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映an】世界を救ったそのあとの

*映司非人。后日谈的后日谈。

*因为大家很努力,于是很快相见了。不过调味品加多了,作为蛋糕而言稍有些腻,装饰的水果也都是相当老派的一种了。

*有些birth组的CP向描写

*《在拯救了世界之后……》

按写作顺序而言这是我的第二篇。原本有其他用途,现在解禁xD如果喜欢的话,请务必告诉我,拜托了xD(合十)









  车声渐渐稀少了。

 

  “……怎么说呢,总觉得今年的冬天还是一样冷啊……好像更冷了一点,是吧,你觉得呢?”

  虽然没有回答。映司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但是难得你回来,这次没有了yummy的话,说不定能安稳地迎来新一年。大概接下来的时间里也会顺利一些吧。如果真能这样的话,就好了。”

  “映司,冷的话把围巾戴上。”

  “嗯?其实,倒也不是很冷的。”

  映司笑着从口中呼出一口白气。跟旁边全副武装的人不太一样,虽然为了不显得太特殊还是穿了大衣,但事实上,映司对季节的感知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以自我安慰而言,倒是又可以说“只要明天的胖次就可以继续走下去”这样的话了。只是意味会与从前稍有些不同吧。

  Ankh也哈了口气,鼻尖通红。路两旁亮着灯,雪花从灯光下飘过时会有片刻的显形。寒冷——寒冷是Ankh为数不多的,身为greeed能够体会到的感觉之一,稍许有些贪恋。也正因如此能表现出对冬天更大的期待。想象自己至少能体会到与人类无异的寒冷,或许算得上排遣的一种吧。

 

  自从Ankh的核心硬币碎裂后,过了些许时光。

  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暂时离去的友人到是意外地很快复活了。重又见面时,喜悦几乎冲垮了头脑,摧毁了意志。鸿上一边说着“斯巴拉西!”一边高唱生日歌,也不知是否是计算好的。那段时间映司刚好就在国内,一下子牵绊住了脚步,就再也迈不开了。

  于是映司的旅行算是暂告一段落,在日本稍作停留。再像是之前那样四处流浪,大约不行了,也很难再做到。一方面是:现在的Ankh完全是由鸿上研究所提供的硬币所组成的。另一方面则是。

  几年前从高空中坠落的那时,火野映司被拿走了一些东西。

  又被归还了一些东西。

 

  “去年下过雪吗?”

  “没有。只前年下过一次,雪势很大而且漫长,那段时间听闻比奈说,交通的状况很不乐观。然后就是今年了。五年里只有两年下过雪,因为在东岸的缘故吧。”

  “哈?”

  “Ankh对这方面到是很不在行呢?”

  “切。因为下不下雪跟我都没有关系,反正又感觉不到,也不会为此被困在路上。”

  “之前呢,八百年前,有见到过吧。是怎样的景象?”

  “你是笨蛋吗,现在会下雪的话,八百年前当然也会下的啊!肯定跟现在没有差别。不过,我哪有那种闲情逸致去关注与己无关的东西。又不是……”

  声音突然停下。

  过了一会儿。Ankh再说话时,又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了,转瞬的低落似乎也只是映司一个人恍惚的幻觉。不过,声音确实是低沉了些。

  “喂,映司。”

 

  雪下得很大。新年里多数人都在匆忙往家赶,向他们这样走出来的反不多见。更遑论这样的雪中,路人也都低着头专心地赶路吧。所以,并不会被谁留意。

  Ankh把围巾松开一圈,长的那头拿在手上,递出去,向着映司的方向。“戴上。”

  “我并不会感觉得到冷的啦。”

  “叫你戴上你就给我戴上,哪有那么多废话。”

  “这样Ankh会冷的吧。不是很怕冷吗?”

  “……只是叫你戴上,又不是全都给你的意思。明白了吗,映司?”

