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What IS The Shape OF Heart

大家好啊!是了又是我,没有wifi终于化身为了咸鱼。
不过想一想,有WiFi的日子里我通常都在肝游戏……嗯,这或许是我翻身的契机。
这一篇之中麦克雷和半藏两个人是相互认识的,因此可以当做上一篇文的后续,也可以当做另一个单独的展开。
※预警:
  时间线在官方动画《双龙》之后
  一切与官方冲突的皆是我的bug
  没人知道76曾是谁
        没人知道无良作者能把口音梗玩到几时













“跟我重复:麦克雷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神枪手。”

半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来啊,有什么问题?”

麦克雷两只手撑着凳子,身体往前倾去。他的眼睛闪烁着光,热切地注视着面前的日本人。

“很多。”半藏说。

急着去见新成员的猎空闪过他俩身边,溜了一圈,又极快地回溯了过来。她似乎对麦克雷正做什么抱有极大的好奇心。

“你们做什么呢?”猎空问。她的脚尖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看上去很像是准备随时再赶回到入队仪式去。

“纠正半藏的口音。”

“灌输他的个人理念和某种形象。”

哦~猎空举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但在那之前,她已经“哈哈哈”地大笑出声了,甚至连手指都没来得及抬起来。

“相信我,甜心,”麦克雷无奈地看着捂住肚子的猎空,“想想源氏吧。”

“我们也试图纠正过你……”猎空擦掉眼角的泪水,这么说,“还记得你之前的队长跟你说过什么吗,杰西?‘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特色’……他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用了好久都没恢复到原来的腔调。”

“他说过这话?”

“当然啦,”猎空眨眨眼,“没有哪种发音是*错误的*。”

随即,猎空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想象出说着一口西部方言的半藏,当他说出“it's high noon”的那刻,猎空再一次不由自主地笑出来了。她的脑子总是转得跟她自己一样快,时常控制不住思维飘逸的方向——但多数情况就只是像现在这样,熬过第一个笑点,大脑马上提供了第二个。

半藏问麦克雷:“她是那个英国人?”

“对啊,”麦克雷说,随后意识到半藏真正想问的是什么,“不……那些都是刻板印象。她不介意美式发音,笑点也很……”他看了一眼正扭曲着面部肌肉的猎空,“……正常。”

猎空被自己逗得直不起腰,但她还是努力说道:“放过他吧,半藏现在连等候室的门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你为什么不带他转转这里?”

“我还以为当导游的会是那个76,他一直热衷向新来的介绍总部,”麦克雷摸着下巴说,“不过说真的,他对这里熟悉得有点让我怀疑……总之,这说明你们今天不需要我了?”

“我想应该不需要更多人手,”猎空说。她终于平复了自己,重新直立起来,“76正有事……再说你们两个认识?让熟人来不是更好嘛。”

两位成员的交谈让半藏无从插入,他一开始皱着眉听他们的谈话,当猎空提起他的时候——麦克雷适时地回过头来,带着令人无法去怀疑他的笑容。他或许没那么可靠,但至少看上去令人感到踏实许多。

猎空临走前说:“你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神枪手!”

麦克雷的雪茄抖动一下。“谢谢,甜心,也为假期,”他说,“你看吧,还是有人相信实话的。”

没人再纠结于两个人都算不上标准的口音。麦克雷的义肢搭着半藏的肩膀,好几次低头的时候用牛仔帽磕到了半藏的头。

一路上许多人跟麦克雷打招呼。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足够有名了。这里的成员几乎都订着报纸,或者曾经订过报纸。

他们慢悠悠转到食堂,半藏开口:“我并没想过你是守望先锋的一员。”

“我也没想到你会来。”麦克雷说。并且也没想过你是源氏的兄弟——但或许早有预料。那段时间,源氏认真地想过复仇,直到他后来认识了禅雅塔。

就算他们兄弟已经和解……甚至半藏还是被源氏邀请来这里的。麦克雷不想做一个刺探别人伤口的人。

也许再过段时间,当他们提起源氏的时候,半藏会由衷地为他弟弟认识这群人感到高兴,但或许不是现在。他需要时间来适应所有的改变。

因此当他听说半藏来到这里——就在大厅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

“距离我上一次像你道谢过去了多久?”半藏问。

麦克雷试着回忆,但他也想不起确切的时间:“两周或者一个月?我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像在昨天。”

仍然存留着新奇、吸引力,与神秘感。

半藏唔了一声。然后他推了推麦克雷的手臂:“你该站直一点。否则会失去你的威严。”

