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一個人,兩個人。

谢谢谢谢!天哪我说什么好,爱你www

morichan/森:

復耕的第一篇,狀態或許還有些在調整中
不過至少沒那麼的糟糕了。

給 @傅笙 的生日賀文
1/6號不過我手速慢到想死的地步
看看現在已經幾號了...(哭泣著



*承花
*無替身
*些許捏造

請吧。
或許沒那麼的美味不過有種漸漸調適回來的感覺…

請帶著大大的心眼原諒我的不專業(合掌





  所謂不打不相識。

 

 

  一拳揮下一人又倒下、背後的人拿著木棍想要趁機打下去卻是被一腳踹飛。看著所有人都在地上痛苦掙扎著完全沒有先前對人嗆聲那般的氣勢,花京院站在一旁,原先視線在手中的書但不知何時已經盯著人看了。

 

  啪地一聲將書闔上收進書包中,花京院覺得得為自己為什麼在這裡做個解釋,放下書包走向那已一檔百之姿的人,忽然地一個轉身拳頭直勾勾的揮過來,下意識的閃過並出手了。

 

 

  糟糕。花京院一時之間只能用這形容詞來形容自己下意識反應,所造成的後果。

 

  拳頭結實的打在人的鼻樑上,一群人沒有人可以打到他的臉,幾個人想打贏空条承太郎,找了更多人來助陣。就連平常一副乖寶寶模樣的花京院也被人抓過來助陣。

 

  雖說平常都在裝乖但可沒說他不會揮拳。要是有人找上自己麻煩他也有信心能打贏,不過現在面對空条承太郎可說不定。

 

  猛力的一拳揮了過來,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不斷的後退拉開距離,但是身高差距承太郎那長腿一跨瞬間拉近距離到攻擊範圍內,在他還未出拳之前花京院立刻想在往人臉上再給出一拳,不料卻是被接下。

 

  左臉頰立刻受到重擊,這一下讓腦袋有些暈不過還是及時把距離拉開,站穩後抹去嘴角的血。雖然本來沒有意思但這下可真的是來勁了,承太郎就算被少說二十幾人圍毆卻也還是有餘韻一般的盯著自己瞧。

 

  那眼神就像是盯上獵物的獵豹一樣,充滿危險。

 

 

 

  論結果而言是輸了,怎可能打得贏承太郎。花京院覺得最後那下往腹部的一拳讓他全身都在疼,躺在地上完全不想動而承太郎撿起被自己打掉的帽子帶回頭上。

  突然他走向自己擺在一旁的書包拎了起來,又折回來把自己給架起。

 

  花京院有些傻楞楞的被人給架在肩上得帶到醫護室裡。

 

 

  把人丟給健保老師上藥後自己坐到一旁,花京院還搞不清楚承太郎在想什麼他就動手翻起自己的書包,還來不及阻止他就先被老師給臭罵一頓學生不要打架甚麼的。

 

 

 『花京院典明。』

 

  突然連名帶姓的被人給喊出來有些嚇到,帶著警戒的看著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這人全校上下沒見過他也至少有聽過,而花京院也只是聽過他而已,沒有實際接觸過他也不清楚他的為人。

  不過現在因為意外打了一架但卻被人帶到醫護室上藥,寫著個人資料的學生證還正被捏在他手裡。

 

 

 『我記住你了。』

 

  空条承太郎丟下這句話把書包還給人便逕自走了。

 

 

 

 

 『花京院。』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天承太郎來到班上找自己。

 『怎麼了嗎,承太郎?』

 

 花京院不覺得自己與他是可以直呼名諱的關係,不過在承太郎的要求下便順著他。起初以為他留下那句記住你了是要來找自己報酬還是勒索之類的,但是他本人卻也沒這些意思。

  單純的聊個天、到頂樓一起吃午餐。

 

  說實話花京院不討厭他,而且幾次過後發現承太郎並非第一印象那般的糟糕。雖然就是個不良但他也並非像其他不良那樣,抽菸喝酒闖入不該進入的地方他都做了,可也不會隨便出言頂撞師長、去挑釁誰。除非對方真的是太過分了。

 

 

  他也滿有做事原則,事後遇到第一件事情就是先道歉揍了人。花京院也解釋過那時也沒有那意思,都只是意外就別計較了。

 

