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法皇之绿在杜王町!03

大家好,虽然是承花的故事……但是偶尔焦点会跑到其他的人身上。

以防万一说一句:西皮有且仅有承花(

  四部生存院

  搞笑剧

  时有时无的情感环节

-01- -02-







杜王町的来访者03



  收回前言。

  几天之前刚刚被仗助定义为“孤僻的人”的承太郎,已经变得常常离开酒店了。而且,也不是一个人去捞海星,或是调查杀人鬼的事件。

  不知道说是他陪着花京院比较好,还是花京院陪同他比较恰当,总之这两个人开始黏糊糊地粘在一起,像是磁铁异极的两头一样难以分开。

  去找露伴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是恋人吧……”

  “……啥?”

  “我说是恋人啊。”露伴说,“虽然不画少女漫画,这种情节我还是能分出来的——昨天我已经见过那位花京院典明了。话说回来,你来找我做什么?而且……有大门为什么不走?”

  “那个啊,怕老师在门口布下什么用来惩治仗助君的陷阱的说……”

  露伴脸上的表情似乎写满了“我要整你还用得着陷阱吗”,似乎早已忘记最开始的时候,天堂之门对仗助完全没有效果这件事了。

  “你到底来干嘛的?”露伴把他的手稿小心翼翼地收起来放到抽屉里,“该不会是跟人打赌,要从我这里偷走手稿吧?”

  仗助还趴在窗框上,像是跷跷板一样上下晃着:“不是所有人都对你的漫画感兴趣啊。”

  “东·方·仗·助——”

  “说实话而已不要露出那么可怕的脸啦!”仗助猛地起身,脑袋磕在了窗框上,露出吃痛的表情。

  这一行为很好地娱乐了岸边露伴,之前的怒气不光一扫而空,甚至还在写生本上飞速记下了仗助痛苦的脸。

  “老师啊,你那个,不会是为了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让自己开心起来吧……”

  “是‘脑袋磕在窗户上的痛苦表情’的取材。”露伴反而一本正经地这么说,“回到最开始,你来这里做什么?”

  “……是说明天一起拍个合影的说。”

  “哦。”露伴说,“我拒绝。”

  从某种角度来说,东方仗助觉得这家伙简直比承太郎还要冷酷。

  而且不可理喻。

  “所以我早说了不该来找你,反正你肯定不会去的嘛。那我去通知东尼奥了哦。”

  “你给我等等!”岸边露伴抓住了仗助的领子,“你早说不该来找我是什么意思?你一开始就觉得我不会去吗?那我告诉你——我肯定会赴约的。几点几分,在哪里?”

  “……”仗助觉得他好像有点摸到露伴的脾气了,“下午三点半,放学之后……在奥森便利商店门口、就是铃美的小巷旁边啦,之后大家还可以去有须川面店吃饭的说。”

  “我知道了。”

  露伴一松开他的衣领,仗助就马上跨出一大步,从口袋里掏出梳子,把刚刚撞在窗户上而弄乱的发型再次梳理得一丝不苟。

  “所以说该让康一来嘛……跟这家伙说话真是要累到死啊……”

  “你在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的说!”




  放学铃响过之后,高中生们抱起书包,飞奔出校门口。

  矢安宫重清呼哧呼哧地跑在最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着跑在前面的仗助大喊:“仗助大哥、亿泰大哥!等等我嘛!”

  “阿重啊!”仗助也对他大喊,“叫你的收集者带着你跑就好了嘛!”

  “对哦……仗助大哥真是太聪明了!”

