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映an】明日は晴れます

*穿插在结局之前的、平行时空的故事

*完全捏造

*各自都猜测着对方的想法,然而还是有些偏差

*玩了好多双关

*收录于来打合刊《未必英雄》

 

 

 

 


 

  盛夏已经过去了。

 

  最后一桌客人与映司告别。

  去年一年的经历,现在想来好像一场梦一般。几百年前的怪人复活,自己在其中一人的帮助下变身为OOO,两人一起收集硬币,在梦见町被千世子收留。日常与非日常交替着,新鲜的记忆全都有关于这里,几乎取代了此前的旅行,好像火野映司未曾走出过这座城镇。

  呯。

  冰箱开合的声音。

  证明这一切并非梦境的人,此刻正用把三根冰棍夹在手里,从后厨走出来。

  正如之前所说,盛夏已经与蝉鸣一起离开了,也是时候准备冬天的衣物,畅想今年是否还会有一场不大不小的雪,最好赶在圣诞节或是新年的时分从天空降下。秋天的落叶很快会被风卷走吧。但是因为Ankh还在这里,就算冬天也得储备好用来过冬的冰棍……

  “……哈?”

  “抱歉啊,Ankh,想到一个不错的笑话。嗯,要听吗?”

  “没兴趣。”

  这么说着,刚刚因为映司的动静而抬起的头重新低下。Ankh像往常一样地把脚翘在桌上,低头玩着手机。

  这点倒也与此前一样,是个任性的人。不过,究竟能否称之为“人”呢?泉信吾先生无疑是人类没错,那么附身在他身上的Ankh也应当被称作人类吧。映司撑着扫帚,空闲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映司君?晚饭的话马上就好了哦。”

  “……是,说到这个,的确有点饿了。很期待呢,今天是什么?”

  “做炒面试试看吧。”

 

  并非如此。不过是在短暂的时间里,对自己的归类产生了些许怀疑。这种话说出来只会增加同伴的担忧,稍有点迷茫,但的确算是人类没错。这样相信就好了。

  “我跟Ankh也来帮忙吧。”

  “嗯?没事的,映司君。啊、Ankh!又在那么黑的角落玩手机,视力、视力会下降的!”

  比奈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这样说。

  “啧,从没听说过这种事。”

  “因为鸟类的视力都不错吗?总之稍微注意些比较好,虽说无法想象你戴眼镜的样子……刑事桑到是能够想象得出。”

 

  类似这样任性的事,一年里Ankh做过不少。最近渐渐地学会了收敛,偶尔也能听从劝告。

  ……不知道在真木那边发生过什么。这次回来后,Ankh不再一个人躺在阁楼的沙发上了,反而像现在这样,有机会就下楼来。也很少吵架了。似乎是陷入了漫长的思考。

  也许还没有得到最终的结论吧,又或者只是单纯地发呆而已,反正一直都是个难以捉摸的家伙。当然那也只是以人类的标准来看的。Greeed相对人类来说,还是太过于耿直了,直白又不加掩饰,总是做出不合乎情景的事情。太随心所欲了些。无法用常理来约束,因此才会觉得捉摸不透。

  但其实是个相当单纯的人。

  一旦跟上他的逻辑,在想什么大约都能够一清二楚了。映司这么觉得,自认为足够了解Ankh了。至少是人类之中,最为接近的吧。

 

  “入秋后客人都不怎么吃冰了,不过,吸取了去年的教训,我可没有减少冰棒的储备哦。”

  千世子得意地笑着说。

  “自从映司君和Ankh到这里来,店里真——是热闹了不少,人手也变得充足了。虽然后藤桑不在,始终觉得少些什么呢……”

 

  因为比奈跟映司都不再约束他吃冰棍,千世子虽然还有些不明白,但似乎也读出了什么不同寻常。的确如她期望的那样,Ankh跟映司两个人都回来了,一起仍旧住在阁楼里。

  大家、比奈跟映司两人都努力地想让气氛变得与从前一样,Ankh到是没什么明显的变化,虽然感觉他隐瞒了什么,但又好像不是很重要的事。

  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她这么期盼着,却也知道似乎做不到了。

 

  千世子摇了摇头。

  比奈说:“晚饭来了哦。”

 

  天气变得有些阴沉了。咀嚼着热气腾腾的柔软面团,毕竟是千世子很用心的料理。火野映司原本对食物就没有什么执念,失去味觉后胃更是随便塞一塞就有了饱腹感。但是体会不到包含心意的美味,确实有些可惜。

  “啊,Ankh。”

  “什么事?”

