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Summer Sun

大家好,没脑洞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小情人跟我说我现在跟早期比起来就像进化了一样,好像……是有点?

因为没脑洞所以特别特别特别短。能看的开心就好了。另外我这人特别吃超直球,请有在犹豫该怎样勾搭的小天使们,瞄准目标直接全垒打吧——!

  *短

  *OOC

  *安心与信赖的生存院




  1、

  花京院已经在路口等着他了。

  盛夏的时节渐渐到了,道路两旁再也看不见会随风飘落的樱花,取而代之以喋喋不休的蝉鸣,呼唤着新季节的来临。承太郎慢悠悠地从拐角走出来时,不远处花京院正站在树底下,把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朝阳把树的影子拖得很长,让树叶间的空隙没那么好钻,但还是在花京院的头顶留下了点斑驳的痕迹。

  “久等了。”

  承太郎从花京院与墙间的空隙穿过,伸手在他的右肩上拍了一下。花京院下意识地向右转头,只看到承太郎制服的后摆,他转了个身,用手里的书包不轻不重地嗑了一下对方的后背。

  “你又被她们围住了?”

  “嗯,是啊,花了点功夫脱身。”

  这条路上学生很少,偶尔有三两个打打闹闹地经过他们身旁,掀起一股带着阳光的味道的空气,似乎还残留着上个季节的一点余味。承太郎跟花京院并肩而行,他的友人已经脱去了埃及时那身绿色的学兰,取而代之的是与他同样的外衣。花京院的制服总是妥帖地穿在身上,每一颗扣子老实地与扣眼贴合,衣领包裹着修长的脖颈,红与蓝之中只隐约露出一小点白皙的皮肤。

  在埃及的时候分明大家都晒黑了不少,可等到新学年时却只有花京院一个人白了回来。他的头发比以前又长了点,几乎遮住整个后颈,可还不算长得过分。承太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京院这段时间一直在疯补自己丢下的课程、而忽略了打理自己,但他觉得或许长点也不错,就没有提醒花京院。

  这条路他们一起走了几个月,从春天的新学期开学、一起重读高三开始,承太郎身边的位置就被花京院固定地霸占了。上学一起,放学一起,逃课都在一起,像死党一样形影不离。或许更亲密,但没人知道他们曾是互托性命的战友,在陌生的土地上战斗。

  “作业都写完了吗?”花京院问。

  “没。”

  “我的借你?”

  “好。”

  花京院就拉开包,把自己的练习册塞到承太郎手上,封面是他的姓名,字体与本人一样端正。低头的时候,樱桃样式的耳坠在空中晃了几下,又在东边初阳的照耀下反射出圆润的光泽。承太郎看四下无人,就堂而皇之地把花京院推到墙上吻了他。没有过动的心跳,平和得好像天边的云,像是做过太多次一样,花京院嘴角还有着樱桃残留的味道。几秒钟之后他推开承太郎,第一句话是:“你的嘴好干。”

  承太郎伸出拇指抹了一把自己的嘴唇,干燥得起了一层皮,他舔了一下,嘴唇裂开的地方被唾液刺激得生疼。但下一刻他又把脑袋凑了过去,像是幼稚的小学男生欺负自己喜欢的人。花京院没拒绝,权当自己给他做润唇膏。

  最后花京院趁着换气的间隙,用一句话做了总结:“我要迟到了。”

  “我背你跑过去。”

  “做梦。”


  2、

  承太郎一直不怎么在课上听讲,即便来了新班级也没有好转,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生也早已见怪不怪。从埃及回来之后他找到了新乐趣,不再只是翘着腿搭到桌子上,帽子一盖闭眼睡觉。更多时候承太郎用右手撑着脸,光明正大地偷看坐他左边的花京院。

  有一个好天气时的下午,太阳转到这侧时从窗户里抛过来一团团的光,承太郎再转头去看花京院的时候就会有些刺眼。可花京院逆着光,认真记笔记时仿佛整个人的边缘都在闪烁,头发被橘黄色的暖阳照成偏深的玫红,脸上柔软的绒毛都一清二楚。花京院的睫毛不是很长,若说起来可能比承太郎的还短点,但这长度已经刚好。多一分显女气,少一分则不漂亮。

  当承太郎注视太久的时候,花京院就不能装作没看见了。他会扭过头来对承太郎微笑,接着再转过头去听讲。若是承太郎还有几分自觉,这时就把视线移到别的地方,倘若他坚持把目光钉在花京院身上,不多时便能收获来自法皇的背后突击。

  但其实他完全能躲开。

  课间花京院通常在原位整理笔记,承太郎有时受不了一下课就围过来的女生,每当铃声响过后就拉开班级的后门消失在走廊里。通常他回来的时候会带两罐可乐,随手抛给花京院一罐。喝可乐的时候他基本是不会用曾经喝啤酒的方法的,它有太多二氧化碳,刺激嗓子,容易呛到。要说起来,这种咕嘟嘟冒着气泡的饮料和他倒有几分相似,在嘴里爆炸,可顺着食道滑下去的时候就只剩下甜腻的糖浆。但跟花京院相反,他更像是酒,含在嘴里绵滑细软,等咽下去的时候一路顺着食管烧到胃里,一直穿肠。

  那时候易拉罐的拉环还能被取下来,承太郎拿着它在手里抛了一会儿,突然叫了声花京院。

  花京院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略带疑惑地回了他一个鼻音。

  “手给我,”承太郎说,“左手。”

  于是花京院把刚抬起的右手放下,转了个身子,交出自己的左手。承太郎拿着拉环套到他无名指上,可男人的手指毕竟没女人那么细,套到一半就卡住了。花京院收回手,把拉环取下来,套到小指上,到是正好。

  “要我当做正式的接受吗?”花京院问。

  承太郎摇头:“正式的时候自然会用正式的戒指。”

  拉环在花京院的手指上转了个圈,他拿起自己课桌角落的可乐,问道:“我的也给你?”

  “好。”承太郎爽快地答应。

  当花京院拉开拉环时,便被承太郎摇晃了一路的可乐喷了一身。


  3、

  “喂,你还生气啊。”

  “没有。”

  “那你走这么快?”

  听了这话,花京院一个急刹车,转过身来面对承太郎。他胸口还残留着褐色的痕迹,虽然已经风干,可连带里面的衬衫都变得粘哒哒的。小指上的拉环早在课间荣归垃圾桶,喷了半罐的可乐除了弄脏花京院的学兰之外也没做出其他的贡献,好在花京院当时面对着过道,没有把自己的课本也弄得湿漉漉。

  “去我家吧,让婆娘给你洗了。”承太郎说。

  “不麻烦荷莉阿姨了,”花京院推拒道,“我自己洗就可以。”

  “找个借口让你去我家还真麻烦啊。”

  花京院眨了两下眼,才松开自己捏着外套的手,让褐色的痕迹重新贴在自己皮肤上:“好啊。”他说,“借你家浴室用一下,不过衣服还是我洗。”

  他们并肩走在来时的路上,渐渐西沉的太阳已经溜到了身后,把他们的影子在身前扯得老长。已经是夏天了,虽然天气不太热,却开始令人出汗,承太郎盘算着回去之后自己也冲个澡,反正浴室那么大,容纳两个人根本不成问题。他想到蝉鸣,想到晨星,想到日复一日却不枯燥的这段路,花京院就在他身边走着,穿着一样的学校制服。

  承太郎把书包甩到背后,装作不经意地伸出手去。他想,这次一定能牵到了。


END

评论(25)
热度(73)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