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危险关系 05

有二设。章五最终还是单独发了,因为转折来的比我想象中要快。原本不适合割裂开的、章六的内容……提到章五了。

正好歇一口气,嘿XD,章六在讲同一件事,但是这章是吸气,那章是呼气,想体验一下吊人胃口的感觉XDD

※预警:

  黑爪半藏

  我属于狗血

  半原作半AU

前文回顾:01  02  03  04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5948







05

  死神盯着无人回应的手机,过了会儿,他突然转过头去。

  “谁让他干这个的?”

  没人回答,理所当然。

  他们隶属于恐怖组织,每个任务的下达方式都是通过一位……并不固定的代言,像是用来传递情书的第三人。显然啊,他们不能一直竖着一个靶子,告诉其他人“打这里”。又或者只是某些想保持神秘感的把戏。

  这种方式势必带来弊端,死神考虑是否应该取消这种故弄玄虚的玩意儿。就像现在,他们的确有这样一个需求,需要一个黑爪特工进入守望先锋……最好还是履历正常点,性格稍微好一些,不至于就像狼混进羊群的那种。

  显然半藏不是这种人。的确,他们考虑过他……他弟弟岛田源氏也是守望先锋的特工之一,这等于给半藏的可信度再加一个筹码。但这筹码是双相的。然后,在他们最终认为半藏不适合做这项工作以后,他被安排去了守望先锋。

  更别提他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特工。

  “谁下达的命令?”

  死神又一次问。

  他没期待得到任何回答,说出来只是为了整理自己的思路。渐渐他有了一些想法……无法判断真实性,又无法排除这样的可能性。

  “是啊……”死神说,“该裁员了。”


  独行侠彻底成了独行侠。

  在麦克雷跟半藏都好不容易适应了执行任务时有另一个人在场后,他俩又不得不重新拾起过去的习惯。

  这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反而能够将效率最大化……先前的安排是守望先锋本着人道主义,便于相互救助,以及——以及确实存在的,需要一段时间对新特工的监视,来确保他不是一个危险人物的需求。

  如果他们更早一点,在去法国之前拆伙,麦克雷也许会当做一个正常的流程。那意味着他们觉得半藏不再需要怀疑。即使这流程相比其他特工而言要短了一些,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岛田兄弟的其中一个已经待在守望先锋很久了。

  可它就发生在这个节点,让他进退两难。他怎么知道那不是黑爪针对半藏的一次行动呢?从表面上看,如果半藏才是那个间谍,那么他在拆伙后会成为受益最大的那个……但他怎么知道,这不是黑爪故意要让他这么想的?

  掀起一个从一开始就埋在里面的暗桩,只为了保护一个新来的卧底?

  目的地到了。麦克雷暂时压下所有的疑虑,扣了扣车门。

  “就在这儿下,伙计。”

  他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司机。

  夜幕已经降下,空气中饱含湿润的水汽。雪茄也受了潮,烟灰开始变黑。这里的居民似乎对外来者不抱有丝毫的好意——一个拿着布满补丁的兔子玩偶的小女孩好奇地看了麦克雷一眼,她母亲便马上把她的视线隔绝开。

  “看上去……是个好地方。”

  麦克雷评价。贫穷又冷漠,有那么点让他怀念起自己的老家,不同的是那儿没这里这么湿,也要热得多,还有热情好客的辣酱和死局帮。

  在守望先锋的日子是比以前好了不少,他开始变得*有目的*而不只是活着。但另一方面,死局帮从不会下达含混不清的任务指令。

  “刨根问底可真是个坏习惯。”麦克雷自言自语。他一半的披风滑落下来,遮挡住握枪的手和那把维和者,“而现在只有你跟我了,老伙计,我们相依为命啊。”

  他的敌人躲在暗处,贫民区错综的地形像张开的蛛网。

  而他要做那只横冲直撞的苍蝇。


  半藏花了三天时间,才结束了他自来到守望先锋以后第一个“单人任务”。

  跟黑爪没什么牵扯,难度适中,提分向是他需要花大量时间进行侦查。半藏怀疑过这种安排是想把他暂时从守望先锋的总部调离,又或者希望他借此机会重新返回黑爪。但不论如何——他还是回来了,回到守望先锋。

  而他踏进大门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是:杰西·麦克雷因为负伤而被齐格勒医生*暂时收监*了。

  有人在他回头之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牢房,咳嗯,”新来的小伙子,卢西奥踩着滑板鞋消无声息地溜到他身后,说这话时还被自己的措辞逗笑了,他咳了一声好让自己显得严肃点,“*牢房*的门牌号是1014,如果你想去探监,坐右边那个电梯更近点。”