  明白了。这样是拗不过他的,僵持着无非是两个人都在寒风之中无谓地拖延时间。映司把围巾的一头草草在脖子上围住,但也还是不够长,走路时只好贴着对方的肩膀。然后Ankh笑了,神色间相当满意。似乎是觉得自己表露出了足够的善意,而这善意也确实地被接纳了。

  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映司想着。总归,也还在学习中啊。

 

  路上遇到了伊达先生和后藤君。

  自己这边,两人借由围巾而相连的样子,着实让后藤吃了一惊。不过伊达的神色到没有什么变化。

  “哦。又是紧紧粘在一起啊,不错呢,映司!”

  “啧……别用这么讨厌的语气说话。”

  “Ankh。”

  “别对我说教,会用围巾勒死你的啊,映司。”

  虽然这么说,除了恐吓之外,到是起不到别的作用。也只是停留在恐吓的程度上罢了。

  “哈哈,因为留在鸿上研究所工作的缘故,好像被传染了一点容易激动的毛病,也不要紧啦。不过,你们不应该在料理店吗?”

  “千世子她要到下周才会回来,反正只有两人,难得下雪就决定出来了。”

  “这样啊。那女孩,比奈酱呢?还以为她会跟你们在一起。结果是两个人啊。”

  “与泉刑事在一起吧。”映司说。

 

  身为非人存在的现今,每每见到比奈时总会令她为自己担忧。无法改变的事情只能让伙伴徒增苦恼,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想着至少新年中不要让她考虑这样的问题。

  所以发了邮件,说要跟Ankh出门一段时间,虽然有些遗憾,新年不会一起度过了。

  这么说的话,Ankh反而是被当做借口叫出来的人。不过,感到抱歉这样的事,不太可能会说出来。greeed的话,偶尔离开房间没有什么不好。虽然这样的想法,实在有些自私了。

 

  “孤单两个人,到是跟我们相同了。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呢,映司,还有Anko?”

  “欸、不太方便吧?”

  “怎么会!”

  后藤也摇头。映司放下心,说:“那就打扰了。”Ankh似乎有别的想法,但到最后也只是切了一声,被围巾牵着走时,也并未反对。

  居酒屋没什么客人,这是当然的。上了年纪的老板正看着红白歌合战,很是随意地招呼他们坐下。伊达把大衣挂在门口,回过头来时,不知道映司与老板说了些什么,突然抓起Ankh的围巾,急匆匆地出门了。

  “他忘带什么东西了?”伊达这么向greeed询问。

  “……我怎么知道。”Ankh不耐烦地说。

  后藤没有讲话。

 

  作为人类而言,无数的文学家、艺术家从中提炼出的,最能体现“人”的意志与存在的,几乎都跟美德毫无关系。

  贪婪,弱小,自私。或多或少。

  然而火野映司与这样的词几乎毫无关系。作为人类而言,过于高尚了。能够相处得很融洽,被珍重、温柔地对待。但是,因为对谁都不会有偏颇,这一点反而与人类的个性相距甚远。

  所以,哪个时候。

  尽管所有人都伸出手去,后藤也并未对映司会给予他们回应这件事抱有期望。人类只能够拯救人类,而超越其上的某种存在,是实在无能为力的。

 

  这些,后藤并不知道的十分清楚。但也许跟伊达明相处的时间太长了,稍微的被传染了一些敏锐的直觉也说不定。

 

  “总之,算是直觉,也许是托你的福,火野桑到是变得越发靠近人的存在了。对此说声感谢,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哈?”

  Ankh反倒对后藤的道谢一头雾水。

  火野映司似乎在那段短暂、又足够漫长的分别中,跟后藤终于混熟了关系。那是Ankh未涉足的部分了。窗外还下着雪,紧挨着暖炉的地方暖烘烘的。有一瞬间Ankh记起第一次见到后藤的时候,骑着摩托的小队长指挥着鸟罐头抢走了他几乎所有的战利品。那种心情跟现在是相近的,只是没什么发作的余地。

  “道谢的话不需要你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真令人不爽啊。”

  “是吗。该惊讶的人是我才对。与火野桑的相处,即便加起来有那么久的时间,却好像也没让你变得敏感一点。还是说,不关心的缘故吗?体会不到心境的变化。之类的,这样的话,虽然不太适合在新年说吧。”

