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live or alive(2)

第一章走这里

  严重OOC

  炼金术师paro








  “我数三下一起跳。”承太郎说,“一、二……”


  “三!”

  花京院喊道。他反手扯住承太郎的领子,拽着对方跳出行驶的列车,一起重重地摔倒在路旁堆起来的稻草中。

  金黄色的草堆蠕动了几下,从里面探出了两个脑袋。“时机不太好。”承太郎摘下帽子抖了抖,又帮花京院弄掉头发里插进的草杆,才站起来拍掉自己身上粘着的稻草。“下次听我的。”承太郎说。

  “这应该算是一次完美落地。”花京院反驳。

  “差一公分就躺在地上骨折的完美落地。”承太郎活动了一下被手套包裹住的右手,五指并拢再分开,“还好我及时撑了一下……哦,手没事,你别看了。”他拍掉手套上的土,把手插回兜里。这让正准备抢夺手套后检查他右手的花京院再一次失去良机。

  “干什么一直藏着它?”

  “传染。”

  “疼痛还能传染吗?”

  “差不多。”

  这敷衍的态度让花京院非常不满意,但承太郎不配合的态度也让他根本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骤起的大风吹得铁轨两旁的稻草几乎贴服在地面上,也吹得承太郎的白风衣下摆猎猎作响。

  花京院转过身去背对着风,倒着走了几步后感觉来自身后的风小了许多,可植物还是那副被蹂躏的惨样,小腿传来瘙痒的感觉,低头就看到风衣的下摆在风中执着地蹭着自己。

  “你就不能坦诚点。”

  在前面挡风的承太郎一张嘴就被灌了一肚子冷气,他只好闭上嘴挤出一个疑问的:“嗯?”

  “一会儿要怎么回去?用走的吗?”

  等风稍微停歇的时候承太郎才回答:“不,搭顺风车。”

  当花京院看到远处黑色汽车的轮廓时,才真正理解承太郎的顺风车的什么意思。spw财团的司机下车与承太郎打了一声招呼,看到花京院时却有一点错愕,虽然很快被掩饰,但花京院敏感地捕捉到了那一丝微妙的不和谐。

  承太郎拉开车门,却没上车。他转头看着花京院,后者与他对视几秒后意识到这是在替他开门,于是说了声“谢谢”就钻进了车里。

  承太郎关上车门,司机压低声音说:“这位不是……”

  “什么都别说。”承太郎绕到另一侧,开门前警告他。司机吞咽了一口唾液,没再说什么。


  spw财团目前归在承太郎的外公乔瑟夫·乔斯达名下,是这个国家最大,也是经济实力最雄厚的财团,对科技的重视要大于炼金术。虽然在财团工作的炼金术师也有很多,可终归不是重要领域。

  因此,当承太郎两年前开始学习炼金术时,上到外公,下到财团的员工,无一不对此感到惊讶。

  “你还知道回来看看?”

  当汽车在财团总部的门口停下时,乔瑟夫走上来对着摇下一半的车窗说。可当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笑容略带尴尬的花京院时,一时间乔瑟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花京院?”

  乔瑟夫表情古怪,他询问般地看向自己的外孙,从另一侧下车的承太郎只是给了他一个少管闲事的眼神。

  因为花京院是第一次来到财团总部,承太郎特意安排了一个员工作为导游带他参观。乔瑟夫跟承太郎并肩走着,他们刻意落后花京院几步。乔瑟夫小声询问道:“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提前说什么?”

  “你带花京院来这事儿。”乔瑟夫说,“毕竟之前……员工都知道了,我能帮你圆过去,但你能瞒他到几时?”

  “多少人知道?”

  “全部。别看我,这可不是我透露的,乖外孙,那一整年你都跟被人化学阉割了一样。我是说你的表情……”乔瑟夫努努嘴,指着正跟在导游身后发出惊叹的花京院,“所以,都知道啦。你得考虑什么时候跟他坦白才行。”

  “他没必要知道。”

  “所以你就不准备坦白了?”乔瑟夫摇头,“你想想,从你嘴里知道好歹还有点过渡期,要是突然从不相关的人哪里听到过去的事,你认为他会怎么看待你,怎么看待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承太郎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我会跟他说的,”他说,“但不是现在。”

  “长痛不如短痛。”乔瑟夫拍了拍自己外孙的肩膀。承太郎的右臂硬邦邦的,像是填充着无机物。

  “花京院。”承太郎叫住正蹲在培养缸前观察里面漂浮着的人体组织的花京院,“我去医疗部做下身体检查,你……一会儿会有专人来为你体检。”

  承太郎跟着乔瑟夫走入一间只有手术工具的密闭房间,里面已经有穿着手术服的医生等候。

  医生取出针筒,询问性地看向承太郎,而后者摇头拒绝了麻醉。

  “请把上衣脱掉,承太郎先生。”医生这么说。他脱了外套,旁边的护士便接过,挂在门后的衣帽钩上。承太郎身体肌肉结实,可右臂从肩开始就是冰冷的机械,闪烁着无机物的光泽,看上去保养得当。

  “那么我们开始了……请忍着点,承太郎先生。”

  得到首肯后,医生开始了动作。他们拆下承太郎的机械臂,那除去外壳与人手臂别无二致的机械、仅凭着人造神经与承太郎右臂的断口相连。当医生用精密的仪器调整着内部的齿轮时,一切疼痛都被如实地顺着纤细的神经传递到承太郎的大脑,而他除了一声不吭地咬紧牙关,什么都做不了。

  每年进行体检的时候总免不了经受一番这样的折磨,若是从前,他可能把手里随便抓住的东西握得劈啪作响,可今年不同。今年大不同,花京院正在隔壁的房间,这里的隔音虽好可难保相连的透气孔会不会透露秘密。

  当医生说“完成”时,承太郎真的松了口气。他活动了一下右臂,灵活自如,好像真的是他身体的一部分那样。承太郎把胳膊伸到外套里,刚想开口询问医生,室内的门传来啪嗒一声轻响。承太郎扭过头去。

  透过玻璃,他看到花京院正站在哪里。




TBC

评论(13)
热度(30)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