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危险关系 04

有二设。有神展开。我当初为什么想不开写连载……

※预警:

  黑爪半藏

  我属于狗血

  半原作半AU

前文回顾:01  02  03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5948





04

  麦克雷跟温斯顿进行了一场短暂的谈话。考虑到温斯顿是最热衷于重组新守望先锋的那个人,如果他不是准备召集特工们,然后把所有人一网打尽的话……麦克雷先排除了他的嫌疑。

  然后是猎空,士兵76号,源氏,莱茵哈特,托比昂……这些老特工们。或许半藏的建议是对的,他应该从最近加入的人开始查起。

  但这意味着一件事。考虑到特工们的任务都有保密性,对此次行动了若指掌的人只有几个:猎空,卢西奥,半藏,他自己,还有上面的某个、或某几个头儿。而这其中资历最新的只有两个人。

  不论是谁,提前暴露了自己的存在显然缺乏考量。黑爪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掀起一个从一开始就存在的暗线,也不会命令一个优秀的卧底在还没彻底融入之前就表现得游离在外。

  “除非……”麦克雷想起他上一次跟那群雇佣兵打交道的事,“除非我真的高看他们了。那是群只选最简单方案的人吗?”

  “什么?”猎空从炸鱼薯条前抬起头。

  “干洗店,甜心。”

  麦克雷跟猎空坐在餐厅里,英国女孩抱着些零食。牛仔记得她跟温斯顿曾经和黑爪的人有过交锋……并且猎空有好几次跟其中一个狙击手不期而遇。他需要知道更多信息,关于那个狙击手,也关于黑爪。

  就像守望先锋经历了重组,它的敌人显然也与之前有些不一样。

  “你最近变得有点奇怪啊,杰西。所以……把半藏自己留在那边好吗?”说完猎空自己笑了起来,“喔,他好像是个成年人了。那么你需要我做什么?给他一个生日惊喜?”

  “好杰西最近是有不少麻烦,但他自己能应付得来,”麦克雷说,“我们谈点别的吧,例如,你还记得关于黑百合的什么?”

  “……什么?她?”

  猎空的眼睛瞪大了。接着,她回忆起了一些——显然是一些不好的记忆,然后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低落。

  太直接了。麦克雷想。她还没忘记那些打击。

  “我没能……我没能救他,”猎空撑在桌子上,那些炸鱼薯条似乎映出了另一个人的脸,“那颗子弹……”

  “这不是你的错,莉娜,她是个出色的*杀手*。”

  “按照轨迹,那颗子弹会击中我的时间加速器,但它只是擦过我……然后击中了孟达塔。”猎空说,“我本以为就像我针对她那样,她也会把我当做优先级。但是,对她来说……她只想杀死自己的目标。”

  直截了当。看来她受到过相当的训练,并且,一个杀手最重要的一点:她从未忘记自己真正的目的。

  “啊……对啊,”猎空继续说,“她没打算从我面前逃走,只是在寻找另外的狙击点。而我竟然没意识到这个。”

  “她是个杀手,莉娜,她就是做这个的。”麦克雷重复了一次。

  “谢谢你,杰西。但我可以做得更好的。”猎空叹气,她的情绪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在担心,担心黑爪再一次准备针对守望先锋特工的暗杀。就像……”

  “未来不一定离我们很远,”麦克雷说,“又或许他们准备了其他的方案送给我们。但不论如何,小心行事,莉娜,照顾好你自己。”

  “你也照顾好自己,”猎空说。她停顿了一会儿,嗯了一声,“毕竟……我听说半藏要跟你拆伙了。”


  “所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哪件事?”

  半藏茫然地看着保持敲门姿势的麦克雷。牛仔的表情活像他受到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欺骗。

  “等等,先等等,”麦克雷揉了揉帽子下的额头,“你并不知情,是吗?”

  “所以,”跟麦克雷相反,半藏冷静地说,“什么事,麦克雷。除了手语外,我也不能理解你的哑谜啊。”

  “咱们两个要散了,”麦克雷说,“这件事。”

  “……”

  看到半藏的反应,麦克雷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回答。他反而松了口气——就好像他并不真的在意要跟半藏拆伙这事。他更在意这件事是不是由半藏主动提出来的。

  “很好,”他说,“看来你也不知道。”

  “我现在知道了。”半藏说。他往前走了一步,而麦克雷并没有让开的打算,所以半藏只好往后退并闪开门口,让麦克雷进来。

  “你并不惊讶?”麦克雷说,“你跟我两个人默契无间啊,伙计,然后说分开就要分开?”

