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茄巧。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JDJ】狼与猫与木天蓼

大家好,答应小情人喂她一口JDJ,于是就写了。顺着上一篇的脑洞,不过这篇清水,而且很短很短。

  严重OOC

  拟兽

  承花要素有

上一篇脑洞的链接在这里:猫与木天蓼





  咚咚咚。

  迪奥把门敲得震天响,像是来暴力拆迁一样。乔纳森打开门后他就从嘴里蹦出一句估计是咀嚼太久而支离破碎的文字。

  “把花京院还回来。”

  乔纳森就差没在脸色大写一个无辜。花京院他是听过的,是迪奥家里最乖的孩子,和他三弟关系很好。乔纳森很支持他们在一起交往,希望能让花京院改善一下承太郎的臭脾气——哦,他眼中的交往并不是那层含义,毕竟在他眼里承太郎和花京院都还是小孩子呢。

  “怎么了迪奥?”他手里还拿着毛巾,正在擦拭滴水的盘子。“进来坐?”乔纳森微笑着,原本还火冒三丈的迪奥顿时熄灭了嚣张气焰,在门口的地毯上蹭了蹭脚,就跟在乔纳森身后进门了。

  红茶还冒着甜香的热气,迪奥的那杯还特意多加了些糖。

  “别以为泡红茶就能抵罪。”

  虽然这么说,可迪奥咽下嘴里的茶水后还是忍不住提起一点嘴角,大概几度,然后又被他压了下去。

  “花京院不在我家呀?”乔纳森比较茫然,他给迪奥续了水,才端起自己那杯茶喝了一口。

  迪奥环顾了一下乔斯达家的客厅,突然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弟弟到哪儿去了?”

  “我哪个弟弟?”乔纳森伸出五根手指,“我家有四个呢——如果算上跑到我家来的你弟弟乔鲁诺,可是五个人。外加一个妹妹。”

  “那个承太郎。”迪奥没好气地说。他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对方不顺眼,甫一见面就打了一架,让迪奥鼻青脸肿了好几天。当然承太郎也没舒坦到哪儿去。

  乔纳森哦了一声,尾巴从沙发左面晃到了右面:“你是个大人了,迪奥。”

  “那又怎么了?”

  乔纳森摇头:“不应该跟小孩子置气呀,他们喜欢在一起玩,就让他们一起玩吧。大人可不该随便插手他们的交际圈。”

  “那是你不懂,”迪奥说,配合他的表情看起来还有点严肃,“你不懂所以你没办法加入他们——我迪奥可不同!我是永远不会落后于时代的,跟你不一样。”

  “嗯,那么这跟你来找我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迪奥说,他靠在沙发上甩着尾巴,“你真不知道承太郎把花京院带到哪儿去了吗?”

  “不知道。花京院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你?”

  “告诉我?你离家出走还会留张字条告诉家长自己去哪儿吗?虽然花京院是留了张字条,但他只是说出来散散心,让我们别担心他,关于自己去哪儿可是半句都没交代过。”

  “也许真的是出去散心?”

  “他昨天离家出走的。”迪奥说,他的红茶都快凉了,也就没心情喝了。

  “那他为什么要离开?”

  “反对我给他找女朋友,”迪奥说,“他一点也不体恤我的一片苦心。”

  乔纳森停了一会儿才发言:“……包办婚姻是不好的,你要给他选择的余地。”

  “我给他一堆选择的余地,又不是见面就结婚!”迪奥说,他把茶杯重重地磕在木质的桌子上,瓷器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别这样,迪奥,”乔纳森轻声说,“想想你自己——你父亲想让你娶一位暹罗猫小姐,你不也拒绝了吗?”

  “我那是当面拒绝。”

  “然后就跑到我家里来,被我父亲收留了。迪奥,你当初也这样,我可清楚得很。如果你想,我能把你六岁那年内裤穿反的事情都抖出来,但没必要。”

  “你已经抖出来了。”

  外面的阳光透过没被厚重的红色窗帘所隔开的小窗户跳进来,跃进杯子里,跃到桌子上。这是个晒太阳的好天气,如果换做另一个情况,或许迪奥会选择在外面晒晒太阳,然后往路过的乔斯达家那群狼头上扔点炮竹啥的——他这么干过一次了。

  乔纳森叹气:“等承太郎回家我会念他的。”

  “好说。往死里念。”

  “——那现在,你可以把缠着我的尾巴松开了吗?”乔纳森说,“我的盘子还没洗完呢。”

评论(6)
热度(58)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