  “怎样都是我们的事情。就算没有硬币方面的争夺,也还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你这人。”

  “……就此打住好了,Anko,顺便你也是啊,后藤酱。好不容易的相聚,不是这样炒热气氛的哦。”伊达明说。

  “不是Anko。”

 

  后藤抿住了嘴,心里却仍然为火野映司有些不平。这样想有些奇怪,早先的时候他还一意孤行地视映司为自己单方面最大的对手。在拯救世界的方面。到了现在,似乎已经认可了映司所做的努力。连带着的,一并承认了火野映司的其他部分,也算是映司所付出的劳苦得到了回报。

  Ankh到是除却“哼”了一声外,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甚至可以用乖来形容。经历过“死”这件事,确实让他大不一样了吧。

 

  风暴中心的男主角迟迟才归来。映司一边取下围巾,看着后藤和Ankh把头各自偏向一方,伊达明坐在他俩正中吃着年糕。心里有点担心,所以问:

  “Ankh没有添麻烦吧?”

  “……喂映司,怎么看都不像是我的问题啊?!”

  这么提高了音量,跟先前有点像是两个人了。不过与更早之前又最为相似。伊达用力地拍在Ankh的后背。“还是这样有精神一点呢,Anko酱!”

  Ankh被他拍得重心不稳,原本就前倾的身体更加往前栽倒。映司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及时抓住了他的肩膀。经历过一年的非日常,再怎样迟钝的人都能锻炼出灵敏的身手。映司料到会这样,即使没有伊达明的施力,倘若Ankh想像往常那样抓住他的衣领,再凑近一些的话,只会一头栽倒在他身上。

  所以做了接住的准备。

  但是只要先前提醒一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火野映司却并没有这样做。与他一贯的作风有些许偏差,但可能是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吧。

 

  伊达把年糕咬在嘴里,旁边的铜壶里温着酒。他抓起映司带回来的东西,只一眼就看出了内容。对甜的和冷的没什么兴趣,又不想夺人所好,伊达把它推得离正热着的铜壶远了点。

  “这么冷的天还是吃冰棍啊,真不愧是Anko酱。”

  “你管我。”

  Ankh气势汹汹地扯下包装,咬下去的力度,似乎是把它当做了在场众人的某一个。映司甚至听到冰棒碎裂的嘎嘣声。

  “之前,急急忙忙跑出去,是去买冰棍了吗?”

  “一年的约定未到。所以稍微找了一下。”

  “是吗。不过,是在冬天,也不知该不该说你体贴了。”

  映司挠了挠头发,挨着Ankh坐下。现如今,算是稍微体会到了Ankh的苦恼吧。不过自己所度过的这些年,与Ankh此前所度过的不知多少年相比,又算不得什么。正因如此,才觉得越发艰难了。

 

  “但是,冬天里很难找吧。虽然是跟外面的雪差不多的东西。”

  “……大约是这样吧。”映司笑着说。

  Ankh有了兴趣:

  “雪吗?”

  “只是说差不多的东西。”

  伊达说着,从温热的水里把酒取出来。

  因为是尝不出味道的,酒这种东西进入胃里所带来的感觉,远不如冰溶化后滑落食道时更加强烈。Ankh对此兴趣寥寥,映司却不太相同。热辣的、刺激的,带有这些属性的食物还能给予些存在感,好男儿般痛快的豪饮,到是不断被伊达称赞着。怎么看上去都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Ankh突然觉得烦躁起来。

  “要是真的喝醉了,休想我背你回去!喂,映司,喂。”

  “怎、怎么可能……也只是跟Ankh酱吃的冰棍,那么多的程度,而已啦……”

  映司趴在桌上挥手。他跟Ankh的食物几乎没怎么动过,有些可惜,不过伊达和后藤对他们的情况倒也十分清楚。

  反而是老板一边说着“真是浪费”,一边煮起茶水。伊达说,反正会付账的,别在意啦。

 

