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反正每次聊天最后都会跑到床上(深夜小短萌)

大家好,刷存在感的深夜小短萌,其实一点也不萌。

  *OOC



  “介意我问个问题吗?”

  “不,你说。”

  “如果我和荷莉阿姨掉到水里,你准备救谁?”

  “……什么?”

  “抱歉,有点突兀。你看,之前一段时间我们隔着大半个地球,偶尔会有些不切实际的乱想不是很正常吗?”

  “我的惊讶点不在这儿,而是你居然还有仰赖我去救你的一天。”

  “这么说也没错,我恐怕会在你赶到前带着荷莉阿姨一起游回岸上。但现在把现实可能先抛到一边,你只要回答我这个问题就好,假设——嗯,你可以想象DIO又把我开了个洞,以至于连叫出法皇,甚至动弹一下的力量都没有。”

  “那还用问吗?”

  “荷莉阿姨?”

  “我和白金之星,可以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

  “……喔,对,你可以让替身来帮把手。那么,假设是三个人呢?我,荷莉阿姨,波鲁那雷夫……呃,不算他,换成乔斯达先生。我不是想要让你在我与家人间做出一个取舍,完全没关系,只是想大概估计一下你对我的定位。”

  “花京院,你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从我们高中毕业那天就跟你说过很多遍,我爱你,难道要我唱出来你才能确定?可以,让我想一首久保田利伸的旋律。”

  “我暂时不想听你即兴演唱,说真的,承太郎,你只要告诉我你的答案就行了。不考虑替身以及其他多余的因素,把它想象成一个俗套的‘女友问题’……男友问题就行。”

  “你。老头子会第一个跳下去把我妈捞上来,所以就剩你了。”

  “……我觉得你是在逃避正面回答,不过,强迫你做出选择大概对我的体力是个考验。”

  “接下来是什么?有人给我一百亿让我放弃你,或者前任跟你那个漂亮?”

  “前者对你而言毫无意义,而我记得当年你信誓旦旦地跟我说,是初恋?”

  “不,那时候我骗了你。五岁那年我喜欢过儿童病房的护士,不过那份单相思终结于她儿子去她办公室写作业,算下来只有三个小时。”

  “我从没想过你会喜欢这种类型。”

  “你就是这种类型。”

  “噢……详细来说?你从我身上感受到了成熟女性的关怀?还是消毒水的味道?若你说是前者,那么我的下一句话是‘绿宝石水花’。”

  “大概是、穿护士装都一样好看?”

  “我没穿过,而且以后也不打算尝试,别试着把话题往床上带,承太郎,你的诡计已经尝试过第八次了。”

  “然而屡试不爽。”

  “那跟你的诡计又没关系,事实上只要你直说,我有几次拒绝过?所——嗯、你不能先征得我同意吗?”

  “反正你都会答应,问不问没什么差别。”

  “……你要是用这个态度跟女孩子相处,我保证她们会给你一巴掌然后说再见。”

  “那么,你觉得我还有跟女孩子相处的机会?”

  “没有。抱歉,我可不打算拱手让人。”

  “之前说的儿童病房的护士,那是即兴演唱的一部分。”

  “哪一部分?即兴、还是演唱?”

  “即兴。接下来轮到你唱给我听了。”

  “行,先把窗户关上,我可不想被邻居听到。”


评论(15)
热度(84)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