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仅此一次,不可回头

大家好,可能到处都是BUG。我爱四部的大家,仗助他们真的超可爱的。

不适合睡前看的小短篇。正在努力增加产量,因为黑魂3发售之后我可能好一段时间要沉迷游戏了……


  假如是仗助和承太郎先生一起去不可回头巷,随后离开时发生的故事。












  ……仗助战战兢兢地往前走着,尽量忽略喷到自己脖颈后方的热气。


  前面,承太郎两只手插着兜,即将走到巷子外面去了。


  一边走,仗助一边想如果回头了怎么办,这个时候遭到替身攻击的话,承太郎先生一定无法回过头来帮忙的。


  不过马上就要出去了。干脆跑起来更快些吧。


  这个时候前面的承太郎忽然停下了。


  “怎、怎么了承太郎先生?”


  “别说话,”承太郎朝身后仗助的位置比了个噤声,“是什么的声音……”


  “……”


  “…………”


  “……”


  “是什么声音在叫承太郎先生呢,”仗助打了个哆嗦,“一定是幽灵之类的!还是快点离开这里的说!”


  与仗助迫不及待的表现相比,承太郎却仿佛受了什么震动,牢牢地钉在原地。


  虽然仗助完全看不见承太郎背后的幽灵,可是想必与正在自己身后妄图让自己回过头来的家伙一样,正千方百计怂恿他回头吧。


  但是承太郎先生一定不会被这种把戏骗到的!


  仗助这样想着,承太郎开口说话了。


  “……真是久违了。”


  “……”


  “……那边也……不是太糟吧?……时间过去得真快。”


  “……”


  “离哪个时候过去十年了,时代也在变化,替身使者也逐渐多了起来。不过数量变多也让人头痛……”


  “……”


  “承太郎先生啊!”仗助急的大叫,“您身后什么都没有的说!千万别被骗到了,赶快离开这里吧!”


  “我知道,”承太郎再次挥手。为了能够随时帮忙,仗助也在落后承太郎的位置停下了,“不过,的确是久违的声音。老头子已经不比从前,虽然以他的年龄来看还算是结实……波鲁那雷夫失去了联系,不知道现在怎样,但有银色战车在,应该不用太担心。”


  “……”


  “新时代的替身使者到是很棘手,要是阿布德尔他们……你还在就好得多了。”


  “……”


  “虽然如此,仗助和康一他们也是可靠的伙伴。”


  “……”


  “我的战斗还没结束,不能在这里停下,你能理解吧,花京院?”


  仗助看到承太郎的肩膀抖动了一下,片刻后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外界的光幕之中。


  他甚至催促还在愣神的仗助:“你在做什么,快点离开哪里。”


  “……明明一开始停下来的是承太郎先生的说……”仗助小声嘟囔着,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后颈,在身后幽灵的吐息中飞奔而出。

  









  由花子抽出一张纸巾给康一擦掉嘴角的蛋糕屑。


  “虽然铃美人很好啦,但是最后那段路真是超GREAT的吓人呢。”


  仗助整个人趴在桌子上,被遮阳伞的阴影笼罩住大半个身子。


  “那个花京院又是谁?”听完整个故事后,亿泰咬着可乐的吸管,如此发言。


  “是当时跟承太郎先生他们一起去埃及的人的说……”仗助说,“乔……老爸给我看过那时候拍的照片,是个蛮好看的人呢。”


  亿泰手指一转:“比由花子好看吗?”


  “……拜托别这么比较啦亿泰。”康一说。


  “承太郎先生……”由花子说,她竟然在照顾康一的同时把仗助的碎碎念一并听了进去,“……是什么表情呢?那是他已故的朋友吧。”


  仗助挠了挠他的头发:“说表情什么的,我在承太郎先生后面,根本看不到他的脸的说。但是好像声音有抖哦。”


  “哭了吗?”亿泰问。


  仗助想了一下,打了个哆嗦:“会起鸡皮疙瘩的!承太郎先生哭什么的,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啦!一定是被幽灵吓了一跳吧。”


  “跟你不一样吧仗助。”


  “少啰嗦一定是幽灵的原因,”仗助说,他又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不过承太郎先生听到的究竟真的是友人的声音,还是那些幽灵假装出来骗人的呢……这点就不知道了。”


  “你没听到对话吗?”康一问。


  “幽灵声音太小了啦!而且看承太郎先生的样子我又根本不敢问啊。”


  仗助想了想,补充道。


  “之后,虽然承太郎先生又去过几次……”


  “哦哦?”


  “……但好像再也没有听到过那个声音了。”


end


  究竟真的是友人的声音,还是那些幽灵假装出来骗人的呢?

  恐怕只有承太郎先生自己才知道啦。

评论(30)
热度(69)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