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法皇之绿在杜王町!01

大家好,这是一篇肯定不是短篇的、更新特别任性的、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坑了的故事。

  四部生存院

  搞笑剧

  时有时无的情感环节








杜王町的来访者01



  “说起承太郎先生啊——”

  上学的路上,仗助枕着自己的双臂,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真是个超——孤僻的人!”

  康一“啊?”了一声,得到回应的仗助立刻顺着他的结论往下说去。

  “你看啊康一,除了有替身使者的时候,承太郎先生很少跟其他人在一起的说。……嗨,安杰罗……平时除了独自搜寻弓与箭的下落,就是待在杜王町大酒店,偶尔去港口捞海星。”

  “港口原来有海星的吗?”

  “下次咱们也去捞捞看好了,”仗助对亿泰说,“话说承太郎先生这么孤僻是交不到朋友的啦。”

  “……仗助,”康一说,“承太郎先生肯定有朋友的,而且他是成年人啊,会主动跟高中生交朋友才奇怪吧。”

  “对啊,”亿泰也说,“早晨出门的时候我还看到他一边笑一边打电话,说要去港口接朋友呢。”

  “你没听错吗?!”仗助大惊,“那个承太郎先生的朋友吗!”

  “不会有错啦!”亿泰说,他的右手攥成拳握得嘎嘎响,“……而且从他的表情上判断……直觉告诉我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朋友!连承太郎先生都有女朋友呜呜喔喔喔我也好想要啊——”

  “亿泰!”

  承太郎先生没有女朋友才比较奇怪吧。康一想,因为不管从什么角度看,他都会是大受欢迎的那型啊。


  


  因为上课时一直交头接耳地跟亿泰猜测那位‘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两个被老师无情地命令去走廊罚站了。

  不过罚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比起这个,仗助正死死地拉着一只腿已经迈出窗户的朋友。

  “只是罚站而已别做傻事啊亿泰!?”

  “啊?”亿泰一松劲,被仗助整个拽回了教学楼,又因为惯性,跟仗助一起撞倒了教室的门上。

  教室内立刻传来老师“好好罚站,别做奇怪的事!”的怒吼。

  “我不是要跳楼啊,仗助。你误会了。”

  “那你?”

  “嘿嘿嘿……”亿泰挠了挠头,“反正是被罚站……我们干脆去港口看看‘那个人’什么样吧?”

  “亿泰……”仗助一只手抓住了虹村亿泰的肩膀,“真是好主意的说!”

  “对吧!”

  “所以,你是准备用替身从教学楼外爬下去吗?”

  “对啊,走楼梯不就被巡逻的老师抓到了吗,”亿泰说,“仗助你好笨啊。”


  


  东方仗助,虹村亿泰,这两个人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藏在港口的货箱后面,只探出两个脑袋。

  空条承太郎穿着一身太显眼的白风衣,他们两个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锁定了目标。

  现下,承太郎还没等到那艘船,时不时看一眼自己的手表。

  “真的很像约会时提前到达约定地点,等待自己相方的样子……好啦亿泰我不说了,你别哭啊!”

  “呜呜呜呜连仗助都知道等待相方是什么样子了吗!”

  “我猜的还不行吗!”

  “哦——”亿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探头出去的仗助看到一艘游艇正在向着港口靠近。他赶快拉了亿泰一把。

  “是那艘船吧?”

  “我怎么知道啊。”

  “应该没错,上次载老头来的那艘船好像就是这样哦。”

  等到游艇靠岸,船身上Speedwagon的涂漆朝向仗助所在的方位后,他们确定了这艘船就是来送承太郎先生的‘女朋友’的。

  当然,比起Speedwagon这个名字,更好的证明是船还没有靠岸时,承太郎就迫不及待地往它的方向走了好几歩。

  “阵仗真大欸——”仗助说,“我还以为只有送老头那个级别的人才用得上单独一个游艇呢。”

  “别说话仗助,你看她要下船啰!”

  红色头发,带着墨镜,穿着一身跟承太郎像是情侣装一样的衣服,外面是墨绿色的大衣。从身材来判断,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误解为女性。

  “不是女孩子啊……”

  仗助说不出来的失望。还以为能见到跟承太郎先生关系比较亲密的人,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结果来的这位看样子是Speedwagon财团的人,还有很大可能是来协助承太郎调查杜王町的替身使者事件的。

  跟仗助相比,亿泰的表情就复杂多了。他脸上混杂着“可惜”和“庆幸”,快要扭成一团。

  红头发的人跟承太郎说了几句话,旁边财团的工作人员拎下来一个棕色的大皮箱。红头发的人伸出手去想接过它,但是承太郎快了一步把箱子抢到手里。

  “发型和发色都很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的说……”

  “那个啊,仗助,这家伙背后刚刚好像是闪过了什么绿色的东西吧?”

  “你眼花吧亿泰,”仗助说,“不过既然是来协助承太郎先生的,也有可能是一个替身使者的说。”

  毫无警戒心的高中生们,根本没有留意到他们背后蠢蠢欲动的绿色替身。




  “呼——”

  “身体不要紧吧。”

  “稍微有点晕船,胃不是很舒服。比起这个,‘弓’与‘箭’已经回收完成了吗?”

  “两副都已经交给财团管理了,但还有一个疑似替身使者的杀人鬼潜伏在杜王町……我打算再多留一阵子。”

  “是嘛,”花京院说,“我就是为这个才从美国到这里来的啊。”

  “说到这里,明明健康状况没有恢复到可以长途旅行的地步,你过分了一点吧。”

  “抱歉抱歉,”花京院哈哈笑了一声,“你的关心我收下啦……箱子我来拎就可以了。”

  “我来。首先去酒店安置行李,你要跟我一个房间吗?那我去跟前台说加一张床好了……”

  “啊啊啊——??!”

  承太郎:“……什么声音?”

  花京院:“法皇结界抓到了什么东西。”

  绿色的替身很快从货箱后面拖出两个被捆成一团的人,他们一边在地上滑行一边发出格外装腔作势的惨烈嚎叫声,连花京院都想着“会不会太紧了”而让法皇放松了一些。

  “承太郎先生救命啊啊啊——”

  “……是认识的人吗?”

  “呀咧呀咧打贼……”不光说出了口头禅,承太郎还做出了压帽子的动作,“放开他们吧,不是敌人。东方仗助和虹村亿泰,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

  “东方……是你在电话里说过的那位啊。”

  “嗯。”承太郎的脸上写满了冷酷,“再问一次,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啊呀,”仗助挠着头装傻,“是啊,哈哈哈说起来我们在这里是为什么,亿泰你知道吗?”

  “啊?不是为了偷窥——”

  仗助马上捂住亿泰的嘴:“不是要你真的说出来啦!”

  花京院:“……除了性格方面跟你高中时还是挺像的嘛。”

  “跟承太郎先生?”仗助马上松开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冷面杀神承太郎,最后像是不可思议一样地,试探性地指向自己的发型。

  “不是说发型……承太郎高中的时候……”花京院停下了。他把两个少年从地上拉起来,法皇拍去他们制服上的灰尘,然后这位替身使者伸出手,“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花京院典明,来杜王町协助承太郎调查杀人鬼的事件,这是我的替身法皇之绿。你们两个我在来这里的路上已经听人说起过了……”

  “是听承太郎先生说的吧,”亿泰说,“你刚刚、要说啥来着?”

  “亿泰啊……”

  “我刚刚?喔,是说,承太郎高中时——”


TBC

来给杜王町的单身汉们造成致命一击吧!

保证五章内不坑,因为我已经写完第五章了【

评论(36)
热度(184)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