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映an】雨宿り

*灵异小短篇(?

*刀不刀因人而异啦

bgm/《Bamboo》-piano master

写给啾啾。 @–愈伤组织– 









  旅行的途中遇到了暴雨。

  不得已地暂时寻找了一处可避雨的山洞。我背着吸了水变得越发沉重的背包,结果已有人先我一步,在山洞里生起火来了。

  看到我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那个男人到是笑着叫我一起烤火。围着噼啪燃烧的木柴和迸溅的火星,有一圈串在木棍上的鱼,冒着滋滋的热气。

  大约是在异国遇到了同样说日语的人的缘故,我觉得这人很亲切。当他递给我一条颜色鲜艳的手巾时,想也没想地擦了擦身上的水。抖开的时候才发现是一条内裤。

  “嗯……这条是新买的,请别介意。虽然没带着换洗的衣物,当做手巾用掉也无妨。背包里的东西有被淋湿吗?”

  “啊、啊!”

  我赶忙打开背包,雨水确实完全浸透了,毛衣湿漉漉的,DV也需要马上擦拭干净才行。一路收集的纸币也打了折,黏糊糊地贴在背包内侧。我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陌生人给我搬来一块石头,好把东西放在上面烤一烤。

  “不好意思,真是谢谢您了,……”

  “火野映司。”

  “火野桑。”我说,“您果然是日本人呢。我叫做……您就叫我辻人吧。说起来,并没有看到火野桑的行李……是在雨中丢失了吗?不过,您看起来完全没有淋雨呀。”

  “旅行的东西,只需要零钱和胖次就够啦。”火野乐观地说,“更早些时候看出有下雨的迹象,干脆地躲到这里来了。”

  听到这话,我回过头去看了看外面瓢泼的雨。火野给烤鱼们翻了个面,也许是料想到我即将出口的疑问,解释道:“姑且算是绕过地球好几圈,对天气变化的经验也丰富了些,远处的云是青色,很快就要下雨了。”

  我把外套拎起,接近火堆地烤着水。

  “是嘛。火野桑为什么在这样的地方呢?我是说……出来旅行,环游世界真是了不得的壮举。还只是带着这么少的行李。”

  “辻人你呢?”

  我哈哈笑了几声:“前女友分手时说我是个眼界和心胸一样狭小的人,因为咽不下这口气,就决定出来见识更广大的世界……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就一个人跑出国,真是莽撞。”

  “没这回事。你不是有准备不少的东西嘛。”

  “即使如此还是觉得不足……总是有碰到这样那样的事,然后就觉得“当初要是拿上这个”就好了。”

  “只是依靠自己肯定不行的,”火野说,“去跟其他人交流,总能够解决。……例如像今天这样。”

  “前辈的经验之谈吗?”

  “嗯、也算是吧。”

  “那么,您呢?”

  “旅行的原因吗?”

  火野折断一根树枝,添进火里。像是我的话,绝不可能之如此轻松折断这样的树枝吧。对火野来说好像是稀松平常的事了。我不由得想到一把筷子的谚语。

  “是要去见一位朋友。”火野说。

  “女、女性吗?”

  “……男的啦。”

  “日本人?”

  “并不能算是。”火野说,“不过,连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正因此才不断地环绕着地球寻找着。……之前错过很多次可以了解他的机会,不,那时完全没想过吧。所以到现在才变得毫无头绪。”

  “冒昧地询问一句……找到那位朋友后,您打算做什么呀?”

  “嗯,先是要把此前的约定如数完成。之后的话,也许会是两个人的旅行。如果他想要留在日本也不错,可以在北海道买栋房子,冬天可以去泡温泉了。”

  火野看着跳跃的火舌,零零散散说了一些。全像在畅谈与恋人的关于未来的妄想。我搓了搓手,其实并没有很认真地听着。过了一会儿,火野把鱼递给我。

  “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也许要到明天才能再出发吧。”

  我学着他咬了一大口,差点把舌头烫出泡来。于是一边吹着,一边咀嚼索然无味的鱼肉。火野桑一定是没有带上盐的,这点我也一样,偶尔露宿野外的话,实在是痛苦。没有味道的食物,无论如何都难以下咽。在城市里生活的时候,舌头和胃都习惯了更丰富的味道了嘛。

  毫无话题地与火野桑闲聊着。关于前女友的事情,到现在还是难以忘怀,忍不住全都倾倒向了刚认识不久的前辈。所以,火野也说了不少那个朋友的事情。像是很差劲的脾气,……比我的女友还要任性的性格。

  之后话题自然而然地,又跑到了旅行上面。火野桑不愧是见识过许多地方的人,我所不知道的国家,每一个他都曾经探访。地球原来这么广大的吗?那么,在这样的地球上,寻找一个朋友,一定很艰难吧。

  “总有一天能再见面的。”这样问了之后,火野说,“我可是怀着这样的念头,坚信着走过了十几年。”

  现年三十七岁的火野桑,有着完全看不出年龄的,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年轻的外表。老实说,知晓年龄时吓了我一跳。火野大概就是那种……即使到五十岁,看上去也不超过三十的类型吧。真是羡慕。

  填了许多次火。

  终于在天色即将黑下来的时候,最后一滴雨也降落了。我站在洞口向外眺望着天空,火野说:

  “既然已经停了……我差不多是时候要走了,辻人君。”

  “啊、您现在就要出发吗?”

  “是啊。从这里继续向东的话,再过不久能看到下一个城镇了。”

  向东吗?

  我顺着火野的指点,往东边看去。再回过头的时候,火野已经把他那条内裤绑在树枝上,往相反的地方走去了。

  夕阳在地平线上滞留,跟在火野身后漂浮着的,是一个什么的形状。我把手搭在眼前,遮挡住刺眼的光,好确定那不是幻觉,然后我叫住火野。

  “火野桑!请等一下、您的背后啊——”

  火野转过头来,那个东西就又藏到树枝后去了。我只听到他说:

  “没问题的——辻人,再见啦!也跟你的女朋友早点和好吧——”

  “欸、欸——我会的啊,火野桑,也早点见到自己的朋友吧!”

  他用力地挥手。那个影子就攀在肩头,低头就可以看见的位置上。我突然明白,也许那就是火野的朋友也说不定。

  突然想回国了。也许像火野说的那样,应该跟她和好吧。赌气出来的,也没有打过招呼……应该在担心我吧。虽说怀着想寻找什么的念头离开的日本……结果,就在自己身后啊。

  所以,没有踌躇地,我也转身向东离去。

评论(2)
热度(2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