  在某次聊天時承太郎突然說起那時不打不相識的過程,起初以為花京院也跟其他人一樣沒想到卻還滿能打的,還是第一個讓他帽子離開頭上的人。雖然到那時後來花京院掛彩比承太郎嚴重,感覺像是承太郎單方面痛毆花京院一樣。

 

 

 『話說回來,那時候你怎麼在那?』

 『被幾個人抓了就走你要我怎麼辦?』

 

  花京院總是將承太郎的問題丟回去要他自已想從不直接回應,不過對於這樣的個性也不討厭就是了,畢竟花京院看起來一副優等生模樣不過實際上他絕非如此正直的人。

 

 『不是只要動手打倒他們就好了嗎?』承太郎笑著點起一根菸,花京院沒好氣的看了眼承太郎。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樣。』

 『但你也非外表看起來這麼乖巧啊。』

 

  對人吐了口菸,這樣的舉動花京院也只是揮揮手扇去菸味,抱怨個幾句話便也沒說什麼。

 

 

  一直搞不懂承太郎為什麼要一直纏著自己,明明當初也不想當那引人注目的角色才做著乖乖牌,沒想到這間學校不良特別多,總會有一兩個找上門想要勒索自己或是威脅自己些什麼。

  不料卻是這外表看似優等生的人被打得滿地找牙,漸漸的花京院也沒人敢惹。

 

  至少在承太郎來找上自己之前他都可以安安靜靜的在教室裡讀完一本書,不過現在總會有女生圍繞在自己身邊為的就是要見上承太郎一面,甚至想透過花京院來親近他。

 

 

 『你跟我這種人打交道應該很無聊吧?』

 『不覺得。』

 

 『比起那群女人你比較安靜、而且也不會吵鬧。』

 

  翻著書本的手停下,花京院挑了下眉。要是他像女人吵那還得了,不過這句話可以解讀成待在自己身邊比較舒服的意思吧,雖然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不過花京院到也不討厭待在他身邊。

 

 『那可真是謝謝了。』

 

  不明白這之間有些模糊的氣氛所代表什麼,只覺得對於承太郎不覺討厭。

 

 

 

 

  在校門口看到擠著一群女生,身高195CM的他就站在那群人之中倚著牆,花京院原本想要就這麼走過去但承太郎還是出聲叫住了自己。勉為其難的忽略那群女生某部分投射過來的忌妒眼神,回應了人。

 

 『走吧。』

 『啊?』

 

 

 

  肩並肩走在回家路上必經的櫻花道,原本嚷嚷著要跟來的女人們在承太郎怒吼之下雖然不願意卻還是解散了,只剩下兩個人獨處。現在也不是櫻花盛開的日子,上頭只有翠綠的枝葉搖曳著生氣相互交疊形成了遮蔽太陽的樹蔭。

  走在底下時而有陽光從枝葉間落下照射在承太郎身上的裝飾閃閃發亮,花京院看了幾眼被閃的有些刺痛便收起視線乖乖走路。承太郎的一聲令下就跟他這樣走了,真不知道為什麼一點也沒有想反抗他那命令是的語句。

 

  兩人回家方向也同一邊可真是沒料到,而承太郎除了最初的走了之外也沒再多說什麼,一路上都這樣沉默著。

 

 『承太郎。』

 『你是要跟我回家嗎?』打破沉默,在拐幾個彎就要到家了然而那人卻也沒有要走往其他方向的意思。

 

 『喔、』

 『明天見。』

 

  拋下話就一個帥氣轉身離去,往原路走回去。花京院才意識到該不會承太郎是與自己住在反方向,但現在要問人也感覺好像不是時機,這樣不明不白的結束。

 

  又一次在放學時見到承太郎,然後又跟著自己走到快到家才折回去。花京院好幾次想問出口他究竟想要什麼,不過卻又覺得要是問了就會發現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內心總有些害怕。

  害怕什麼也未理出個頭緒。然而這樣的模式久而久之成了個習慣,漸漸地會在路上開始閒聊些在班級上發生什麼事情,偶而承太郎也會開開他那金口說著自己的事情。

 

 

  越是了解這個人也就越討厭不起他,其實他是個很溫柔人,雖然那張撲克臉造成許多誤會。看他說起自家母親所做的料理時那眉角微微下垂、臉部表情放鬆了些看來承太郎也是個挺幸福的人。但卻不了解他怎麼成了不良也問不出口。

 

