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映an】午間3時。

(合十)多谢款待!!!!!

我也喜欢啾啾!!!

–愈伤组织–:

>短短的映an
>>ooc!ooc!ooc!!
>>>告白@傅笙
おk的话

↓↓
↓↓↓
↓↓↓↓









>
  飞鸟栖息何方,风声永不消匿。

>
  月光顺着窗沿悄然流淌进来,像是害怕床上那已经睡熟的人着凉似的,轻手轻脚地给他加上一床薄纱。此刻的Ankh在第无数次确认那个总自作主张的小鬼早陷入梦乡之后才闭上双眼。

  睡眠对于Greeed显得多余,但在映司的威逼利诱下Ankh还是极其不情愿地答应对方每天都会按时睡觉。过了没多久,Ankh也有了入睡的习惯,仿佛也像普通人一样有些开始眷恋起床铺。

  Ankh满足于如今不再会脸上满布汗珠地从梦中醒来,累了就能倒下,而且大可以安心睡去的日子。

美好到他都不敢常在心中幻想的时光,就这样到来了。

  伴随着爱恋。

>
  在大脑的一片混沌中,残留下的微弱意识模糊地在黎明前清醒过来,Ankh不耐烦的情绪都一一写进紧皱的眉头里,都快将两段的眉头拼凑在一起。

  咂舌间掉转了个姿势,准备趁着还有睡意的时候赶快接上自己的美梦,可下一瞬间他的耳边就响起某人嘴里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

  「アソク…」

  梦话吗。

  窗边吹入阵阵风,布帘也随之展开飞扬,Ankh不自觉再次皱紧的眉头,比起不快更多的是少有的措手不及。

  一向擅长处理这般事物的Ankh心里明白,今晚之后将刚刚那一幕彻底遗忘,然后装作脑袋空空的样子便能搪塞过去。但自己的身体却做出了恰恰相反的行动,正一步一步地缩短着与那个人的距离,脚下吱呀作响的木板带动胸口一同上下起伏。

  在话语间映司稚气未脱的面孔上依然能看见那若隐若现的酒窝,还有随着眼睛的收紧与放松而颤抖着的睫毛,无一不骚动着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情。

  「太没警惕了。」

  Ankh收起过于气派,花哨的手臂,害怕将这个人惊醒一样,小心翼翼用手指朝这个人的脸颊拿捏着力度地戳了几下,像是在怪罪他耽误了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忽然面前的映司嘴里咕噜噜地嘟囔了几声,吓得他赶快收回手来。

  脸上一副毫无警戒的模样,当他试图去牵起那只同样袒露在外的手掌时,对方却条件反射般的猛地抽离出去。

  在一阵沉默过后,Ankh也慢慢把睡意抛洒在晚风里,索性坐在床尾出神地看着身前的人。撑着已经毫无倦意的头,脑袋里却充斥着除了睡意以外更为令他烦躁的思绪。

  明明此时谁都没在,但映司却将那只,Ankh曾经努力学会握住的手藏了起来。

  「果然还是独自一人。」

  心中那无名的情感如果说出来的话,仿佛一切都会消散而去。

  「映司。」

>
  总是内心埋藏在最深处的思念,
  然后一点一点放弃。


>
  火野映司在闭上眼前睛最后看到的是皎洁月牙,记得醒了的时候是黎明前,然后听见了某个人呼唤他的名字,接着无声地在被褥里把还残存着对方温存的十指紧扣在掌心。

  这双手中,我抓紧的是你我的明日。


>
    愛しさも、奈落も抱きしめて。
    拥抱爱恋,拥抱深渊。
    探して空を,探して風を。
    仰望天空,期待风来。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
热度(26)
  1. 傅笙–マオウ– 转载了此文字
    (合十)多谢款待!!!!! 我也喜欢啾啾!!!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