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危险关系 06

有二设。结果写了两天…………怎么会这样(你)

※预警:

  黑爪半藏

  我属于狗血

  半原作半AU

前文回顾:01  02  03  04  05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5948







06

  半藏没再试图去探望搭档。

  一方面是安吉拉的医术实在高超,没有给麦克雷多少留在那里浪费生命的机会。另一方面,在过了十多年后,他终于发现了第二件自己无法正面应对的东西。

  岛田家的教育和其后多年的流浪把他塑造成了一个冷酷、坚强的人,可一旦真的有东西突破了防线……他的应对方式又实在说不上成熟。就好像他否认自己的机械人弟弟,似乎这样就可以回避那些浓重的负罪感一样。他很擅长逃避自己的感情。

  半藏不去想自己对麦克雷究竟是什么情绪;同样他也不想去思考对方的感受。那将是一场漫长又毫无理由的自我拷问,他确定自己当下有比着更重要的事做。

  他又变回那个优秀的忍者大师,一直到温斯顿呼叫他登上飞机,宣布他有一个临时搭档为止。


  ……半藏盯着他这次的临时搭档。

  “怎么啦?我脸上有什么?”

  麦克雷靠在舱门上,摊开双手。他看上去完全从上一次的负伤中恢复了过来,手脚麻利。半藏留意到他的机械手与上次有着细微的色差,或许又换了一只,也可能是终于被烟熏成这个颜色。

  “……我曾经听闻过齐格勒医生的医术,”半藏说,当然他所听闻的——从黑爪那里——更多的是负面而非赞美,特别是总有一个人说“所有一切灾难的起因都是她”时,“她的确很高明,你恢复得很快。”

  “是啊,”麦克雷吐了口烟,“高明到足以起死回生……不过没办法拯救别人的灵魂。”

  齐格勒一直在为此自责,守望先锋重新被召集后,她有段时间不眠不休地改进自己的医疗器械,试图避免所有悲剧的重演。

  “拯救灵魂是神的责任。”半藏沉默了一会儿,他联想到黑爪中曾经与守望先锋关系匪浅的两个人,“不是医生的。”

  飞机平稳地在云间穿梭了一会儿,偶尔有气流的震颤也只是让他们感觉脚下的地面有点发抖。

  半藏说:“别靠在舱门上。”

  麦克雷往一边挪了挪,但还是说:“对温斯顿的驾驶技术有点信心吧,况且他还有雅典娜呢。”

  然后是一段时间的安静。

  他们互不相识的时候无话可说,等到熟悉了之后又是无话可说。前者发生在半藏不愿意开口的时候,麦克雷自言自语并不能构成“对话”;后者更尴尬一些,他们两个各自都有着秘密,而且都明白对方知道自己的秘密——他们只要不说出来,那就还是*秘密*,至少表面上是的。

  沉默是因为半藏在等待麦克雷先挑起话题,而牛仔有许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控制不住地把事实披露在眼前。

  又过了一会儿,温斯顿通过舱内的广播告诉他俩,还有十分钟要到目的地了。

  广播结束后,麦克雷吐了个烟圈,开口:“所以,你信神?”

  “大多数日本人都相信神明,这更像一种文化而非宗教。”半藏说,然后他接着道,“……很多时候,我不信。”

  “你把拯救灵魂的重担交给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家伙?”

