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first

大家好啊!第一次打这个tag,想想心情还有点亢奋……蹭吃蹭喝了不少时间,是时候回(bao)报(fu)社会了!
很少见到他们两个相遇的故事……所以自己动手写了一个。努力捂住自己的日翻腔,然而对话还是那么奇怪。
没有wifi要崩溃了。
※预警:
  时间线在《双龙》之前,麦克雷个人漫画第一章后
  一切与官方冲突的皆是我的bug













麦克雷死死地把帽子摁在脸上。

“拜托别出声,”他压着嗓子,声音隔着帽子传来,“呃……我在跟朋友玩捉迷藏呢。”他以为自己从房顶上掉下来的行为会吓对方一跳,或许没有,但麦克雷首先挡住了自己的脸。

牛仔试图用防火栓和自我催眠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他那身大红的披风太亮眼了,即使在浓重的夜色中也是显而易见的目标。过了几分钟,急促的脚步声从这里经过,没有任何折返的迹象。

麦克雷松了口气。他对自己的身手向来充满信心,也就在许多年前惨痛地失败过几次——但那信心可不能给他的左轮凭空变出子弹。

这位目睹他空降的陌生人从头到尾没有任何慌张……也没暴露他的位置,哪怕他看起来可疑的要命。麦克雷摁着帽子的手松了松,但还是没放下来。

“谢了老兄,”他懒洋洋的口音又回来了,“你最好也离开这。今天晚上可不怎么太平……”

“是黑道,”陌生人说,口语怪怪的。麦克雷的一只眼睛透过帽子,看到他正贴在路口的墙壁上向外张望,“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是我。”

麦克雷把帽子扣回脑袋上。“喔,难怪。这可以解释一切,”他说,“包括他们为什么从不注意拐角。”

他吸了一口气,才想起雪茄并没有叼在嘴上。可能是在奔跑的时候掉了,也可能是他摔下来的时候滚到别的地方。麦克雷没有纠结这个,他从腰包里重新拿出一根夹在手指上,没有急着打火。

“这世界真是充满了巧合,”麦克雷说,“两个逃亡中的人——嗯?放轻松,朋友,我二十分钟前就没子弹了,而且不想肉搏。”鉴于锋利而尖锐的物体正抵在他的喉头,麦克雷还把自己的手举了起来。

“没有巧合。”陌生人说。麦克雷推测他跟自己可能差不多年龄——如果他不是那种看上去比真实年龄小很多的类型。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无辜一点,更像一个受害人。

“拜托,”麦克雷说,“我被这群*来找你的*人追了半个城市——好的是有点夸张。展现一下你的同情心?”

旁边的路灯忽明忽暗,比闪光弹更刺得麦克雷眼睛疼。而背光的陌生人皱着眉,并不受影响。但是接着——他迅速转过头去,又转回来,像是刚刚确认了什么事。

“麦考雷?”他问,“杰西麦考雷?”

“谢谢,”麦克雷说,“是我,报纸上把我的脸印刷太多次了。”

敌意消退了,就像它来时那么迅速。箭被收了回去,麦克雷摸了摸自己完好的喉咙:“另外,是麦克雷——如果你没把我当成另一个人的话。”

“我听说过你,”陌生人,麦克雷此时还不知道他叫半藏,说,“最近的一次是你劫持了一辆列车。”

“……情况比新闻上说的可要复杂,”麦克雷摸了摸鼻子,“希望你听到的是助人为乐的版本,这身份足以打消你的怀疑了吗?”

“并不,”半藏说,但他背对着麦克雷,没分给他多少小心和提防,“但至少你们不是一起的。”

半藏目测了墙壁的高度,并在几秒钟之内爬上了低矮(相较于对面的大厦而言)的房顶。这样的身手可不多见,麦克雷想起他曾经认识的另一个擅长攀援的人——守望先锋解散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了。不见面或许是件好事,特别是当麦克雷自己还处于被通缉中。

几分钟后,半藏从房顶上往下探出了头:“麦考雷,”他说,“你可以走了。我确定他们不在附近。”

“麦克雷,”麦克雷纠正,“你特地回来通知?”

“是的,”半藏说,很严肃,“你受到了本来与你无关的事的牵连。”

唔。麦克雷想。他还真老实。

半藏不再往下探头,他催促:“尽快。”

麦克雷的手正搭在“维和者”上。他在内心告诫自己:杰西麦克雷,别管闲事,你惹上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然后,他礼貌地压下帽子,对半藏表示感谢。



尽管半藏放弃了岛田家的一切踏上漂泊的旅程,但当他靠近日本时——当他不再掩饰自己的行踪时,总是有提防这位岛田家主的人试图让他真的消失。

他们害怕半藏。因为他是一位真正的忍者,坚毅,冷酷,甚至——杀死了自己的弟弟。如果半藏想要夺回属于他和他弟弟的东西,他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这当然包括暗杀和追捕。

在流亡的过程中,任何一个从天而降的活人都可能是他的敌人,如果对方不是杰西麦克雷的话。半藏见过他很多次,其中大多数是在报纸的通缉栏,少部分是电视的影像,还有一次是他弟弟在世的时候,守望先锋来与岛田家谈判。

而麦克雷显然早就已经没有印象了。

半藏一路上摧毁了几个摄像头,从房檐上跳下来。他流畅地抽出一支分裂箭,搭弓,瞄准那些同样瞄准着他的人。他们有人数优势——至少比半藏能射出去的箭要多。

但显然一对多并不是最糟糕的。

更糟的是——半藏摸向背后的箭桶。空的。

与岛田家曾有过往来的、或者恩怨的家族都知道,自从“那件事”之后,半藏再也不碰刀了。他们只需要耗尽他的箭——接着端起手枪与他保持距离。这相对很安全。

半藏握住他的机械弓。接下来他需要好好给这些家伙上一课——来证明他所依靠的是自己的身体,而非弓箭。然而在他行动前,剧烈的闪光在眼前炸开,半藏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人拉扯——

“我们只有几秒钟的逃跑时机。”麦克雷说。他的声音及时制止了半藏的反击。

他们开始蹿逃——借着闪光弹那几秒钟的掩护。暂时安全后,半藏看向他。麦克雷点燃雪茄:“我总是记得留一手。”

“不论如何,你救了我,”半藏说,“谢谢,麦——克雷。”

“我也欠你一次,这下算是扯平了。”麦克雷说,“现在不公平的地方只有一个。”

“……什么?”

“你知道我的名字,”牛仔大方地笑起来,“而我不知道你的。”

“那么,”半藏点头,“叫我半藏吧。”

现在。麦克雷扶着帽子,一次惊险的逃亡又让他重新兴奋了起来。并且他意识到半藏的那句话其实是非常正确的。

没有巧合。

这或许跟他曾经加入守望先锋一样,又是一次命中注定的什么。不过,这可能要时间才能证明了。

end?

评论(10)
热度(87)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