  “谢谢。”半藏说。他理应去探望的,不管是出于同事情谊,或是其他。可同时他脑子里又在思考别的东西。

  卢西奥来的时间比他还晚……却比他更熟悉这里。这让他不得不开始反思自己这些时日以来都做了些什么——除却任务之外的那些,例如跟麦克雷厮混,还有跟麦克雷厮混。

  牛仔最初可能是出于好心,不论走到哪儿都要带着他,期望能帮助半藏更好地融入这里。……可怕的是,半藏竟然到现在才意识到他花了太多时间跟在与搭档相处上,而那其实毫无必要。至少对他的任务没有丝毫帮助——控制中心在哪里?啊,他不知道,因为每当他需要找什么地方时,麦克雷会带路。

  过渡的信任和依靠是致命的,对他们两个而言都是。

  半藏根据卢西奥的指引来到护理区。特工们往来最为频繁的地方,墙面大多是钢制结构,即便打磨过也依然留存有许久之前的战斗痕迹,一些弹孔,一些擦痕。而齐格勒博士的领地则像是几个世纪之前那样,刷上了古典保守的白色防水涂漆。

  他透过房门上的玻璃向内探视。

  麦克雷的右腿打了石膏,吊在床尾,没戴帽子,披风和护甲换成了更为宽松的、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但他看上去毫不萎靡,正相反,精神极了,甚至在跟D.Va抢夺一个粉红色的兔子玩偶。

  除此之外,在场的人还有猎空和齐格勒医生,这两位都是半藏见过的,以及一个没有见过的矮子,留着长长的米黄色胡子,还拧成麻花。

  “你的手要是再报销,我真的不给你修了,”矮子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他的声音从门缝中飘出来,传进半藏耳中,“那是你的手,也是我的杰作!爱惜着点用,杰西小子。”

  半藏原本握住了门把,现在松开了。他不确定此时闯进去是个好选择。

  “你可比以前更唠叨了,老头儿。谢天谢地它够结实。”

  “呸!如果你觉得自己活够了,下次给你换个二手货!”

  猎空笑了:“下次?你不是说不会再给杰西修理了吗?”

  D.Va看准机会,一跃而起把兔子玩偶抢在了手里。但接着,齐格勒就把她拎了起来:“别跟病人打闹,哈娜。”

  “可他看上去很无聊啊。”哈娜鼓着脸颊说。她把玩偶丢到麦克雷的胸口。

  “她说得对。”麦克雷附和。

  半藏留意到麦克雷的床头摆放了整齐的一排慰问品,从小型的D.Va手办到亲笔签名的个人专辑,零零散散什么都有。半藏原本不会主动考虑这个——但此刻他竟不可控制地想着:我能给他带来什么?更多的、更多的坏消息?

  麦克雷捏着兔子玩偶滑稽的大脸,他抬头,视线从窗口划过。然后他看到了半藏。

  “唔喔,”麦克雷说,“我最期待的那个人终于来了——如果他问你我伤得怎么样,安吉拉,你就说……”

  “我就说:可怜的杰西,他就快死了。”

  “……什么?这太严重了。”

  “毕竟你不能把一些事留到真的快死的时候啊,杰西。”安吉拉说,“我们都有过这种遗憾……而遗憾一次就够了。”

  她的第六感简直令人毛骨悚然。麦克雷目送他们离开,然后半藏进来。他*许久不见*的搭档与分别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受伤,但可能刚刚结束任务,身上还沾有尘土。

  过了一会儿,麦克雷先开口:“我证实了它。”

  “用你的生命?”半藏冷淡地说。他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当他意识到麦克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其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功劳时,怒火简直要冲破胸腔。但他压抑住了。

  麦克雷示意他坐在床脚。半藏反而向后退去,靠在墙上,居高临下地指责:“看上去,这里的每个人都比你自己更在乎你的命啊,麦克雷。”

  “每个人?”

  “……是啊,包括我。”半藏说。他看到麦克雷居然咧起了嘴角。

  “这天早晚会来的,特别是,我猜——他们把我的危险等级提到了最优先。我可不想处在太被动的局面,值得庆幸的是,我有了一些头绪。”停顿,麦克雷补充,“……我原本做了更坏的打算:在隔壁的病房看见你,但你没受伤,这太好了。事情还没到最差的地步呢。”

  半藏觉得好像有人用锤子用力在他的胸口砸了一下。

  他皱眉,又松开。他看着麦克雷吊起来的腿。他看着麦克雷用还不适应的新义肢哆哆嗦嗦地夹起雪茄——

  这一刻起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失败了,而且不能更彻底。半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在盲目地与暗中的力量交锋,这不明智。如果你想知道,我隐瞒了很多事,我……”

  “好了,半藏。”

  麦克雷平静地制止了他的话头。

  半藏看着他的眼睛,突然觉得,他的搭档或许一切都已经知晓。


TBC

所以说,大预言家·麦克雷XD

评论(4)
热度(62)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