  與自己比起來,承太郎幸福多了。在雙薪家庭中成長,父母不在是家常便飯。自己得打理一切,雖然父母的關心沒少過但比起同齡的孩子來說算少了。

  小時候的家長見面會,通知了父母到最後卻是兩方都因為工作而無法到場。有些小孩子總是會拿這點來嘲弄著人。

 

 『典明是個懂事的乖孩子,對吧?』

  大人總將自己所想的強加於小孩身上。

 

  花京院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暴涙的人,然而被人刺戳內心痛處時卻壓抑不住那股憤怒,揮出的拳頭扎實的打在人的鼻樑上。只因為對方嘲弄著自己父母無法陪伴著自己真可憐,雖然他不認為這樣有什麼可笑,但是感到孤單是真的。

 

  一直以來他都是乖孩子,父母、師長、同儕眼中的優等生模範。

  這樣的行為像是解放了什麼,他本來也就不是什麼正直的人。有人找上門就打回去,就算受傷了別人一看都像是對方在欺負自己,就算說什麼辯解也不會有人相信這樣的乖學生會這樣子。

 

  乖孩子這表面可真好用。花京院斥之以鼻的輕哼了聲。

 

 

  然而看透自己表面之下的真面目,就只有承太郎而已。問不出口他怎麼會覺得自己是哪種人,就算只有打過一次架也不至於暴露自己所隱藏的性格,明明那時的行為也可以說是自我防衛。

 

 

 『明天見。』

 

  再次的要分別,每次都讓他送到門口然後目送他折回去,不知道為什麼承太郎對於這樣的行為樂此不疲。

 

 『承太郎、』

 

  喊出聲有些沙啞,花京院咽了口口水繼續說下去:

 『要來我家坐坐嗎?』

 

 

  不知道為何一時衝動就邀請了人進入家中,花京院可是沒有這樣的經驗,一個人正在廚房邊倒水邊苦思著該如何是好。

  將水杯遞給承太郎後也坐到一旁,兩人這樣默默地喝著水。把玩著手中那空水杯好一陣子,而承太郎卻是東張西望著觀察家中的擺設。

 

 

 『你為什麼會知道實際上我是怎樣的人?』

 『眼神不會騙人。』

 

 『如果你只是個被牽扯進來的好學生,第一不會想反擊,第二就算動手了那眼神應該不是那樣充滿野性。』承太郎看了過來,指著花京院說著。

 

  第一眼印象覺得這人是來錯地方,不過在接下那力道不輕的一拳還有接下來的攻勢才發現那眼神不是那樣的單純。

  起了些興趣找上人在相處過後便覺得這人還不錯,總是裝模作樣的扮演著那所謂的好學生,而在一些小地方又會露出破綻。越是觀察就越覺有趣,不知不覺眼神總是在追逐這個人。

 

  不過承太郎也難以界定彼此的關係究竟是屬於朋友還是什麼,有時候只覺得自己單方面對人有意思而花京院也不過是懶得拒絕罷了。可幾次過後花京院也漸漸的會談起自己一些事情,但總是沒聽說過他說起家裡的事。

 

  正好有機會受邀而觀察了下,平時應該只有花京院一人在家,什麼事情得自己來,或許個性中的乖僻有一部份是這樣影響的。

 

 『平時都這樣嗎?』

 『差不多,打打遊戲消磨時間,簡單的處理晚餐後便回房間寫功課讀點書,然後睡覺。』

 

  突然的話鋒一轉,花京院靠上沙發椅背有些惆悵的盯著天花板。手裡還握著那空著的玻璃杯,有什麼話想說卻欲言又止。

 

 『有空…』

 『也可以來我家坐坐。』

  說出這句話時覺得有些彆扭的別過臉,而聽見花京院笑聲便放心了些,看來他不排斥。放心的看過去推了一把人的肩膀,花京院笑的更開懷了。

 

 『方便的話吃過晚餐在走吧?』

  自然的送出第二個邀約,承太郎點了點頭。花京院偶爾眼神會閃過一絲寂寞,但隨後又會立刻隱藏起。不知為何看見這樣的花京院就會有股念頭想將他那理智的外表給撕扯下來,露出真面目。

 

  但意識到自己為什麼想這麼做的瞬間,承太郎發現有些糟糕的事,他居然會想這樣做。在訝異與驚慌之間似乎找到些頭緒。

 

  或許,他喜歡上花京院典明了。

 

