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live or alive(1)炼金术师paro

大家好,炼金术师的捏他来自《钢炼》、设定是03+漫画+(大量)私设。

大概不会很长,也说不好会不会坑,总之先写着。更新看心情。

更多内容我不剧透,咱外太空见……噢还有、太郎他可能有点黑

  *OOC

  *炼金术师paro

  *提防食物中毒!








  呼哈……呼哈……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鲜血滴落的声音、喘息的声音、重物落地的声音。紧闭的房门内、红色的液体从夹缝中流淌出来,略微散发着金属的腥味。被光所照耀到的地方,能够看清的只有已经被红色所浸染的、大概本来是白色的袖管,空空荡荡地垂在哪里,鲜血依旧不断从断口处涌出。

  白衣服的人单手把空荡的袖管打了个结,濡湿的的衣袖挤出不少血液,啪嗒啪嗒地滴落、与地上的一滩融为一体。简单进行了止血后,他撑着背后的门站起来,手掌在墙壁上留下一片片红色的痕迹。地上动物的死尸被他用脚拨弄开,然而粉笔的痕迹用鞋底难以蹭去,白衣人还是用动物的皮毛沾染地上的血液后把它们覆盖住。

  即使是被称为禁忌的人体炼成,也严格遵从着等价交换原则。可哪怕事先做了大量准备,还是出现了意外情况,至少对于白衣人来说,被作为代价所索取的手臂并不在他的清单之中。

  然而看着付出大量心血的连成品渐渐成型,仅仅是一只手臂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欢迎回来。”他说。








  空条承太郎丢出的樱桃正好打在报纸上,差点戳出一个洞。

  阅读被打断的花京院捡起脚边滚动的水果掷了回去,被承太郎一偏头就躲开了。丢出手后才发现那水果是什么,花京院睁大眼睛:“你从哪儿弄来的樱桃?”

  承太郎一扬手里的纸袋,扔到花京院怀里,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住差点让半袋子的樱桃跌落一地。轨道里的火车最后一次的鸣笛,提醒乘客赶快上车,因为距离太近,鸣笛的声音又把花京院惊得一抖。承太郎抬起左手挡风,掏出打火机把叼了一路的烟点着,深吸了一口总算是缓解了体内烟瘾的蠢蠢欲动。

  “买烟的地方,自己种的,”承太郎尽量言简意赅地解释,“我修好了他们的收音机。这是谢礼。”他转过头去、背对着花京院的方向吐出一口烟。前几天花京院因为樱桃不足闹过一次低血压,承太郎怀疑他血液里流动的红色根本就是樱桃汁。刚刚路过那家小卖店的时候,看到后院里种着的樱桃已经结果了,承太郎就找了个理由问他们要来些带走。不过谢礼是真的、修收音机的事也是真的。

  “你明明长着张一点也不乐于助人的脸……”花京院说。他捡起两颗樱桃放进嘴里。

  承太郎并未否认。他向着已经发动的火车踏出一步、越过安全线,同时招手让花京院靠近他。刚发动的列车速度并未提升到极致,车轮与铁轨接触发出沉闷的声响,当列车的尾部经过承太郎面前时,他伸出右手抓住了安全杆,另一只手迅速捞起花京院,两人以非常危险的姿势贴在了火车的尾部。承太郎的突然行动碰洒了花京院的樱桃,加上搭火车这种危险动作,彻底引来红发者的不满。

  “承、太、郎——”

  “嘘,”承太郎说,“抓好,跟我换下位置。”他摸索到另一侧的安全杆,缓慢移动着脚下。花京院既要保护好所剩不多的樱桃,又要在行驶的列车上固定住身体,好在承太郎挡在他的外面,多少减轻了他的压力。

  “至少提前跟我打声招呼,上车后记得补票,你不能每次都因为懒得排队就选择半路上车,这很危险。”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车厢尾部的门,承太郎从车厢里面伸出一只手:“进来。”

  花京院一时间没了说教的动力,盯着那只戴着白手套的手看了一会儿,直到列车的一个颠簸他才把樱桃递了过去,随后又把自己的手放上去。承太郎力气很大,非常轻松地就把花京院拽到车厢里。工作人员疏于检查,竟然也没能发现这两个偷渡客。

  收回手来的承太郎磕掉已经燃了很长的烟灰,香烟的味道呛得花京院皱起眉、伸手挥散自己面前的烟雾。后车厢空间有限,承太郎就在窗户上按灭了香烟。但气味还是一直没能消下去。

  “少抽点,容易得肺癌。”花京院说。

  “哦,”承太郎明智地选择转换话题,“报纸写了什么?”

