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法皇之绿在杜王町!09

拖了得有近一个月的终章……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好像身体被掏空. jpg)

其实这章看不看都可以,因为很快我整理一下会发一个1~9的集合,以及下载。

一个月没更新,谢谢粉丝对我的不离不弃(智障+450.jpg)

  四部生存院

  搞笑剧

  时有时无的情感环节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男子高中生有着蓬勃的好奇心02




  “真的不需要妈妈留下来吗,仗助?”

  “不用啦漂亮老妈,你快点去美容院吧!”

  仗助这么说着,站在门口推着朋子的后背。年轻的妈妈仍然执着地回过头来,直到仗助再三确保会按时睡觉之后,才拎着包加入了门外正在等候的女性朋友们。

  目睹一切的亿泰把饼干咽下去,竖起拇指对仗助说着他不知说过几次的话:“你妈超赞的欸。”

  “对啊我妈超赞的。”仗助说。

  他没去分辨亿泰说这句话的用意……他正紧张地调试新买的游戏机,过了一会儿又站起来问:

  “亿泰,我家会不会太乱了?”

  “没有啊,很好啊,”亿泰说,“你觉得哪里乱?”

  仗助用两只手捂住了他的发型:“可是总觉得到处都不顺眼啊——”

  “我看你是紧张过度啦。”

  “但是花京院先生今天要来的说——”

  “那让轰炸空间帮你整理一下?”

  “……谢啦,只有这个不用了。”仗助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不知道是为了让仗助开心一点,还是单纯地好奇心作祟,亿泰突然问到:

  “我家一直是老哥收拾屋子,现在的话有垃圾也能被我的替身丢到别处。仗助,你说花京院和承太郎先生的话,会是谁收拾房间?”

  仗助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花京院先生的话,应该是他自己吧。要说为什么呢,因为他似乎很体贴的样子……体贴又很有风度,跟他在一起的人应该会觉得很轻松吧。承太郎先生应该是反面例子,跟他在一起肯定累得要死,因为他总什么都不说而让别人去猜,恐怕只有花京院先生猜得到吧……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坐享其成的那种人生呢,收拾房间这种小事肯定也不会自己动手啦。”

  刚进门的康一被亿泰拉入讨论之中,满脸茫然。由花子坐在他身旁,似乎并没有打算参与男生们的话题。

  这时候仗助已经完全忘记先前为什么而紧张了。

  过了一会儿,康一说:“那个……应该是承太郎先生吧?”

  亿泰和仗助都停下自己的嘴,一齐望向他。

  “就是说啊……花京院先生身体不太好的样子,之前承太郎先生也有说过的吧?”

  “说的也是,”仗助分析,“他是那种把同伴的事也都抗在自己身上的人呢,说不定会连花京院家的杂务都包了。”

  “会指使那啥财团的人吧?”亿泰说。

  ……不会吧。康一心里想,而且承太郎先生只需要整理一间房子就足够了。




  桌子上摞着几张卡碟。

  仗助和亿泰在等待的过程中,情不自禁地玩了起来,连果汁都顾不上喝。

  起先康一跟由花子还看他们两个换了一个又一个游戏,后来由花子问到:“仗助君叫康一来到底有什么事呢?”

  这也正是康一想问的。仗助操控的角色又一次被角落里窜出来的幽灵吓了一跳,他随口说:“是请了花京院先生来家里玩,想着人多热闹一点。”

  “……哈?”

  “只有我一个人的话紧张的要死欸!”仗助放下手柄说,“就好像由花子一直跟着你一样,承太郎他也一直跟着花京院先生……”

  “……能理解。”康一说,“那么,约定的时间是?”

  仗助抬起头看了看表,随后一拍额头:“糟糕,玩得太专注忘记时间了!”

  他们手忙脚乱地把一地的饼干碎屑收拾掉,洗了杯子重新填上饮料。做完这些后,门铃响了起来。

  “还真是压着点啊……”仗助说。

  



  起因是仗助跟亿泰说起朋子昨天给自己新买的游戏机,刚好被路过的花京院听到了。

  因为是日本的先行版……在美国时虽然听到过宣传,但也没有地方购买。花京院已经期待了很长时间。

  仗助虽然被“跟花京院先生在街机厅偶遇了”这件事吓了一跳,但很快被花京院对于游戏的博学征服,随后邀请对方趁着还没有回到美国,来自己家里玩——花京院答应了。

  不过,当时承太郎并没有跟着花京院,所以仗助还以为这次他不会来呢。  

  “下午好,仗助,还有各位。”

  花京院跟他们打过招呼后,热烈又急切地望向电视——他的目的当然不是这个,而是正摆放在电视机前面的游戏机。

  “现在的更新换代真是厉害……”花京院赞叹着,“在以前可是难以想象的变化。”

  承太郎没怎么说话,尽管存在感很强烈,在打开游戏机后仗助还是忽略了他。

  之前在街机厅时,仗助的打败杜王町无敌手记录被花京院无情打破了,因而仗助今天还抱着一丝要找回场子的心情。他以为可以借着花京院对新手柄的不熟悉而略微小胜……现实是惨无人道地五连败。

  亿泰和康一自然也没能在花京院手下撑过一个回合。

  ……能战平、甚至隐约有胜利趋势的,反而是看上去就不会玩游戏的承太郎。

  “跟那时比起来如何呢?”花京院说,“你现在的技术。”

  “输两次的人可不要说大话啊。”承太郎说。

  “我可不会再输了。”

  “很有信心嘛?”

  “你才是吧。”




  “……”仗助托着脸,吸了口果汁,“为什么他们两个成年人较上劲了啊。”

  “这样也不错吧,”康一说,“承太郎先生好像玩得很开心。”

  “总觉得没我们什么事了。”仗助往果汁里吹了口气,发出咕嘟嘟的声音。

  “我还以为仗助你早就预料得到,”康一说,“毕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别人根本难以插进其中啊。”

  “呜哇,”仗助说,“这不就像是由花子……”

  由花子把果汁端到康一面前:“我跟康一,正在向着他们两位而努力呢。”

  仗助:“……欸?”

  亿泰:“那么加油啊康一。”

  康一:“谢谢你亿泰……”

  “所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啊,”仗助说,“你们之间的对话好像打哑谜一样。虽然刚刚花京院跟承太郎也是这样说话……但是你们把我抛弃在外面让我很不习惯啊?快打开一个缝让我也钻进你们的话题里面吧?”

  “倒是你完全没有发现这点才让我们惊讶啊……”

  “到底什么啊?”

  “花京院先生跟承太郎先生,他们两个——”

  亿泰伸出两个拇指,摁在了一起。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迟钝的男生。”由花子说。

  如果,我跟康一的恋情能够像他们一样的话——

  ——那么,希望他们两个人之间,能够一直顺利下去呢。


END

莫名其妙完结了。

输两次是算上了跟小达比的那次。

评论(10)
热度(5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