  應該說在更早之前,早在最初就喜歡上了吧,要不然怎麼會對一個人如此感興趣。一同吃午餐、閒聊、放學陪著他走回家。而現在又做在這裡受到他款待。

  一切恍然大悟,承太郎看向花京院頓時有股說不出的感覺在心頭上搔癢著。怪不得待在這個人身邊會感覺舒服、很多話其實都是自己脫口而出,平時沒有想對誰提起過。

 

 

  而注意到了就覺得有些尷尬,但承太郎沒打算遮掩自己的感情。花京院沒有拒絕自己的來往應該多少也有些好感,但要是單方面過於逼迫花京院就會立刻躲得遠遠的。

 

  有些心不在焉的陪人打著遊戲,承太郎連輸好幾次讓花京院有些得意。他可沒忘記初遇那時被人打的多慘,打架贏不了他但在遊戲中能夠比得過那也可以。

  一下時間就過去了,花京院用冰箱裡的食材做了幾道料理,端上桌有些膽戰心驚的怕承太郎不合胃口,可又默默在內心吐槽自己為何要這樣擔心。

  但承太郎說了一句好吃,花京院覺得心跳有些加速。

 

  一定是太久沒有跟人一起吃飯、沒有聽到對於菜色的評論。一直以來都是自己隨便解決了事,好不好吃說實話也嚐不出來,畢竟一個人吃飯也不過是在應付生理需求。

  一定是這樣。花京院拚了命找理由說服自己為什麼心跳加快,並掩飾自己那有些熱度臉頰而舉起碗筷大口扒飯。

 

  簡單的與花京院道別,正當人要關上門時承太郎又喚了聲。讓花京院又探頭出來與他對視著好幾秒。

 

 

 『我喜歡你。』

 

 『……啊?』

 

  看著花京院那張的老大的嘴,滿臉訝異是預料中的事,不過承太郎也不明瞭為什麼這句話就這樣脫口而出,明明還想要再過一陣子。但現在也沒有什麼台階可以下,乾脆的將這個問題拋過去給花京院,喜歡他的確是不爭的事實。

 

 『明天見。』

 

  看著承太郎瀟灑的壓低帽緣就這樣離開,還來不及要他站住解釋清楚就已經拐彎看不見人影了。花京院還懷疑是不是自己耳朵聽錯,一個男人對自己告白,那個人還是承太郎。但他又不是那種隨意開玩笑的人,而且真要說這是玩笑也太過頭了。

 

  喜歡什麼的,從沒體會過。

 

 

 

 

 『收回那句話。』

 

  花京院難得去找承太郎,但是到他班級上卻沒見到那人於是到了頂樓去,承太郎正倚著欄杆抽菸,四周有好幾個菸頭看來他在這裡有一陣子了。

  劈頭就要求著他將昨天那句話給收回,承太郎撇了一眼人將香菸捻熄丟置地上。

 

 『如果我說不呢?』

  挑釁意味十足的眼神投射過來,像是在篤定花京院一定不會拒絕一樣,不然怎麼會要人回收說出口的話。

 『…你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

 『那天之後記下我的名字、有事沒事就來找我,弄得班上的人都注意到我。』

 

 『如果你只是開玩笑,現在把話回收我還可以原諒你。』

 

 『很可惜,我不是開玩笑。』

 

 

  那綠眸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讓花京院有些動搖。承太郎向來很直接,只要表情認真的基本上說出口的話都是認真的,他不肯收回那就是要自己給答案。

  花京院思索著要視拒絕了不知還能不能像以往那樣相處,又想了想本來自己就沒有想過與人交流只不過是回到最初而已。

 

 『那很抱歉,容我拒絕。』

 『…我知道了。』

 

  在承太郎從自己身邊走過時,花京院差點想要伸手抓住他但覺得又為了什麼要這麼做而沒了動作,自己一人站在頂樓瞪著那些承太郎留下的菸蒂,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悶痛感。

  只是回到原始,像遊戲一樣按下Reset一切重新來過。拍了拍臉拋開那些混亂的情緒便回到自己的班級上。

 

 

 

 

 

  但是有些習慣仍然改不掉,到了中午會張望著期待外頭有那麼一個人指名找他,有那麼一個人在放學時站在校門口被一群人包圍耐著性子等待著,有那麼個人在打開頂樓的門時他就這樣倚在欄杆上叼著菸與他揮手打招呼。

 

 

  真要命。花京院從不知道承太郎改變了他這麼多生活,打亂這麼多步調然而自己卻是默許著,從兩個人變回一個人不知怎地竟是這樣難熬。

 