  “这是绑定终身的婚姻吗?”半藏平静地问,“……你以前的搭档也并没有相处很久。”

  “情况不一样,半藏。这事太突然了,我实在想不出任何理由……除了它发生在我们从巴黎回来后。”

  “所以你猜这是有预谋的?”

  “否则呢?”麦克雷反问,“我们是唯二知道这件事的人。他们想把我们拆开。”

  “也可能他们突然意识到两个刺客不能待在同一个组里。”

  “……你真的这么想?”

  “不。我不这么想。”半藏冷笑了一声,“你是对的。麦克雷。你是对的。”

  他原本并没有做过这种考虑——牛仔的猜测很可能是正确的。黑爪怎么会真的只让他一个人参与这种任务?毕竟一直以来他并没有像黑百合那样忠心于组织,也没有像……一样对守望先锋抱有强烈的怨恨。更不用说他的弟弟还在这里。

  半藏的支持让麦克雷重新精神高涨,但在他开口前,一盆冷水再度浇了下来。

  “可我也没必要违抗它。”

  这对你更好。半藏想。继续搭档只会暴露他的身份,也会……把麦克雷拖到更危险的境地中。

  毕竟麻烦已经足够多了,显然有些人开始重视这位神枪手。

  “听从命令吧,”半藏说。他从冰箱里取出啤酒丢过去,而麦克雷在半空中就截住了它,“不要打草惊蛇。”

  “你不能把我的原话再丢给我。”

  但他不得不承认半藏还是更有道理的那个。

  这让麦克雷开始有些疑惑……半藏所表现出的立场显然更接近他的。半藏似乎是个亲守望先锋的人,何况守望先锋还有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但他所给出的——假如是正确的——建议,又让麦克雷无法不去怀疑他。

  如果半藏是对的,那么他就成为了最值得被怀疑的人;如果半藏是黑爪的特工……他为什么会给出*正确的*建议?

  这太矛盾了。

  那么换一种可能性,他不是正确的。麦克雷打开易拉罐,发酵过的气体“噗嗤”一声争先恐后地往外钻。

  “但至少现在有件事我们可以确定了,”麦克雷说,“长官们仍旧管不住自己的手。”

  半藏下意识地看向门口:房门是紧闭的。

  “你不能在守望先锋里谈论守望先锋的*问题*。”半藏压低声音警告道。

  麦克雷则是无所谓地摊手。

  守望先锋上次解散的原因中,相当一部分是被揭发出严重的贪腐……这向来不是什么不能谈论的事,尽管有些人听到后会不怎么开心。麦克雷是前暗影守望的成员,没人会对他指责守望先锋而感到意外。

  “你有点过度谨慎了,半藏。”

  “……以当下这种情况来说,”半藏说,“谨慎是好的。”

  麦克雷不可置否。


  “晚上好啊,半藏。喜欢这个礼物吗?”

  “我该想到这是你的决定。”

  “不然还能有谁?”

  “缺乏考虑,你让麦克雷起疑心了。”

  “让他起疑心的不是我,岛田半藏,我不是*她*,我并不*蠢*。只有那种蠢货才没明白,你联络我们是为了保护十一区?最开始的任务是这样说的,适当放弃一些无关紧要的据点。你觉得巴黎很关键?这就是你的想法?……岛田半藏,你不该挑战我们。”

  “……”

  “好消息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叛徒暂时不会再有空关注你了,他会有一大堆事要忙,忙着找出头顶的蛀虫……我了解他……太容易被其他人干扰了。找机会离开守望先锋。”

  “这可是严重的指控。你是在怀疑我无法继续?”

  “……怀疑?这是事实。我不能等着你反过来把黑爪的情况透露给他。哈。你会这么做的。”

  半藏面无表情地卸下了电池。

  这不是好现象……似乎黑爪开始怀疑他的立场。但这个任务本身就很奇怪,他是个刺客,不是个间谍。如果需要他杀人,那轻而易举,可卧底方面他从来不是专家。

  而源氏也在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对自己的弟弟心怀愧疚……

  简直像个阴谋。针对他的。


TBC

尼桑你想多了。你在自我催眠啥?

评论(12)
热度(62)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