  说不出口。想借由此来怀念自己失去的部分,但对Ankh来说,这样的话题是否有些过分。在Ankh直白的疑惑目光下,映司说。

  “没什么,只觉得Ankh有在好好吃饭,是了不起的进步啊。”

  喝了许多水。二十多年的人生里都不曾知道,原来进食是这么勉强的一件事。

  映司听到Ankh说了一句“好麻”。自己在盘子里搅了搅,才看到不少胡椒粒。全都与酱汁藏在一起。Greeed藏在人类之中。

  但是仔细地看,还是会显得很突兀。并非同一种东西,只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了。要挑出去也可以,然而胡椒的味道已经完全融进去,消不掉了。大约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现今却完全地分辨不出来了。

 

  比奈站在门口向他们挥手。

  这些天所发生的事,像是趋近结局的电视剧。泉比奈对他们两个担心得不得了。尽管如此却还是不得不在天黑后回家,第二天去上学,等放学后才能来店里。OOO的冒险,几乎与她毫无关系,只是被牵扯进来的无辜人类,不得不被迫着接受这世界并非看上去那样平和的事实。

  与之相称的,这样规律的生活,对普通人来说才是“正常”的吧。

  这么说的话,居无定所,漂泊着的人类,实在称不上普通。

 

  映司抢先一步,在千世子桑之前收走了盘子,拉着Ankh占据了水槽的位置。

  “洗碗的事情我们来就好。”

  “那就拜托啦。”

  Ankh打开冰箱,站在一旁撕着包装纸。映司一边说着至少来帮一下忙,一边在Ankh毫无意外的反对下,自己把洗好的餐具统统收起来。之前总是想让Greeed跟其他人一起,共同完成某些事情,做饭或者布置料理店。只有两人的时候反倒不再强求了。

 

  白昼越来越短,星星停留的时间则在变长。

  日复一日的战斗终究还是带来负担。像是风都的前辈那样,当做男人的荣誉也没什么不好。毫发无损说到底也不太公平,即使是怪人多少也应当给予些尊重。

  脱掉上衣时牵扯到拉伤的肌肉,映司小小地“嘶”了一声,把自己整个倒在床上。

  习惯了使用联组带来的脱力和眩晕,偶尔也还能支持着再次变身。不过,身体的疲惫还是不可避。说到底不过是只要没有死去就还能爬起来的执念罢了。火野映司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也许是恐龙币逐步地改变了体质,最近到不似往常那样轻易地被压力击倒。

  这样乐观的发言自然引得Ankh的嘲笑。恐龙联组说到底也是莫名其妙的产物,就这样当做自己的一部分接纳实在过于天真。

  “还记得自己是人类吗?我可不想在百年之后,还看到你这家伙的身影。”

 

  “从未忘过,正因是人类,虽然排斥着但又不得不继续前行。反正明天还是会到来,既然如此,这样主动地向前走不是更好一些吗?”

  自然也存在着背道而驰的人。

  那只是、前进的方向有所不同罢了。人类,一直在向着自己的“前方”走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火野映司也同世上的其他人类一样,向“前”走着。

 

  “……哼,自我的程度倒是有几分相似。”

  “嘛、毕竟是从人的欲望之中诞生吧,Greeed也是……”

  与人类有着相同的渴望,相同的动力,这件事。

  Ankh啧了一声,大概是接受了这种说法。

  衣服在绸缎上摩擦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映司猜Ankh可能翻了身,也许跟自己一样无法入睡吧。那么,他所思考的事情与自己是否相同呢,就跟人类与Greeed的几分相似一般?当然,就算是映司也猜不到答案,能肯定的只有一点,如同隔着玻璃跨越进来的朦胧月光,却又不属于这里。

  那还真是无比可怜的想象啊。

 

  突然之间,没有了蝉的叫声,好像连呼吸都不得不放轻一些。

  大约冬天真的很快就会来吧。哪个时候,自己还在日本吗?或者说,终于结束了今回的冒险,再一次地寻求新的旅途呢?故事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像是英雄电影和传奇小说里的那样,每个人都能快快乐乐地,在最初不舍的分别后,保持着随性的联系吗?

