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我在这里

短,OOC,虐。

如果真的能在死后相遇。





  他就这么微笑着伸出手来。

  承太郎起先是一愣,在思维有所反应前就抓住了那只手。花京院把他拉起来,摘下他的帽子,轻轻碰了碰他脸上的伤口。

  以朋友的角度,这样的触碰有些逾越了。

  可承太郎没有介意,他反倒略微前倾了身体,让花京院不用伸长了胳膊。

  “听说你有个女儿?”

  “听说?”

  “唔喔,”花京院收回了自己的手,“好吧,看到的。”

  承太郎笑了:“很可爱,对吗?”

  花京院点头:“是的。很可爱的女孩儿。”顿了顿,他接着说,“我是不是该管她叫姐姐?”

  不合时宜的幽默。他们之间分别了二十余年,即便当年的默契仍残存在两人之间,可年龄的差异让花京院在话出口后变得尴尬起来。

  他立刻补充上一句:“……毕竟,说起来她还年长我两岁。”

  而承太郎只是摇头:“她是我女儿。”

  该叫你花京院叔叔。

  承太郎抿着嘴。他从没向自己的家庭谈论过从前的事,总是让她们知道的越少越好。战斗,死亡,残酷的分别,这些一次都没有提起过。他以为这样就能给徐伦一个轻松而愉快的家庭氛围。

  他错了。很彻底。

  花京院的脸早在记忆中模糊了,若不是依靠着相片,承太郎几乎回忆不起自己旧友的相貌。红头发,爱吃樱桃,紫色的眼睛,死在DIO的手里。这些标签替代了花京院典明这个人成为记忆里的一部分。

  所以,当然的,她也不知道花京院叔叔这个人。不存在于任何谈话之中,包括睡前故事所虚构的屠龙勇者。

  花京院死后他就几乎没再提起过这个名字了。

  而现在,他说:“花京院。”

  连发出音节时舌头的位置都有些陌生。

  花京院嗯了一声,错开身体,对他说:“我在这里。”同时像是掩饰一样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腹部。

  承太郎伸出手去,把小他二十四岁的友人拥抱在怀里。十七厘米的身高差,二十四岁的年龄差。这些都将永远地保持下去,如同花京院的腹部,以及承太郎的脸。

  “我原本以为你会再晚上二三十年,”花京院说,“……抱歉,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

  “嗯。”

  “好啦,别抱这么紧,有点痛哎。”花京院说,但他从背后环住了承太郎的肩膀,“……我在这里。”

  “嗯。”

  “我在这里。”

  “嗯。”

  我在这里。

评论(25)
热度(54)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