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IF.1

大家好,混更。我现在绞尽脑汁想肉梗,其实我污的外表下是一颗纯情的心,所以完全不知道肉怎么写……

这个月的指标(这是啥?)还有六篇,不知道写什么。

  *OOC现趴

  *博士太郎&宅花

  *大概没有神展开









未发散的光轴


19:07.

  闹钟再一次嘀嘀地响了,从被子里伸出的一只手啪地摁掉闹钟的开关,又缩回去。被子颤动了一下,一个红色的脑袋从里面钻出来,透了口气又藏进去。

  花京院典明在三小时前刚刚完成了全球网络KOF对决四强赛,急需补充睡眠。但这不完全是他在这个时间还躺在床上的原因,实话说,几乎没有哪天的这个时间他没在梦中度过的时候。KOF对战只是无数原因的其中之一罢了。

  房间的茶几上摆着笔记本电脑和咖啡杯,没来得及收拾。杯中里还残留着已经冰冷的液体。电脑的屏幕闪烁了一下,又重新回到被暂停了的对战录像上。

  敲门的声音锲而不舍地干扰着花京院的睡眠。被子裹得更紧了点,好像这样就能屏蔽一切杂音一样。得不到回应的来访者擅自把房门扭开,在玄关换掉鞋子后直冲卧室掀开被子。

  “生物钟紊乱也差不多点。晚饭吃了吗?没吃就换衣服跟我走。”

  “再给我五分钟……”睡眼朦胧的花京院抓起枕头按在自己脸上。

  来访者好像要脱口其他赶人起床的话来,最终都化成无奈的叹息飘散在空气里。

  重新介绍一下。花京院典明,二十七岁,过着许多小朋友梦想着的打游戏挣钱的生活,美中不足的是身为宅男至今单身。

  而这位是空条承太郎,原因不明地于三个月前成为花京院的邻居,不知道什么专业的博士,分明也很少出门但却与花京院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不是宅男)。

  同样二十七岁的空条博士,是个偷心贼,而且还是惯犯,不过他本人大概无意识。上到房东太太下到收电费的打工小妹,无一不被这个看起来凶巴巴的家伙所俘获。

  虽然熟悉之后能发现是个很体贴的人。大概女性都有着能够一眼看破本质的能力?

  要说花京院是怎样跟承太郎熟悉起来的话,也是一个偶然。刚搬来这里的博士听房东太太抱怨了很久、住在他隔壁天天门都不出的游戏宅,人生中二十多年并未遇到过这样的人物,空条博士在好奇心(以及一定要满足好奇心的原则)驱使下,敲响了邻居的门。

  在久久得不到回应后,如同现在的每一天一样进行了暴力破解,门开后看到饿晕在地上的花京院,还向着门的方向伸出手,好像挣扎着往门口挪动过。

  之后博士就扛起宅男直接去楼下的速食店请他吃了一顿,饱食后终于活过来的宅男就这样跟博士熟识了。

  过程充满意外但其实很无聊。事后知道花京院那时候在冲击最速通关记录,一不小心就吃光了泡面也没有出门买,就这样忽略了胃部的饥饿感,等记录保存后准备找点食物时,低血糖发作就这样倒在地上了。如果不是承太郎及时发现他,说不定会变成不得了的事态呢。

  缘分缘分。

  自那天开始,空条博士就定时造访花京院家,经常擅自侵占花京院的睡眠和游戏时间,美名其曰透气把他拉出门去。现在也差不多,博士看着手表刚好走过五分钟后,便不由分说地掀起被子抖了抖。

  “一会儿有一个酒会,关系到我下年度的资金申请。”承太郎说,“正好我不想找女伴,就带你去吧。”


坑.TBC

十月的烂尾,想了想放出来吧,万一啥时候我又开始写了呢。

评论(6)
热度(42)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