  这样思考着的时候,黑暗中传来了他人的声音。

 

  “……还醒着吧,映司。”

  “大概在你闭眼之前都会一直醒着。”

  “在夜里离开,这种事,我可没想过。”

  “没在担心。到那时再把你带回来——把刑事桑带回来,这样的信心,我稍微也是有的。”

  “切,我不吃这种威胁。”

  “已经成功过了。……这样子聊天,大概会吵到千世子桑吧。”

  “哈?又不是头一次。”

 

  Ankh从沙发上跳下来。

  红色的绸缎跟着滑落在地上,堆作一团。映司做好了接下突然向着自己挥来的拳头,这样的准备。但Ankh没有给他发挥的余地。

  “吃了一惊?”

  “……吃了一惊呢。”

  虽然不知道表情,大约是在笑吧。这么猜想着,映司腾出一半的位置。

  “如果对床铺感兴趣的话,说一声就好了,我跟你换也不是不可以啦。”

  “啰嗦,因为好奇突然想躺一下。马上就走了。”

  “不过,突然对床产生兴趣了,Ankh?”

  “试试看又有什么关系。”

  “嗯、说的也是。”

 

  映司也背过身去,面前是墙壁。与Ankh之间还有着一道空气的缝隙。

  虽然觉得今天有些反常,但仔细地想一想,也并非很奇怪。Ankh一向对人类社会带有好奇,主动地尝试,在此前也是有过的,例如冰棍和手机,后来甚至学会了用平板电脑。不过,在他看来对收集硬币没有什么帮助的事上,到是十分吝啬于尝试。这么说来,冰棍对他到算是相当重要的了。

 

  “明天会下雨吧。”

  “晴天。”

  “天气预报说有雨的。”

  “晴天。”

  “那时候比奈酱还在厨房里,大约没听见。如果早点变天的话,说不定就会带上雨伞了。”

  “你只是想吵架吧。”

  没有。映司说。但却找不到另一种解释。所以过了一会儿,再说话的时候,他讲:“隐约有种感觉,离理想中的完美结局,大约还是差一点运气。虽说就此写下结局也不失为一种风格。世界突然重归和平,英雄OOO就此销声匿迹,Greeed跟人类的大家相安无事,之类的。”

  不光是人类,连同非人的存在一并想要保护。这样的想法果然还是太理想化了吧。如果作为结局,像这样毫无惊喜的终章,一定不会有人买账的啦。

 

  “不会有的,那种事。”

  “……要说的话,也只是我的梦想,像是这样想着的话,也没什么关系吧。”

  “这样的梦想,连欲望都称不上,映司。只是在做白日梦而已。”

  “就以此为终点地前进呢?”

 

  Ankh哈了一声。

  “那就只好在这人世间不断徘徊下去了吧。”

  “你认为做不到吗?”

  “不可能的。”

  映司想反驳:就像是Ankh跟我,咱俩这样相处啊,Greeed跟人类之间——。然后意识到了什么,在第一个音节发出之后就住了口。映司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里也很清楚,会这么抗拒“Greeed无法与人类共存”这事已经有了奇怪之处。人类并不只是会给欲望加以修饰,用“梦想”当做借口的。面对内心这种事,说来轻松,也只是说来轻松而已。

 

  自己与Ankh之间,迟早走上相反的两条路吧,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向前走”本身是没有任何错误可言的,但是,自己要保护的事物大约会成为他路上的阻隔。而正因肩负着自己所给予的,下定决心去守护的使命,映司无法让Ankh再前进一步了。

  在此先的一年时光里,作为OOO也数次与其他的Greeed交手过了。与不完全的另一个Ankh,也战斗过了。所以,火野映司很清楚地明白,如果让Greeed完全复活,对人类会造成怎样的损失。只有这种事情绝不能发生。

