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剪辑师(三)

大家好,这是。跟千翼宝宝的连文。随便乱玩乱挖坑,大过年的,别打我。

单数都是我,双数都是她。接力第三棒,回旋突刺!【?

前文链接

  严重OOC

  无替身架空pa




  烟灰断了。

  好在承太郎的手就悬在烟灰缸上面,当他从画面里回过神,想起自己还点着根烟的时候,燃烧后的残渣就啪嗒摔落在玻璃的容器里。

  “来,典明,站在这边,妈妈要把校门一起拍进去!”

  母亲招呼道。少年抿着嘴,但还是止不住地微笑,他直挺挺地站在校门和刻着校名的石柱旁,无数同样的年轻人在他身边走过,意气风发。

  承太郎想起自己高中毕业的时候,当时一心向往着大海与座头鲸,恐怕也没想到自己最后会接手老头子的工作。

  开辟新道路与保护旧事物,想起来其实差得也并非很远。

  直到母亲说了可以,花京院才垂下扶着石柱的手。“今天跟妈妈一起去La butte boisée吧?就在工作的地方不远哦,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呢,中午路过的时候常常想着什么时候跟典明……”

  “好的。”

  少年几步就跨出了镜头,画面停留在原位,片刻后摇晃着追寻花京院的身影。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结业式爸爸却说有工作不能来呢,”女人的声音抱怨着,“一次都没有回家来看过,会不会连你的样子都记不清了呢?”

  “妈妈,现在出发的话电车人还不多。摄影机请给我拿着吧。”花京院对着镜头伸出手,接着天空和地面掉了个,又恢复正常,花京院放大的脸出现在画面中,刘海垂下来搭在屏幕上。他没有让母亲接着说下去,又或者只是没被收录在影像之中,因为——

  啪。黑暗。

  

  承太郎撕了张便签,龙飞凤舞地写上“十八岁结业式”和序号,贴在光盘的背面。

  电脑中已经储存了不少影像资料,承太郎把它们按时间顺序一点点拼接在一起,然后刻录到新的光盘上。原本用于储存资料的东西还要还给人家,同样整理出来的新碟才是工作的重中之重。

  肚子已经在叫了,承太郎却不想下楼去便利店,就烧了壶开水拆泡面。等面泡好的功夫,他又重新开始播放自己剪好的片段。

  检查工作是否有纰漏是件很正常的事,尽管承太郎此前都没做过这样的“检查”。

  花京院在画面里活蹦乱跳,修复过的画质让他的脸更加清晰。

  衣领严丝合缝地贴着脖子,每颗扣子老老实实地扣在一起,一副即将奔赴东大的好学生模样。但是戴着耳坠,又像是把另一面藏在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尽管花京院浑身都散发着好学生的气息,可是没人会把戴耳坠的学生同书呆子联系在一起的。

  承太郎没有见过花京院的家人,不知道他的母亲是不是一个外国人,或者父亲,因为红头发紫眼睛实在太少见。东京街头遍地都是染发戴美瞳的年轻人,花京院看上去与他们不同。

  就算是追求另类,恐怕也不会选择这样的——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思路被打断,承太郎蹬了一脚地面,转椅就带着他向后滑去。承太郎一把抓起电话放在耳边:“喂,这里是空……”

  “哟承太郎!”

  承太郎捂住听筒,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怎么还在日本?”

  “没有没有,我从美国回来啦,这次你外婆也有跟着一起来,怎么样,今天晚上回家一趟吧!”老人的笑声无法用慈祥与和蔼来形容,可是很健气,“何莉说今天要做大餐,你工作怎么样了?”

  “还在做你给我的那份。花京院这人,你认识吗?”

  “噢——哪个花京院,先生还是夫人?”

  “儿子。”承太郎说,“花京院典明。”

  “……”老人好像把听筒拿的近了些,“你问这个干嘛?”

  “好奇。”

  “当初甩手给你的时候我记得讲过,别深挖人家的隐私——敢把录像给你就足够信任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对。

  他还想知道什么?


TBC

La butte boisée就是李狗嗨里古美门家的取景地,法料餐厅。

文风快被仁医的编剧牵着鼻子带跑了。

评论(5)
热度(19)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