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孤独与老友【战士长×布莱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你!用力hug!谢谢你我的天使!!!吃到了一口美味的粮!!吃到了!有生之年终于吃到了!我欢欣!我雀跃!我四处蹦哒!

晓晨prprpr:

投喂向,如有意见请联系作者x
无明显cp,感谢食用。
略ooc
祝您阅读愉快

    

1.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光的话,那他就是比光更显眼的存在。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的话,那他就是比神更伟大的出生。

    
    

他总是走在了所有人都前面,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王国的战士长岂非浪得虚名,那快速敏捷不失刚烈的剑守护着的,就是这国家。

    
    

努力的追赶着,哪怕是能碰到他的一片衣襟,哪怕是指尖能够遗留他的那一片温暖。
他的剑如果是为这个国家挥舞,那么自己的剑就是为了追赶他的身影所挥舞的。

    
    

布莱恩是这么想的,他也这么做了。但是那虚无的汗水所累积的,最终还是失败了。

    
    

最后的最后,也没能追上他。

    
    

又是一个阴雨的天气,颓废的身影伴着忧郁的双眸,淅淅沥沥的雨声散落在世界的每一处角落时,似乎也多了他的孤独。城镇此时褪去了往日的繁华,变得寂寥与宁静,只能听到屋檐滴落水珠滴答的声响。布莱恩猛的灌了自己一口多年珍藏的美酒,火辣味道直直冲入他的鼻腔,眼睛上挂着的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跌跌撞撞的如图流浪汉一样瘫倒在路边的小角落,如疯子一样低声的窃笑着,不知是应该酒精的麻痹还是内心的空虚。

    
    

到头来,那家伙还是比我们都快了一步——连死亡都是。

    
    

————
2.
布莱恩从来就没有忘记过那个家伙,不管是那次酣畅淋漓的决斗,还是自己失意万分时留下的鼓励,抑或是少年意气风发无意间察觉的感情。

    
    

当然,还有他的棺材送到国家时的悲哀与撕心裂肺的痛苦,无法挽回那个自己一直追逐的背影,痛恨自己的无力以及责怪他为了坚持自己的大义所牺牲那愚蠢的精神。

    
    

谁都无法诉说些什么,尤其是那雕着花纹镶着金边,一眼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棺材半开着棺边抬入祭堂的那一刻。布莱恩似乎觉得自己的剑最后能保护的东西都失去了。

    
    

烈酒总是能激起人们回忆的最好方式,布莱恩的舌尖自从战士长死后就没有再从酒中尝出过以往甘甜回味的气息了,他所能品尝到的,只有浓浓的火辣与苦涩。

    
    

他从地上站起来时似乎比他第一次握剑还要沉重,在雨中摇曳的身影如一张纸片,一不小心就会倒下去。

    
    

————
3.
“呦,我们的战士长又在那里刻苦练剑了呢。”
布莱恩依稀记得是那天的早晨,阳光强烈的照射几乎晃了人的眼,蝉鸣伴着绿叶“莎莎”的摩擦声是在那个炎热的夏日里唯一能听得到的东西。战士长褪下了往日厚重的铠甲, 汗水打湿了他那薄薄的衣衫,显示出他磨练已久坚实的肌肉以及身体的曲线。对于布莱恩那挂着轻佻的微笑半打量自己长进的眼神习以为常,他随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以开朗的几声问候回应了他。

    
    

布莱恩撇了撇嘴:“喂,我说你那套剑挥舞的动作有点奇怪啊,不是王国的正常路子吗?”

    
    

“啊,这个。”他笑着挠了挠头:“我最近觉得这种方法更省力,但是威力有些削弱了,目前还在研究如何改善呢,如果普及的话也会大大加强作战能力。”

    
    

“呦,那等你研究好了,我第一个就找你试试手。”布莱恩双手叉腰,眸中那跃跃欲试的战意让战士长无奈的应下。

    
    

结果,那个骗子到现在都没有研究好那套剑发与他相战。

    
    

也许那时候布莱恩对于看见他的身体心中莫名的反应没有多想,但是或许到了今天他才明白内心的悸动从何而来。

    
    

但是却已经迟了,那个金色短发一脸阳光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布莱恩迈开步子,用指尖拉过卷曲的蓝发,抹去脸上的雨滴。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此刻最想去的地方。

    
    

他想去看看他的老朋友了。

    
    

————
4.
阴沉的天气配上此时的气氛再好不过。悲哀的交响乐拨动着布莱恩心中的那一根弦,让他胸口发闷。布莱恩所到达地方,就是战士长持续十多日的葬礼。

    
    

鲜花掩埋了战士长原本的身躯,还是那么一副显眼的棺材,但是布莱恩觉得自己对这样的战士长感到陌生。

    
    

本该和我一起站在这里的少了一个人。布莱恩本来就是生死边缘的人,但是现在,他为自己朋友的死亡无法接受,这也是讽刺的一件事情。

    
    

他手中捧着的是一珠路边所处可见的野花,也许别人会嘲笑他的吝啬,但是只有布莱恩自己知道,这个在所有百花争艳的茶会上战士长唯一夸赞过的花。

    
    

素雅幽静,与世无争,勇敢坚韧。布莱恩清楚的记得战士长对于这种花的评价,那时他只是看似漫不经心的记下了,到后来他的队伍中有一个小伙子诉说他祖母的花田时,他才知道那朵花的话语:
友谊之上,爱情之下。

    
    

他眯着眼睛在那里站了许久,终于转身离开了。没有人听见他在这其中呢喃着什么,但是布莱恩相信战士长一定会听见。

    
    

物是人非

    
    

“晚安,我的朋友。”

    
    

——————END——————

评论
热度(14)
  1. 傅笙晓晨prprpr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你!用力hug!谢谢你我的天使!!!吃到了一口美...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