  等雪小了些的时候,Ankh半拖半拽着映司的衣服,把他往外拉。拯救过世界的这个男人,两条腿都拖在地上,看样子Ankh也不会好好地把他带回去。后藤看不过,跑出去找到最近的贩卖机投了币,推着摩托车交给Ankh。

  “这样稍微会方便一点。别再把火野桑随意丢在地上拖来拖去,好歹也曾为了你在地球上旅行了如此之久的人。”

  Ankh听到这样的话,嗤笑一声。

  “你被骗了啊。这家伙做的过分的事情,可比我对他做的还要多得多。”

  不过,即便这样说了。却也的确按照后藤的意思做了。因此无法过多苛责什么,毕竟对方并非人类,按照常理来要求和揣摩,实在有些过于强求了。

 

  “等会儿回去的路上,还是买些竹轮和鱼丸好了,早餐可以做关东煮。”

  因为还想稍微多喝一杯,所以并没有与Ankh他们一样离开。不过,算是出于情谊,姑且站在风雪中目送对方离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像是之前在店里说的话,后藤酱的确有点严苛了啊。”

  伊达把自己更紧地缩进围巾里。虽然针脚十分驳乱,不规则的孔隙也无法抵御寒风的侵袭。他的一只手攀上后藤的肩膀,故意把自己的重心压过去。

  “新一年的早餐是萝卜杂煮。”

  “啊、啊?不吃关东煮吗?回到日本来就一直在期待这个的啊。别剥夺我的乐趣嘛小后藤。”

  “关东煮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吧,新年可只一年一次。”

  “正是说新年嘛。”

 

  视力仍所及的地方,Ankh正抓着映司的衣领。男主角数次试图栽倒进松软的雪堆里。一边推着摩托一边照料映司,似乎比原本的计划更加艰难些呢。后藤远远地听到greeed暴躁的吼声。让他们使用贩卖机是否是个错误的决定呢,后藤想着。然后他听到伊达明说:“……也还在学习着呢。”

  “……?”

  “Anko啊,也还在学习呢。关于怎样成为‘人类’这事,可能对greeed而言比想象中还难些吧。所以说嘛,过着普通人生活的我跟后藤酱,这样的指责稍微有点严苛哦。”

  “……是这样的吗。”

  后藤回答。

  伊达突然打了个哆嗦,搓了搓手,说着好冷啊好冷、真是受不了下雪之类的话,率先回到店里去了。后藤想起桌子上还温着的酒,要是伊达自己喝个精光可受不了。明明要让birth选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但总是趁自己不注意打破规矩。对此却也毫无办法。进屋之前,后藤回望看不到尽头的街道。

  除了雪之外。

  已经看不见了啊。

 

  曾作为人类的火野映司。曾作为greeed的Ankh。

  却在逐渐脱离着原本的身份后,才开始一同向“人”这一目的地靠拢了。这样来说,倒也是一件好事。后藤虽然隐约有种预感,觉得火野桑正向着更“健全”的方向踏出脚步,结果这变化还是未能被当事者所察觉。

  又或者。作为“人类”的心都尚且稚嫩的两人,还需要时间再给些帮助,才能完成最后的发酵吧。

 

  “合战结束了吧……今年,仍旧不是好时机。以往是会要支持红组的,稍有点可惜。说来啊Ankh,鸟是很会唱歌的吧。因为要叽叽喳喳地叫嘛,像是琴鸟的那种,也会有用歌声来求偶……”

  “会有重播的。此外,梦这种事还是留着到梦里再做。”

  “‘我不会’这种事直接说出来也没有关系吧,不会勉强你的啦。”

  “不过是怕吓到你,哼。如果认真的话,此后的歌合战对你而言可就失去乐趣了。”

  “那个是新年的气氛,最主要的还是热闹。不太一样啊,Ankh。”

 

  雪花不断落在睫毛上。轮胎在嘎吱作响的雪地里歪歪扭扭的打滑。Ankh抹掉脸上的雪,还想趁着有借口再多跟他吵一下。雪花接触到皮肤很快就融化了,只是微弱的凉意,不过确实感觉到了。