  等到他们气喘吁吁地跑到奥森时,阿重早就已经到了,而且神清气爽,一滴汗都不存在。

  “该叫他跟我们一起跑嘛……也可以减一减体重。”亿泰喘着气说。

  “算啦……等阿重跑到,天都黑掉了。”

  “仗助大哥,亿泰大哥!”阿重那小子端着一听可乐向他们跑来,“你们来了,嘿嘿,花京院先生刚刚请我吃冰哦,我还剩一听可乐,你们拿去吧。”

  “……一听要怎么分啊。”

  “我就不用了,亿泰你喝吧。”

  远处的花京院:“……关系很好啊。”

  “嗯,仗助……”承太郎说,“还有后面那个金发的就是康一,他们身上有一种会让人聚集在身边的力量。”

  “‘黄金的精神’,所以我会说仗助君跟你很像。”

  “……那你也是因为‘黄金精神’才在我身侧吗?”

  “一开始吧,”花京院说着,右手在空气中画了个形状,“现在是因为这个。这种回答你觉得如何?”

  “我会更加期待你把它说出来呢。”

  “……这么多人看着呢……之后再说。”花京院说,“不过,黄金精神与你,你们之间是分不开的……因此我才会——”

  “咳、咳。”

  社会人岸边露伴用力咳嗽了两声:

  “其他人也已经到了哦,剩下的卿卿我我要不要留到别的时候?”




  在仗助的提议下,众人把他们的替身也叫了出来。

  因为摄影师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看不见这些花花绿绿、形形色色的替身。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拍上去的说,”仗助是这么说的,“但是,如果真的拍上去了一定超GREAT的!”

  铃美小姐身为幽灵,则更加不知道能不能被镜头收录了。作为预防万一的代替,第一排的康一把铃美的照片举到自己的胸口。

  “要拍了哦,我说一二三,大家喊‘はい、チーズ’!”

  “……好土啊。”露伴说。

  “你有别的‘好’主意吗?”与露伴针锋相对的,仗助自然这么问他。

  “喊‘粉黑少年’怎样?”

  “……我选择はい、チーズ。”

  “啧,”露伴说,“你这家伙真是缺乏品味。”




  “一、二、三——”

  “——はい、チーズ!”




  “完成了!”

  仗助赶紧拉着老爸凑过去看。

  “这张啊,你以后也带在身上吧,跟你以前那张放一起哦老头?——不过别放在钱包里的说。”

  花京院本来还想跟乔瑟夫说几句话,见到此景,也就把时间都留给这对相认还不到一个月的父子了。




  进入五月,有些早熟的樱桃已经开始供应。虽然甜味不足、而酸涩有余,可花京院还是买了一些准备带回酒店。

  “——太酸的东西肠胃受得住吗?”

  “啊,如果吃坏肚子的话,正好去体验一下东尼奥的特殊料理……好啦,我会少吃点的。”

  “别的国家应该有成熟的程度更好一些的樱桃吧。”

  “滥用职权可不行哦,”花京院说,“现在,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存在能让樱桃更快成熟的替身就好了。”

  “怎么会有那种替身啦,”花京院说,“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图方便而已吗?干脆买点苹果吧,说不定能把樱桃催熟点……”

  “等杜王町的事情结束之后……”承太郎说,“稍微找一找那样的替身使者吧。”

  “认真的吗?”

  “嗯……就算不是这种替身,”承太郎说,“作为替身使者……自然会有财团的人去打招呼的……放任这些替身使者不管的话,普通人会陷入困境里的。”

  花京院直视着承太郎的眼睛。

  “像之前说的……因此我才会爱上这样的你。”

  “……”承太郎用帽子挡住自己的表情,“……噢。”

  “是害羞了吧?”

  “没有。”

  “是吗?那么把帽子拿下来怎么样?”

  “……”

  趁花京院去够他的帽子时,承太郎暂停住了那一秒的时间。

  因为周围的路人感觉不到暂停的时间中所发生的事,承太郎旁若无人地吻了上去。

  之后,时间开始流动。




-TBC-

所以后来承太郎找到了茸茸(不是)。

仗助则开始计划钱包偷窃行动了(不是啊)。

下章开始见证我的狗血之力吧!

评论(32)
热度(9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