 

  遙想起小時候的自己也有那所謂可以稱呼為朋友的存在,但在一次他人嘲弄自己沒有父母陪伴之下沒能夠忍住就這樣與那孩子大打出手,惹的父母花時間來道歉。

 

 『典明、你不是個很乖的孩子嗎?』雖然沒有責罵,但這句話也夠了。深知兩人就算聽見兒子與人打架的原由但也一時之見無法改變這樣的生活型態,而花京院也就乾脆這樣順著他們。

 

  那就乾脆讓自己是一個人,不斷地回絕掉原先會來邀約自己的朋友,久而久之就不會有人要找他,然而原先那些朋友現在也成了會在背後指指點點說他哪裡不是,友情也不過就像肥皂泡泡,輕碰一下就碎了。輕易的就瓦解彼此間的關係。

  花京院成了一個安靜看自己書、老師眼中的雖然有些怪但還是個乖孩子。

 

  不過像那時候一樣回到一個人,然而這次的感覺卻是難受的。小時候的在自己成了一人時哭泣了一陣子,不過卻也倔強的硬撐了過去。父母為了安撫他而買的遊戲機台自己一人將它破關然後在換下一張碟將之玩的透徹,畢竟誰都也無法陪著他。

 

  玩著遊戲那時雖然覺得寂寞,但遊戲裡的世界讓花京院覺得至少不會被背叛也不會有人嘲弄,該怎樣走、到哪裡該跳起、這裡要按下什麼按鈕開啟特殊事件…它都誠實的反應。

  就這樣過了國中到了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與承太郎成了平行線卻如此煩躁。

 

  因為被他告白的緣故嗎,但花京院不覺得這樣是對的,甚至覺得有些不正常。大名鼎鼎的空条承太郎對自己告白,說出去有可能就變成是自己暗戀他卻不可能實現的戀情然後妄想出來的事情。

  到時後就會成了所謂的變態、同性戀之類的難聽字眼都會到自己身上而不是承太郎。

 

 

  許多人查覺到承太郎似乎不會來班級找他,花京院身邊圍繞的女生漸漸少了。大多都衝著花京院與承太郎關係好想趁機接近,有的還問了是不是吵架了,花京院只是笑著說沒事。

 

 

 『喂、花京院你這小子最近有些囂張嘛?』

 『靠著空条那傢伙你以為你能躲到什麼時後。』

  看了眼再對這幾個人有依稀的印象,應該是當時把自己抓去湊人數的混混,個個擺明就是不敢找承太郎於是找自己這看似弱不禁風的下手。

  嘆口氣活動了下手腕。

 

 

  似乎少了承太郎大家的矛頭都往自己身上來,花京院對於承太郎能夠這樣事不管己的離開有些生氣。不過他大概也不會知道自己招惹的人到最後是落到他身上,修理這些沒膽去找承太郎的混混們,幸虧他們都習慣找隱密的地方來處理事情,花京院也很放心的動手。

 

  不過這時在頂樓上抽菸往下看的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再點燃一根菸。

 

  雖然不是很了解花京院有怎樣的過去,不過稍微打聽一下似乎他是刻意讓自己成為一個人,現在也是一樣。很少人知道私底下花京院是怎樣的人,對於那些找碴的一點也不手軟,至今沒人敢說花京院怎樣,大概是覺得被這看起來不會打架的人打得滿地找牙很丟臉吧。

 

 

 

  又是一樣的套路,小混混們堵著花京院不讓他走人,他們不煩花京院倒是覺得煩了。不過這次有個聲音從後頭傳來,花京院很明白來者是誰於是默不吭聲,那群人也知道是誰反而氣焰張狂的叫囂著要他出來。

 

  承太郎就這樣大喇喇的叼著菸站了出來,花京院原先想趁注意力不在自己上趕緊離開但是卻被承太郎一把抓住手。沒好氣地瞪了眼人,沒事招惹他幹嘛,不過承太郎似乎一開始就沒把那些人放在眼裡,目標只有自己而已。

 

  被無視便不甘示弱的出拳,花京院臉色一沉出拳揍了人的鼻梁,身後兩三個也跟上舉起手要揮出,承太郎也出拳將人撂倒,兩人都沒說一句話就將所有人擺平了。抓起書包就想要離開但是承太郎跩過他的手拉著走不容許反抗,花京院也不想喊他的名只想把手抽回來。

 

 