  Ankh想起伊达明说的话,皱着眉舔了舔袖口上的雪花。然后紧张的表情突然放松下来,甚至还有些得意,然后又皱起眉。

  “不一样。是跟冰棍不一样的味道。啧,那家伙果然是在骗人吧。”

  “嗯,嗯。”映司也应和着。

  其实是分辨不出来的。究竟是一样,还是不一样的味道呢?与现在尝起来是相似的吧,却应当,或是期望它与记忆中冰棒的味道不同。

  因此,也只是固执己见,或是想捍卫自己曾有过味觉这一事实吧。

  火野映司只是这样想着,就觉得孤独又可怜。

 

  天空的颜色比往常亮些,是因为乌云反射了灯光的缘故。居民楼里大部分亮着灯,散发着热热闹闹的气息,到衬得街上安静又寂寞。光秃秃的树枝。在期间来回穿梭的风。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从楼房中飘来的电视声响。

  映司不知道他是否该这么做,当年对伊达先生说过的那番话,直到今日也还未曾改变过。要说进步,大约映司终于意识到,他对Ankh抱有着超出友情界定范围内的情感,这就实在算得上很大的进步了。除此之外的,关于恋爱的烦恼和手段,对于非常人的二者而言,是都不能用常识考量的。

 

  尽管如此。

  火野映司伸出了手。

 

  Ankh隐约有些察觉,却不是很清楚这代表什么意思。对人类来说,不同的对象、不同的时间和地点,肢体的接触表现方式多种多样。亲密一些的,例如拥抱,这其中所包含的情感就远多出Ankh所能理解的范畴了。要说起来,恋爱又是最复杂且矛盾的一种。试图去理解,但还未能完全了解,Ankh正处于这样的阶段。

  但他知道这是表示好意的一种,因此也握住了映司的手,非常坦然。映司反倒有些意外。

 

  “……总之。维持这样的状态到现在,也有些累了吧。坐到车上去好了,Ankh。”

  “已经从醉酒中清醒过来了吗?”

  “说实话好了,我有控制住饮用量。不过,实际上再怎样也醉不了的。也算是好事吧。”

  “算是好事……也就只有你才会说这种话了。”

 

  坦诚地说,仅靠着一枚核心硬币来维持由普通硬币所组成的身体,实在有些艰难了。即使是Ankh也不得不承认这点。逞能也是有限度的,何况已经被发觉,继续强撑下去也毫无必要了。

  Ankh的状态,映司大约是最清楚的人吧。因此,鸟类的greeed到是毫无芥蒂地盘腿坐了上去,与火野映司的角色互换了。

  “稍微坐端正一些吧,至少把腿放下来,这样不是很容易摔倒吗。”

  “哈?你难道还想在雪夜里骑摩托吗?”

  “虽然是这么说……”

  稍微有点垂头丧气。

  “就这么走回去好了,映司。”

  “只有我在走啦。”

 

  这样与风一起安静了片刻。Ankh伸手在脖子前抓了一把,突然想起什么,向映司道:“围巾好像忘记了。”

  “回去拿吗?”

  “不……还是算了,之后再买就可以。”

  “嗯。”

  “还有就是,你手很凉。映司。”

  “是这样啊。”

  过了会儿。虽然没有回头,但映司接着说:

  “Ankh的手,非常非常温暖。像火一样。”

  “……没办法,那就再借你一会儿吧。”

 

  虽然这么说,不过却并非很不情愿的样子。

  摩托车有点重,街上的雪到了明早就会要结冰,不过在那之前会被铲车堆到其他地方。回去的路不是很熟,可以找借口稍微绕一下,再过十分钟左右会到家。没有人在等着,只有他们两个。房间还和以前一样,Ankh偶尔不会睡沙发。四十年后鸿上找到了让greeed恢复部分感知的方法,这是来自未来的假面骑士海遥告诉他的事。也有了要好的朋友和前辈。

  此外,关于恋爱这件事,还在逐渐地学习着,虽然希望能有些参考,自己摸索也未尝不可。

  偶尔也还会出错。

  尽管如此,明天依旧会到来。

 

 

 

  在拯救了世界之后。


评论(8)
热度(43)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