们更为方便。也可能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就这点而言早晚要让他明白,我是不能小看的。说起来,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跟你说过自己的事情呢。好像一路上也是你说的比较多。真奇怪啊,这样的两个人。因为无所事事,只好想了很多关于回到日本之后要怎么办。打倒DIO之后,终于能够回到高中生活里了吧。到时候,除了彼此之外,没人知道我们两个都经历过怎样的危险。他们猜不到的。学校附近有一家拉面店味道很好,到时候一起去吧。我会问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当然你也可以问我。回去之后要吃很多樱桃。真期待呀。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典明启:


信收到了。但不是由你亲手交给我的。当我坐在回程的飞机上时,才敢打开它们。虽然手在颤抖,但并没有哭,这点可能会让你失望。我以为你会期待看到我流泪呢。阿布德尔和伊奇的遗体已经埋葬了。波鲁那雷夫分别前偷偷一个人哭了好久。我用白金之星听到了。还有件事想告诉你。当时小达比说输的人会变成玩偶,而他会给他们换衣服的时候。那时候我真的很想揍他。特别是你去跟他赌的时候。就算是人偶,也只有我能碰你的裸体啊。虽然这么说。我们的合照我一直随身带着。谢谢你花京院。


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典明启:


老太婆近况良好。我也回到学校开始上课了。虽然缺了五十天的课,但还是赶上了。回来之后向我妈坦白了你我之间的关系。她哭了。不过不是因为儿子喜欢上一个男人。你说的那家拉面店,我吃遍周围的街区后终于发现了。以后也会带很多樱桃去看你。但是最后都放坏掉,只能扔了。真是浪费。打败了DIO之后,一下子感觉缺失了什么。多亏你破解了DIO替身的能力。后来他自己说了,能够暂停九秒。但你不知道我的白金之星也能够暂停时间吧?要是早点发现这个能力多好。尽管如此,与你们一起的那五十天仍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典明启:


再过不久就到樱花的季节了。我没有考日本的学校,直接报了美国的大学。要猜猜我准备读什么专业吗?不是海星学。我知道你会这么说。是海洋生物。海里又不是只有海星。将来会随船出海吧。研究座头鲸,灯塔水母,等我考取博士后,也可能去南极出差。去美国的话,就不能经常看你了。老妈说她会经常带樱桃过去的。由她来探望你会不会更好呢?总是对着我的脸,大概也会厌倦的。


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典明启:


还记得在前往埃及的旅行中,你跟我说过的吗。关于妻子的事。我还是决定再等一等。我试着交往过普通的女性,但她们没办法像你那样理解我。老头子劝我从你的阴影里走出来。其实他早就知道我们的事情了。不过他不能理解吧,毕竟丝吉Q奶奶从没离开过他这么久。已经三年了,花京院。前几天在日本的老妈打电话过来,跟我说樱花开得很漂亮。你要是能看见就好了。


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典明启:


跳了级。现在来说已经毕业了。最终还是在spw财团工作。总觉得像是托了爷爷的关系一样,有点不爽。但是研究海洋生物的话,还是在财团比较方便。我顺便要求回到日本分部,所以现在又能带着樱桃去看你了。几年没见我的脸,会不会感到怀念?虽然不是高中生了。稍微有点老了吧。我是说比起当年。毕竟隔了几年啊,应该不会认不出来的吧。同事都在猜测我为什么至今没有结婚,连女朋友也没交往。似乎是看准了没有跟我亲近的女性,最近她们的攻势猛烈到烦人。真是够了。所以我戴上戒指了。之后果然收敛了很多。如果你反对我这样把你绑定的行为,就告诉我吧。如果不说的话,我就当默认了。


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典明启:


研究海星的论文顺利发表了。同组的人兴奋地组织了庆功宴。其实并不是很想去。有人问我为什么从没见过我太太。之后有知情者捂住了他的嘴,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好像我下一秒就会生气一样。大概我平常脾气真的太差了吧。但这真的不是我的痛处啊。原本会有更坏的结果,而我都做好准备了。不过,被叫做我太太这点,你会生气吗?空条太太。有点微妙。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启:


当你赶到医院的时候,大概看不到我的人吧。那么先把信读完好了。不要写的好像我死掉了一样。我刚醒过来没多久。医生拉开抽屉把你的信都拿给我看过了。五年时间只有这么点东西,稍微有点不满意。不多告诉我一些的话,意识还停留在十七岁那年的我要怎么了解现在的你啊。拆信的时候就注意到手上的戒指了。竟然问都不问我的意见,擅自做主。不过,反正我不反对就是了。你的论文,之后讲给我听吧。高中还没有毕业的我大概看不懂的。现在回去上学好像又晚了些。一想到你在这几年浪费了这么多的樱桃,就觉得好恐怖。既然我不能吃掉它们,就别带着它们来看我了啊。难道你认为我对樱桃的执念,足以让我从昏迷中醒来吗?我承认樱桃比你更有魅力一些啦。开玩笑的。但是,果然还是不能原谅。我得替被你浪费的樱桃们出气才行。那么,对你做出这样的判决吧。我这辈子的樱桃供应就交给你负责了。如何,不接受上诉喔。因为醒来的时候还有点身体麻痹,几乎拿不住笔。但是法皇还在,所以才能写下给你的回信。时隔五年之后的回信呢。我也害怕你太激动把我抱断气。你力气一直很大的。休息了五年的身体需要适应一下才能正常运转。这个时候的我,应该在庭院里撑着拐杖练习走路吧。保证不要一见到我就拥抱,然后才能下来找我。找不到的话,就呼唤法皇吧。

以后的樱花也不会错过了。还有,从现在开始,准备一个相簿吧。


花京院典明

评论(26)
热度(90)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