“小伙子们早就习惯我这样了。”麦克雷说,但他还是站直了一些。显而易见,还没习惯的那个人就在身边。

“我以后可能会经常向你道谢,”半藏说,麦克雷不再往他身上靠,这让他轻松不少,“假如你仍像今天这样做。”他意有所指。

麦克雷不自在地挪动了几下他的帽子。

半藏理解并接受了他的好意,这让麦克雷感到高兴,但同时又有着被看穿的窘迫感。他不常这么做好人的……这太像另一个人的风格了,总之一点也不麦克雷。

他认为半藏一个人待在这里会感到不自在,因为他们两个某些方面太过相像了。麦克雷体验过那种充斥着陌生、疏离感和不自在的日子,他不希望半藏也经历这个。

作为掩饰,麦克雷这么回答:“我只是想起自己初来驾到的那段时光……有点切身实地。”

我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啦?麦克雷想。我对他太好了。

“喔,”半藏说,“也有人来纠正你的口音?”

麦克雷干咳一声:“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我这么开朗的性格和好脾气。”

他那段日子肯定跟半藏的想象有不少差距。麦克雷想。暗影守望可不是一个融洽的大家庭……尽管,他能活到现在需要向那之中相当一部分人道谢。但他们未必都能收到了。

“要不了多久你会习惯这里的气氛的,”麦克雷说,“也许你独来独往习惯了。其实有人配合的感觉也挺不错的,特别是当他们在前线吸引了足够的火力——而你有充裕的时间和机会去敌人背后放冷枪的时候。”

“……”半藏哼了一声。

“你笑了?”

“是的。”半藏说,“我没想过这里遵循着搭档的惯例。”

“兴许他们觉得两个人好过一个人,”麦克雷嘀咕,“又也许他们会把我们分到一起呢——猎空怎么说的?熟人在一起比较好。”

“我可能没办法为你吸引足够的正面火力。”

“那不要紧,”麦克雷说,“我守在你旁边。一次一个,偶尔还能买一送一。”

“买一送一。”

啊,又一次意有所指。麦克雷看着面带笑意的半藏,垮下自己的肩膀:“或者——你跑得比我快就够了。”

“我不会逃避即将面对的危险,”半藏说,“也不会把它全部留给……另一个人。”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啦。麦克雷这么想。但他发觉自己竟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如果……这也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未来,守望先锋不会把他们两个习惯独来独往的人凑到一起。

谁适合来保护半藏的后路呢?俄罗斯人?76?托比昂?……也许托比昂和他的炮台最合适,但如果有空中打击他们也会变成显眼的目标……但显然他们都比麦克雷自己更适合做一个防守者。

杰西,他想,你又准备管更多闲事了吗?另一个声音在心里回答:得了吧,你管得还少吗?

一旦开始自我斗争,麦克雷就很少讲话——全神贯注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他走神得太过明显,以至于半藏体贴地选择沉默,而不是打扰他。

他俩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作为一个导游,麦克雷太不称职了,但半藏并无意见。他很少闲下来,很少漫无目的,更少与人作伴。在漫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一直独来独往,不放心把身后交给另一个人,背负着某些沉重的——自己给予的罪恶感,并拒绝大多数好意。

别人的关心通常会令他感到不自在。

但是……谁能拒绝一个更为热情的人呢?麦克雷几乎不会为自己在半藏这里碰到的挫折苦恼,以至于半藏曾以为每个美国人都像他这样(虽然后来他发现,他的这个朋友也并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他们两个相互帮了对方不少,如果半藏还有能够称得上是朋友的人,麦克雷一定排在很靠前的位置。

“好吧,”最后麦克雷说,“我一定得跟他们好好谈谈,让他们把你交给我。 如果他们问你——”

“我就说:‘我愿意’。”

麦克雷沉默了一会儿。他俩已经重新回到了原点。

“这不是正式求婚,”片刻后,他开玩笑说,“不过我记住了,亲爱的。”

“下次再见,半藏,过一会儿会有人来送你的钥匙卡,”麦克雷缩回他一直搭在半藏肩上的那只手,“我也不准备耗光你一整天的自由时间了。”

他急着去跟负责人员调动的那些人商量这件事。

半藏叫住了转身离去的牛仔:“等等。”

“什么?”

半藏的眼睛里带上笑意。他慢吞吞地吸一口气,学着麦克雷的腔调。

“——麦考雷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神枪手,”半藏说,“下次再见。”

END

评论(10)
热度(126)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