  半藏没有回答。

  因为灵魂是没有办法拯救的,就像神并不存在。


  罗马阳光正好。

  温斯顿不能把他们直接送到目的地,但他选择了最近的停泊点,然后把两个特工从舱内空投出去。

  这里跳伞的人并不少,麦克雷和半藏不够吸引眼球。虽然不是在努巴尼,但这里的智械游客也足够多到半藏在落地前就开始皱眉。

  “放轻松,”麦克雷说,“你不需要在这里待很久啊。”

  他已经学会照顾半藏的情绪,不再试图让他对智械有什么改观了。这大概就像有的人不吃辣椒……喜好天生。可能是半藏一直以来受的教育导致的,又或者……因为源氏。但麦克雷不想深究这些。

  “他们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的。”半藏冷冷地说。智械战争还没过去很远,但他另有所指。麦克雷没有跟他就这个话题深入讨论,他只是耸肩,说“大概吧”,然后拉着半藏离开街道。


  “我还记得你刚来那天,温斯顿把你交给我的时候说会给你安排一些特殊的任务……”

  麦克雷顿了顿,不由得笑出声:“啊,这是挺特殊的。我一直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有来招募新人的一天。”

  “如果你觉得太轻松了,我不介意找点别的事做。”

  半藏说。他一直皱着眉,不是因为智械或者任务遇到了挫折,而是相反,进行得太过于顺利了。当然啦,这本来就是个非常简单的任务,要出任何差错都是相当困难的。

  也许派他们两个人是为了向新来的传达出“守望先锋非常重视你”的信号……尽管如此,为了这么一点事而让两个能力出众的特工去当新手引导者,难免不让半藏产生疑虑。

  “你怎么想的?”麦克雷问,“……你觉得这又是一个陷阱?”

  这次半藏摇头了:“我们还没有那么重要。温斯顿什么时候返航?”

  “还有八个小时,算上时差。等不及了?我以为你的耐心一直比我好点呢。”

  半藏翻了翻从前台拿的旅游手册,麦克雷整个人凑过来,一只手搭在半藏的肩上。

  “无所事事是在浪费生命。”

  他把这本几乎是由地图构成的向导册丢到麦克雷怀中,站起来,并系上自己的箭袋:“改变一下对我的印象,麦克雷,我知道什么是*娱乐*。”


  半藏确实揭掉了他身上的某些固有标签。

  麦克雷不知道他是否来过罗马,但显然只靠一本手册他也能当个好导游。严格来说,半藏的经历比他要丰富得多。

  他俩年龄相近,前半生的经历也很相似:一个在新墨西哥州苦苦挣扎,为死局帮卖命;一个在日本花村接受家族的教育,以便日后成为庞大帝国的执掌者。相同的是,他们一生的轨迹原本都被注定了。麦克雷的转折发生在加比·莱耶斯把他带入暗影守望,半藏的则是与他兄弟的争斗。

  分歧在这里出现。总的来说,一个人的人生开始往更好的方向走去;而另一个……说不上是好的。

  “别拽我的发带。”

  半藏拿着手册,头也不抬地说。他走路速度很快,似乎也不需要认路,只凭借地图就驾轻就熟地辨别出所有捷径。他的确在放松……只是这种方式似乎与任务中没有太大差别。

  麦克雷收回左手,紧接着绕到半藏的另一边。

  “我们是来打发时间的,半藏。”他夺过旅游手册,把它举过头顶——半藏肯定不会踮脚来拿,他很清楚这点,“这不是‘在规定时间内走完全罗马’的竞赛,忘掉地图和旅游手册吧,这附近肯定有比它上面的描述更有趣的地方。”

  麦克雷把书远远地丢进垃圾箱,像他扔闪光弹那样。半藏舒了一口气,他早已经不会觉得麦克雷的行为有任何冒犯之处了,而且他说的对,这不是一场竞赛。尽管八个小时实在太短了……甚至连按着路线走完所有景点都不足够。

  “娱乐并不是毫无目的。”

  “这你可错了,亲爱的,毫无目的这事儿本身就是娱乐。”

  牛仔按着他的肩膀,转头时披风会蹭到他的弓弦。半藏等待了几秒,看麦克雷是否会说出下一步做什么,否则他只能按照记忆里的地图重新当一次向导。

  “这边,走这边。”

  麦克雷突然抓起他的手腕,往某个方向拉扯。半藏相当顺从地被他拉扯进一间废教堂。

  小而安静,墙壁上挂着一块残缺的圆盘,雕刻着一张暴怒的大脸,看上去久经风霜。

  “在胶片时代这里可是名胜,”麦克雷吹掉圆盘缝隙中的积灰,“人们的记忆力一向不是很好……看来他们忘了。是这样,半藏,我要给你讲个故事,一个寓言。在过去,罗马人用它来审判公正,如果你把手放进去,就只能说真话,”麦克雷装作伸手,“如果说谎,它会把你的手咬掉。就这样,来,问几个问题?”