  拐了個彎又是個沒什麼人的角落,被抓的手腕終於被放開從疼到開始有些發麻了,承太郎抵著牆不讓人離開。

 『做什麼?』

 

 『……沒。』

 

 

  看承太郎收回手似乎還嘆了口氣,把視線別開壓了壓帽子就想走,花京院手先動作抓住他的衣擺。當對上那翠眸又說不出任何話來。

  為什麼想要留住他,先前在頂樓也是,想了一陣子花京還仍然不想把手放開,就這麼對視了好幾秒直到承太郎靠了過來,嚇得花京院趕緊推開那過分帥氣的臉。

 

  難以習慣與人靠得太近,距離相近的連菸味都飄了過來。

 

 『花京院,你拒絕我了不是嗎。』

 『那如今你抓住我又是什麼意思。』

 

  字字句句打在心頭上,承太郎把帽子拉開了些看著自己,花京院喉結上下滾動,腦中亂七八糟的詞彙正在亂竄,還未能編出一句裡由來騙過他,騙過自己。

 

 『你、莫名其妙的找上我…』

  都是你的錯。

 

 『我不想與誰打交道但你的關係卻讓我受到矚目。』

 『然後又說了那樣惡劣的玩笑話、簡直-…』

  讓我習慣了你在身邊又突然的抽離,所以你要負責。

 

 『簡直?』

 『花京院,你不把話說清楚-我可是會誤會的。』

 

  承太郎又逼近了些,這下真的被堵到沒有退路,背直接底上牆。花京院看著他覺得這個人真的很過分,臉蛋長的帥氣又受歡迎、身材也不差,這樣出眾顯眼的人,對著自己說著喜歡。

 

  為什麼想起先前的相處會覺得開心,而在被拒絕時那乾脆的離去會讓自己難受。

 『簡直…』

 

 『讓我搞不清楚了-承太郎。』

 『我是男的、貨真價實的男人。而你擁有很多選擇可以-』

 

  當那柔軟的觸感覆上唇邊世界的時間像是停止了一樣,想說的話所煩惱的事情一瞬間都從腦袋中飛出去,讓思緒一片空白。

 

 

  簡直就是我喜歡上你了。

 

 

  那有些濕潤了唇貼著唇,沾染在身上的香菸氣味就這樣盈滿鼻腔,花京院瞇了瞇眼推不開這個人。有個濕軟的觸感底上了唇撬開了那緊閉的唇瓣,探了進來,有些嗆鼻的味道伴隨著舌尖在口中竄動,刻意的也伸舌舔舐著那入侵者。

  吻的難分難捨直到彼此快吸取不到空氣才放開。

 

  看來那沒說完的話他都知道了,看那冷靜沉著的眸子閃爍著些欣喜,花京院放棄堅持著自己那無所謂的堅持。

 

 

 『花京院,現在你不是一個人。』

 

 

  這男人真的是超規格的過份,用甚麼認真的臉說這種話。花京院像是要掩飾自己那過頭的倔強而造成的孤單,如今被承太郎打破還直接的碰觸最深處而造成的鼻酸一般,頭靠在那肩上不肯讓人看見。

  揉了揉那低垂的紅髮,髮絲柔軟好摸忍不住放輕了動作輕揉著根部,承太郎沒說話就這麼摟著人。

 

 

 

 

  等離開學校時,天色早已染上夕陽的顏色。花京院看著走在前頭那寬大的背影,輕輕叫了聲承太郎。

  沒料到居然他會聽見然後猛然地回頭,有些被嚇得不知所措又這樣愣在那互相乾瞪眼。

 『說起來,我好像沒聽見你說喜歡呢。』

 『可別跟我說你會跟不喜歡的人接吻、擁抱──甚至在他面前哭泣。』

 

  看過去那眼角還有些紅腫,不知道是誰還將自己身上的學蘭給沾濕一角,花京院立刻不滿的撇撇嘴想裝做沒這回事,不過承太郎欺壓過來一定要聽見那句話才肯動身。

 

 

 『快點承認吧、別嘴硬了。』

 『少囉嗦。』

 

 

 

  花京院瞪著承太郎那好看的綠色眼珠,大概在初次見面時就被人給擄獲了吧。深呼吸幾次快速的動了下唇:

 

 『承太郎,我───』

 

 

 

 

END.



生日快樂。

评论(1)
热度(55)
  1. 傅笙mori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谢谢!天哪我说什么好,爱你www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