  花京院在等他买烟的时候在车站拿了份报纸,可惜搭火车的时候被风刮掉了。花京院大概回忆了一下自己都看到了什么,并省去那些不必要的修饰词,把他认为有价值的信息都复述了出来:“人造艾哲红石的实验再次失败;国家炼金术师考核将于年底开始;石之海战火重燃;杜王町一烧毁的废弃房屋内发现人体炼成的……你干嘛?”

  承太郎把花京院嘴里樱桃的梗扯了下来,自己咬上:“烟瘾上来了。”

  “……你抽吧。”花京院完全忘了刚刚说少抽点的人也是他自己,“我转过身去。”

  “算了,下车再说,这里空间这么小你转过去也闻得到。”

  提到下车,花京院才想起来:“你不是要去瓦鲁多吗?咱们好像在往反方向走。”

  “有事回一趟财团。”

  “手又疼了?”

  “……嗯。”

  花京院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拍了拍承太郎的右手全当安慰。他不知道承太郎最近越抽越凶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都说尼古丁能麻痹神经,承太郎可能忍了好些天了,他要早点注意到就好了。但是承太郎只说自己右手的神经不太好,天天戴着手套,那衣服下面什么样子他根本都没见过。

  不、可能曾经见过,但失忆让自己忘掉了太多东西。每当承太郎提起陌生名词的时候,虽然有着熟悉的印象却无法回忆起相关的记忆,而自己接不上话时,承太郎就会露出罕见的失落表情。然后他会道歉,自己则说没关系。

  为了冲掉这种尴尬的沉默,花京院打起精神:“粉笔,你还有剩的吧?”

  “有;做什么?”

  花京院伸出手来。那是苍白而且冰凉的手,手指修长,看上去非常适合做细致的手工或成为一名演奏家。可惜他最常接触的东西却是这种动不动就掉一堆灰、随处可以买到的毫无美感的硫酸钙沉淀物。

  “给我一根。”

  承太郎从善如流地从兜里取出粉笔交到他手上。花京院蹲下来,在车厢的地面上写写画画,末了把他吃剩的樱桃核都倒进了用粉笔圈出的圆圈内。

  “你的炼成阵到是画得很好看了,”承太郎也蹲下,“……炼成的光会被发现的。”

  花京院挑眉:“我本来就不怕被发现,是你非要躲躲藏藏的,正常地坐火车不可以吗?”

  “随便你,高兴就好。”

  最后一个字母勾下,花京院丢掉粉笔,深吸一口气,双手按在了炼成阵的边缘。见过很多次的承太郎炼成时的白光并未出现,果核也没有产生任何变化。旁观的炼金术师无声地笑起来,分明用手挡住了表情,但还是被发现了。

  “再笑你来?”

  “我来,”承太郎说。他用手指擦掉了炼成阵的一部分,捡起花京院丢掉的半根粉笔重新补完,“构成式这里写错了;这里是六芒星;这里没有月亮,还有……我做你看吧。”他流畅地写下一串公式,每个图形都像精准地机械画出一样,最基础的炼成像是本能一样印在脑海中,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完成。花京院撑着头看他把手放到炼成阵上,刺眼的白光闪过,那些樱桃核组合成了一个点头哈腰的木玩偶。

  花京院把樱桃玩偶举在手里看了看:“你居然喜欢这种东西。”

  而承太郎则指着远处已经被火车抛在后面的广告牌:“刚在上面看到的。”

  “不过真细致……”花京院问,“记住公式的话,我也能做成你这样吗?”

  承太郎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别太勉强,慢慢来就好。”他巴不得花京院根本记不住一条公式,“你怎么会对炼金术感兴趣?”

  “因为你。”花京院说。从他回复意识时就同这位自称是他友人的人在一起,而这个人又是一个炼金术师,自己会对这方面产生兴趣是很显然的事情。并不是试图找到共同点而刻意讨好,只是单纯有兴趣而已。毕竟把一样物体转换成另一种东西,是非常神奇的。不过目前看来他好像没什么天赋。

  “……慢慢来吧。”承太郎只是这么说。

  之后他站起来,用脚抹掉了炼成阵的印记。花京院还没有发现他的炼成阵根本没有错误,而自己只是替换成了另一个炼成阵。等他发现后,就会意识到并不是炼成阵出错,而是自己根本无法发动炼成。虽然花京院现在还没有概念,但早晚会接触到那方面的知识。

  承太郎快把嘴里的樱桃梗咬烂了。他得想个办法才行。


TBC

我写文也就这样了……凑合吃一口?

设定方面应该是偏向03版更多。本文挺无聊,因为作者很无聊。

评论(13)
热度(4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