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法皇之绿在杜王町!02

大家好,因为上章好多人看熊狂喜乱舞所以又写了一章。(其实早就写完了)

之后的更新时间是两天一更。如果我全部写完的话可能一天一章。

  四部生存院

  搞笑剧

  时有时无的情感环节

-01-






杜王町的来访者02




  下午放学的时候。

  “话说承太郎先生啊——”

  又来了。康一想。

  “出人意料的高中时期是个不良呢。”

  “是啦是啦……”康一随便附和着,然后才意识到仗助刚刚说了什么。“仗助!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嗯?我知道啊,”仗助说,“老实说我一开始表情跟你现在一样的说。亿泰可以作证,对不对?”

  亿泰马上狂点头:“是啦,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似乎想到了什么,康一捂住了脸,“你们不会翘课出去……出去跟着承太郎先生到港口了吧……”

  “虽然不完全一样,不过大致的确是这样的说。”

  “是啊康一,你就完全不好奇承太郎先生等的人是什么样吗?”

  “那也不至于翘课吧……承太郎先生会直接说的啦,”康一说,“而且如果他不说,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再说承太郎先生的女朋友为什么非要介绍给我们啦!”

  “噢,康一君真体贴啊,”仗助说,他晃了晃手指头,“不过猜错啦,不是女朋友!”

  “不是吗?!”

  “是个男生,”亿泰说,“还请我跟仗助放学之后去吃甜点哦,羡慕吧!”

  “啊……”

  “康一君!”

  “由花子来了……那我们先走了,明天见啦,康一。”

  仗助跑出老远才对他挥挥手。

  虽说已不必担心由花子像之前那样对他做出袭击,康一还是差点叫回音帮他逃跑。




  “想不到花京院先生会请我们吃甜点的说。”

  “还是那么贵的地方。”

  “大概在那个财团工作就会很有钱吧。”仗助说。

  等到了约定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花京院先生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而挨着花京院坐的,是一身白风衣的空条承太郎。

  “喂还去不去啊……”

  仗助吞了咽了一下:“去吧,反正不用花钱。再说花京院先生已经看到咱们啦……”

  高中生磨磨蹭蹭地挪了过去,慢吞吞地拉开椅子坐下。

  仗助把菜单立起来,装作挑选的样子,实际上则是跟亿泰躲在后面嘀嘀咕咕。

  “我说——要不随便点一个便宜的好了。”

  “难得来这里我其实蛮想吃个够本……”

  “让花京院先生掏太多钱的话承太郎先生会生气的吧……你敢直视承太郎先生的表情吗?”

  “为啥啊又不是他掏钱。”亿泰说,“花京院先生请客耶!”

  “我掏钱。”承太郎说。

  “……”

  仗助手上的菜单啪叽掉在桌子上,反思自己跟亿泰到底是用怎样的音量在悄声细语。

  不过,既然承太郎说了自己请客,对他的财力早有一番推测的亿泰和仗助就不再客气。或者说完全是抱着“不吃白不吃嘛”的态度,安抚一下刚刚才被承太郎恐吓了的心灵。

  若说男生不喜欢娘兮兮的甜点,其实也不尽然。要是有机会要一桌子这样娘兮兮的甜食,他们也会很乐意的。

  仗助一边咬着叉子上的蛋糕,一边说:“花京院先生啊,已经结婚了嘛。”

  承太郎摆在桌子上的手动了一下。

  “戒指的款式感觉很眼熟……”亿泰也说。

  眼熟。被这么提醒了一下,仗助突然大叫起来:“啊!想起来了!”

  “仗助君?”

  “我说为什么会觉得花京院先生这么熟悉……老头随身带的那张照片上!花京院先生,那个人是你吧?”

  以防花京院想不起来,仗助还特地对照片进行了一番描述。

  “就是那张……有承太郎先生和老头,还有其他三个人,感觉是在沙漠里照的……那张相片。老头也有告诉我都是谁啦,但我不记得了。”

  “这张吗?”

  花京院从上衣的内袋里掏出了一张相片,仗助探头过去看了一眼,确认道:“对啦,就是这张!花京院先生也随身带着啊?”

  “……大家都带着呢。”

  “嗯。”因为花京院向他看了一眼,所以承太郎也干脆地点头。

  “哇——”亿泰吸着果汁说,“仗助,咱们也拍个合影吧!叫上康一他们……还有露伴老师……还有阿重他们几个,来个杜王町替身使者大合影!”

  “露伴就算了吧。”

  仗助一边把手伸向远处的香蕉船,一边说。



  “真是超GREAT的满足!”

  吃甜点吃到饱的高中生们躺在椅子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是说刚刚就想问了……”仗助仰着头问道,“今天阳光不是很强啊,花京院先生一直戴着墨镜呢。”

  “这个啊……”

  “这是叫你来的原因。”承太郎接下话茬,“花京院的眼睛原来受过伤,暴露在日光下也有可能损害视力。”

  “我懂了……”仗助一个打挺坐起来,用拇指指向自己,“是想拜托疯狂钻石来医治花京院先生吧,这种小事超EASY的!”

  说完,疯狂钻石自仗助的身后出现,准备对花京院的眼睛发动治愈。

  但是承太郎伸出手制止了他。

  “除此之外,早年腹部也受了伤,如果能一并治疗的话,”承太郎说,“……拜托了。”

  “没问题的说。疯狂钻石——”

  ……

  因为看到替身的拳头向自己而来,花京院闭上了眼睛。等到再度睁开的时候,感觉得到原来的伤势被治好了。

  花京院把墨镜摘下来。

  “——欸!紫色的眼睛呢!”仗助说。

  “怎么样?”虽然对疯狂钻石的能力有信心,承太郎还是询问着花京院的感觉。

  “眼睛已经没事了……腹部的话……”

  “……看来没能治好啊。”

  什么?仗助睁大了眼睛。

  “那、那个,没能治好吗?可是疯狂钻石的确治好了什么东西才对……”

  “是人造器官吧,”花京院说,“的确比之前的状况要好得多了。仗助君的能力,需要破损的部分还存在于某个地方,才能够治疗吧?我缺失的部分应该在十年前就已经……所以不是你的问题。”

  “还有承太郎,别对小辈摆出那种脸啦。”

  承太郎转头看向花京院:“……小辈吗?”

  “长辈就更不应该了。”

  “……哦。”

  仗助摸了摸自己突然开始牙疼起来的侧脸,不晓得是不是刚刚吃多了冰淇淋。

  那个表现得超冷漠、性格又孤僻,不近人情的承太郎先生,意外得能被花京院先生治住呢。

  东方·舅舅·仗助,这样想着,下决心一定要和花京院搞好关系。


-TBC-

等写完……或者坑的时候,把所有的整理一下发一个集合出来,应该方便阅读。

现在进度是一万三千字。

评论(24)
热度(13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