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危险关系 02

大家好呀!感觉自己陷入了某种纠结的低谷,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第一章和第二章都是过度(大纲分别只有一句话和三句话),免得看起来人物情感变得很突兀。第三章开始才是真的想写的东西……那个,预警里打码的第一条,其实很好猜到。

※预警:

  (剧透暂时打码)

  符合狗血文的大多数要素

  半原作半AU

前文回顾:01


 

02

  当麦克雷发现自己嘴里没叼着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把手伸向维和者的枪套。他偶尔会在里面藏一根,或者几跟备用的雪茄烟。

  但腰间空空如也。麦克雷想起稍早的时候他把维和者——连同腰带和闪光弹一起交给了温斯顿,让他帮忙保养自己的身家性命。

  接着身边多出一只手。麦克雷稍愣了片刻,把视线转移向手的主人。半藏把手上的雪茄竖起来,示意麦克雷接过去。

  “温斯顿从你的枪套里发现的,”他解释道,“你忘了……我忘了交给你。”

  麦克雷扭了扭帽子。

  “谢了。”他说。半藏甚至帮他在雪茄上开了口。麦克雷不确定他是原本就知道雪茄该怎么抽,还是见自己点过太多次而对步骤了然于胸。而且他剪烟的手艺很好——如果他真是用自己锋利的箭头来做这件事的话。

  一个平凡早晨的小插曲。

  多数没有任务,或是暂时还未出发的特工都在这个时间醒来,离开自己的房间,在大厅里兜兜转转。他们彼此之间会相互聊天,谈论今后的*工作*,或者就某一个话题吵得不可开交。

  与那种——那种每个人都对其他人视而不见的地方有着太过明显的差异了。

  对半藏来说这种气氛可能过于吵闹。一直以来……来到守望先锋之前,他所处的环境一直都是压抑又寂静的。安静,带着点死亡的凝重,很适合一个刺客和杀手。而守望先锋并不像雇佣兵之间那么冷淡,作为*正规军*,它也并不如同传闻中那样充满了军队的刻板教条……至少不是全部。

  半藏更喜欢安静的环境。

  但这不代表他讨厌这种吵闹。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麦克雷的搭档,一个新加入的成员,并且善意地把他的冷淡归结为“腼腆”。少数人会主动跟半藏打招呼。一开始半藏并不想参与太多……太过融入这里,加入他们的谈话。但后来他发现自己需要这么做。

  你有着其他人无法比拟的耐心,半藏。他在心里告诫自己。然后看着麦克雷张开双手走向他的朋友们,跟自己拉开距离。

  黄昏。闷热无风。距离太阳完全消失还有几十分钟,这一天最后的炎热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岩石后面的两个人。

  麦克雷的手在石头上撑了一下,接着迅速抽回来。太烫了,他甚至不由得想起那些用滚烫石板烤成的美味。麦克雷的机械手正拿着帽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但这对缓解闷热毫无作用,因为扇起的风也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气。

  半藏甚至把另一边的衣服拉上了。在热死和晒伤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刚开始麦克雷还愿意聊天,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也渐渐闭上了嘴。这种任务实在是太无聊了——无聊、浪费生命,而且非常难熬。他不知道半藏是怎么保持专注的,刺客看起来精于此道。

  “我经历过比这更糟糕的环境。”可能看出麦克雷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烦躁,半藏罕见地解释。

  “噢,那可真棒,”麦克雷说,“希望我也能有足够差的经历好让现在想起来好过些。”

  半藏足有好一会没跟他说话。然后他再想起这句——他突然在心里嘲笑自己对此太过认真了。麦克雷可能都不知道他说过什么。毕竟热得人发疯。

  索性他们即将解脱。

  半藏射出的不知道第多少支音箭头一次标注出了体热。刺客起身准备跟上,他的肩膀被搭档摁住了。

  “还记得出发之前温斯顿说过什么,对吧?”麦克雷问。熄灭的雪茄还叼在他嘴上,而帽子也重新回归到它的制高点,“没人会死。*没人*。”

  半藏想说什么。但他深吸一口气,接受了这个要求。

  他们尾随着目标,小心地掩盖着自己的踪迹。麦克雷并不擅长潜行,他更喜欢埋伏在视线的死角给对方一个*惊喜*。但双人行动意味着他不能完全按照自己习惯的节奏来发挥,并且他猜半藏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按着计划好的步骤,只除了上面没有提到过一件事。

  “操。”麦克雷说,“操。”

  “你可以提供除了脏话之外更有用的建议吗?”

  半藏保持着弓弦的紧绷。他极快地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搭档,慢慢向他身边蹭过去。

  “怎么样?”

  “擦伤。”麦克雷说。他松开摁着肚子的手,并趁着半藏看向别处时把手上的血迹全都擦在自己的披风上。红色跟红色一起,至少现在看不出来。

  “我们应该忘记行动手册。”半藏说。他提出了针对目前现状而言最有用的建议。

  “然后回去听那群人没完没了的唠叨,”麦克雷说。尽管他早在心里骂了这本手册不知多少遍,“——不是现在。”

  “等你送命后才会是比较好的那刻?”半藏讥讽道,“天才。”

  “我在挽救他们对你的评价。你可不是在暗影守望,Darling,而且我也是……多数时候,”麦克雷说,“我们得做点讨厌的妥协。”

  他向半藏走过去,尽量让脚步显得轻快一些,尽管碎弹片折磨着他的神经。麦克雷伸出手,似乎是想靠在半藏身上,但他的搭档无意识地错开了一步。

  就在下一秒,牛仔抓住了刺客的肩膀,强硬地将他拉到自己的后方。一颗子弹打在半藏先前的位置上。远处闪烁的并非夕阳的余晖,确定这点以后,麦克雷果断地举起了他的维和者,尽管这一举动让他的伤口再度被撕裂。

  他听到身后半藏的声音:“我以为你还记得‘不能杀人’。”

  “好吧,”麦克雷说,“替我保密。”

  他回过头,而半藏先前的箭早已经不在手上了。麦克雷听到刺客笑了一声:

  “彼此彼此。”

  半藏没听清麦克雷说了一句什么。

  但显然猎空听到了。她装模作样地给了麦克雷的肚子一拳,而牛仔则夸张地大叫着(带着几分真心),以仿佛电影慢镜头一般的动作跪在地上。

  不管那边气氛有多火热。半藏向后退了一些,确保自己并未被这种火热的气氛盯上。但他没能逃过。

  麦克雷被猎空用力扯着两颊,伸出手向半藏含混不清地求救。其他人已经在看着他——

  半藏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猎空让开位置,他走过去把麦克雷拉起来。牛仔仍旧是人类的那只手臂紧紧地搭在他赤裸的肩膀上,让皮肤与皮肤之间相互磨蹭着。

  “我想我们并没有好好地说上这么一句,”麦克雷说。他把半藏勾得更紧了一些,并且强硬地把他拉到他们之间,“欢迎加入守望先锋,半藏。”

TBC

评论(2)
热度(93)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