  正因此,Ankh无法完全复活这件事,反倒令他感到些许安定。

  尽管是在失控的状态下破坏了Ankh的核心硬币……如果那时自己是清醒的呢,又会怎么做。这件事反而没有想过。可至少是从另一个Ankh那里,而非现在占据了另一边床的这位。虽说混杂了点侥幸的情绪在,但这样告诉自己的话,也变得可以接受了。

 

  然后就是。

  这样的平静还能维持到几时,类似的顾虑。战斗是不可以逃避的,就算偶尔产生了一点软弱的念头,也很快就会打消掉。只要两手范围中还有不得不保护的东西,英雄的故事就得继续下去。这样说显得有些不情愿,渴望着力量的人分明是自己才对。为了保护眼前的朋友、梦见町、日本。世界。“量力而行总有无法兼顾的地方,即使是借来的,如果拥有了力量,所能环抱的范围是不是也就大了一些呢?”

 

  你总是在无聊的地方斤斤计较。背对着的Ankh啧了一声,似乎是对映司这种无趣的自问自答感到厌烦了。

 

  “总之,Ankh的话又是怎么想呢?”

  “我吗?拿到手的东西岂有还回去的道理。不过你这笨蛋是做不出这种事的,所以暂时还能借你用用。”

  硬币,也连同这身体在内,都是属于我的。绝不可能还给他们。非人的Greeed是这样想的。世界也好,同类也好,他对这些全无兴趣。只是为了想得到的东西,不得不寻求着超越现在的自己的力量。倘若能够跨越那一道阻碍,能否像是被仙女施了魔法的匹诺曹那样,获得真正的生命呢?

  还差一些,再多走几步的话,就能看到答案了吧。

 

  “我要睡了。”

  “以你睡觉的姿势看,恐怕会掉到床下面去哦,Ankh,总之,我到别处去,把这里让给你吧。就这样决定,如何?”

  “……”

  说出要睡了这种话后,果然没有了回音。映司撑着床,小心翼翼地坐起来,想要翻身到外面去。天气是有点凉了,夜里水气这样重,像是预报说的那样会下雨吧。Ankh突然支起一条腿,在映司的腹部用力顶了一下。只好平躺回去。

 

  “Ankh,直说就好了……很痛哎。”

  “……”

  “虽说‘我睡了’但不需要做到这一步吧,刚刚的动作,要当做梦游来看待吗?”

  “……”

  “是这样啊。”

  呼了口气。Ankh闭着眼睛,躺平过来。人类的心脏在跳动,人类的血液在身体里流淌着。人类的体温。滚烫的。名为火野映司的这个人类。

  欲望正是永无止境的,不可满足的空洞,体验过人类的感知,若要就此舍去实在不甘心。无法感受冰棍的味道,风的气息,阳光的刺痛。无法感受被拥抱时的温度。那真是、真是寂寞的事情。

  贪婪到是变本加厉了。也正因此还活着吧。

  ……像人类一样。

 

 

 

  火野映司在清晨醒来。

  一个人霸占了整张床铺,在夜晚睡了一个好觉。窗户向外开着,新鲜的风顺着树梢爬进屋子,稍有点凉,阁楼很安静,只有自己的呼吸声。楼下千世子已经开始准备早餐。硬币盒也消失不见了,可是腰带确实还留了下来。映司套上衣服,口袋里鼓鼓的是明天的内裤。虽然早有预感,却没有提前谴责什么,前一夜所说的,要把他重新带回来这样的话,仍旧好好地留存在脑海里。

  感觉到了yummy的气息,出门之前,千世子问他Ankh是不是又自己出门了。映司回答:是。接着,以为Ankh只是稍稍离开的老板娘把昨天他说要吃、却没能吃完的鲜艳冰棒都交给了映司。手里拿不下,只好用新内裤包着。隔着纸与布料都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冷气,过不了多久就会融化吧。

  “要让Ankh好好地用过早饭才能吃哦。”

  “会的,我出门啦。”

  他向外探头,是个好晴天。

 

 



后记:唯一还想说的是写到了匹诺曹。不过在我理解中,匹诺曹是因为从鲸的腹中救出了父亲,才得以获得真正的生命的。这样,算是理解了人类的“舍己”和“爱”吧。

评论
热度(29)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