  他把手放进去,十分坦然,似乎断定半藏不会刁难他。

  “……像个小女孩。”

  “来嘛,”麦克雷催促,“随便问几个,例如我的保险箱密码,左轮究竟有几颗子弹,我喜欢谁,之类的。”

  “好,”半藏问,“你喜欢谁?”

  “…………真的?”

  “是啊,如果你一定想让我问一个。”半藏面无表情地说,“我对你的密码和子弹没什么兴趣。”

  同时半藏又警告:“那电影我看过……别假装你真的被它咬到。”

  “唉,那个人是——”

  麦克雷突然用另一只手撑住了那个圆盘,他伸进真理之口的手掌似乎被什么吸住。半藏没来得及思考,他首先抓住了麦克雷还露在外面的半个手掌,然后,过了几秒,又给了他一拳。

  “好了,我一直想这么试一下。”麦克雷说,他揉了揉自己刚刚挨了一拳的地方,“回答你的问题,半藏。

  “什么?”

  “半藏——它没咬我,看?”

  “因为它本来就不会咬人,”半藏皱着眉说,“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玩笑,除非你说的是跟我同名的另一个人。”

  “随你怎么想吧。”

  麦克雷把手掌抽出来,除了一层灰之外,没沾染任何东西。没有血迹。在他抽出手的那刻,半藏把他的右手放了进去。

  “轮到你了。”

  “我以为你对问答没什么兴趣呢。”

  “不,我只是对*问*没什么兴趣。”

  半藏说。他看向麦克雷的眼睛,似乎在暗示什么。

  “那么——你喜欢吃什么?”

  “拉面。”

  “箭……分裂箭,它怎么用的?”

  “几何学。如果它射在你面前的地面,散射后大概会命中你胸口的位置。如果射在你身后的墙壁上,趴下就能躲开。”

  “你不讨厌我,对吧?”

  “不……”半藏停顿了一下,最终他决定如实地阐述自己的感觉,“我挺喜欢你的。”

  麦克雷意识到半藏想做什么了。牛仔轻轻叹了口气:

  “你知道你并不用说实话吧?它不会真的咬人。” 

  “真相跟谎言一样需要借口,”半藏平静地说,“它是那个借口。”

  “够了,我们去下一个——”

  “我们都需要正视它,麦克雷,杰西。你不应该犹豫。”

  天色渐暗,狭小的空间里气氛变的凝重。麦克雷试图讲个笑话然后糊弄过去,但半藏是对的。他不能一直回避这件事,他们两个都不能,假象终归是假的,而这甚至需要半藏提醒他。

  “……你知道这个地方。”

  “是的。”

  “你知道我会带你来这儿?”

  “不,我原本打算自己带你过来,不过在我找到路之前,你把地图扔了。”

  “在那之前的最后一个问题:由我问出来会显得更好吗?”麦克雷说,“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工作……”

  “面对现实,杰西。”半藏说,跟麦克雷不同,他表现得很轻松,“你有其他责任,正视它,我们两个人都能获得解放。”

  “你跟……黑爪,你跟黑爪是……”麦克雷说,“你是黑爪,唉,黑爪的间谍。对吧?”



TBC

我向往完结…………

面对现实才有可能产生未来。不过他们两个腻腻歪歪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麦克雷现在还没有意识到:D

评论(10)
热度(95)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