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吉良吉影love!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法皇之绿在杜王町!06

吉良吉影:“听说,你要把我写的很强?”

熊:“但你只是个健身房都不去的上班族……”

有四部剧透!

  四部生存院

  时有时无的情感环节

-01- -02- -03- -04- -05-






动荡不安的杀人鬼02




  我吉良吉影……怎么最近总是碰到这种倒霉事……

  哪有人会追查一个纽扣的下落……

  还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名字……

  对方有三个人……我要做的是让枯萎穿心攻击帮我拖延时间,然后趁机逃走……

  但是,有人在追查我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能够让我无法安眠了……

  我十五年都过着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今后也将继续下去……

  为了我平静的生活,必须让杀手皇后干掉这三个人才行。



  事后康一回忆起来,仍然觉得当时的气氛一触即发。

  犯人故意用很慢的速度去扯衣架上的西装,而他差一点就冲上去抢夺,可是被承太郎拦住了。

  ……幸好花京院先生在场,否则以承太郎先生过于简洁、懒得解释的性格,自己一定不会听他的话……康一这么想。

  战斗就像想象中那样困难,不如说,犯人只用替身就将他们耍得团团转,而本体则打算趁机逃走……

  当然没让他得逞。

  有承太郎和花京院两个人在场……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是要把对方抓住了。而东方仗助和虹村亿泰,也听到了这边的打斗声,赶了过来。

  只是这时候花京院先生的身体突发状况……趁着众人分心的瞬间,被他跑掉了。

  而康一跟随仗助与亿泰,追着被仗助所“修复”的左手寻找犯人的时候,发现对方以及冲进“灰姑娘”的店里,换了新的脸孔……还杀死了陆十彩……

  “被逃掉了!”

  “……像花京院先生说的,对方这段时间肯定不会再犯案了……除了我们之外,应该也没有别的知情人……他不会灭口的,我们只需要慢慢找出他就行了。”康一艰难的说。这已经是第二个认识的人被犯人杀死了。

  “我啊……抓到那家伙之后一定要狠狠地把他的脸撞到地上!”仗助说,“可恶……阿重的仇还没有报,现在又……”

  “……别太难过了,仗助。”康一只能这么说。但他也是很难过的人。

  “还有啊仗助……是不是要回去看看,花京院先生的表情很糟糕喔。”亿泰提醒。

  “……说的也是!”



  值得庆幸的是,除了花京院之外,承太郎和康一并没有致命的伤势。……至少,撑到了仗助赶到现场,而康一还有余力跟仗助一起追击犯人。

  花京院则是因为,在体力不支的时候强行透支了替身的力量……所以才会倒下。

  “我已经没事了,”他一再地说,“仗助君已经帮我治疗过了。”

  “别说话。”

  “……这次是我的缘故,让他跑掉了。”

  “花京院,别说话。”

  “你最近有点保护过度……知道吗?”花京院说,他笑了笑。

  接着,摊开手掌,里面藏着一张被捏的皱巴巴的纸。

  “这什么啊?”仗助凑了上去。

  康一看见纸条,大叫了一声:“啊!”

  “康一?”

  “我知道了!这是,是店主留在西装上的,客人的名牌啦——”

  “‘吉良吉影’!这家伙叫吉良吉影啊!”

  “……”只是,承太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什么时候?”

  “第一次爆炸的瞬间……对方把衣服扯回去的时候,那时趁机让法皇行动了。”

  “……我叫你不要乱动,在不了解对方的替身能力时,应该由我先行进攻。”

  “你现在太过谨慎了,承太郎,”花京院说,“我们是追击者……有时候为了线索,需要冒险……再说我也没事不是吗?”

  “……你想让十年前的事再次重演吗?等到那个时候……”

  “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啦,”仗助赶紧插在两个人之间,手忙脚乱地打着圆场,“花京院先生多加小心啊,还有承太郎先生也是,这次多亏了花京院先生才能确认犯人身份的说!”

  “我并没有——”承太郎反驳了一句,随后意识到这样辩解太像是小孩子了,而他原本并不是会对此做出解释的人,“……抱歉。”

  花京院摇头:“你太谨慎了。”

  回去的路上,也不知道是谁在赌气,总之两个人都没说一句话。

  夹在中间的仗助等人也察觉出了气氛不妙,你一言我一语地试图化解一下沉重的气氛,可是连笑声也是干巴巴的。结果就是,今次的事件在高中生们的心中,变得越发沉重了。




  把花京院送回杜王町大酒店后,再往北走一段路,就是吉良吉影的家。

  ……因为之前的事,承太郎希望花京院能在酒店等他们的消息。

  原本以为花京院一定会极力反对这个决定……出乎意料的,很轻易就同意了。

  “我并非不信任你……”……我只是不信任我自己。承太郎是这样解释的。

  花京院则还是那句话:“你太谨慎了,承太郎。”

  高中生们抓挠着头发,本能地感觉到两位成年人之间异常的气氛。

  之前说的‘十年前的事’……仗助已经猜到一个大概了。花京院先生的身体变成这样,应该就是因为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吧,十年前在照片里的那个沙漠……而承太郎先生在为此自责。

  “那个啊,”仗助说,“要不要我们先走一步……你们再聊一聊什么的?”

  “没有那个必要。”承太郎说。

  还没出酒店的大门,仗助就压低声音悄悄对他的外甥说:“真的不要吗?……花京院先生看上去很受伤的说。”

  “他能理解。”

  “嗯……承太郎先生……”康一忍了忍,还是决定照实说出来,“花京院先生他没有读心术啊……不说出来是没办法知道在想什么的……”

  “这些话希望你们留到之后再说……”承太郎压住帽子,“当务之急是找到吉良吉影就是‘杀人鬼’的证据……不要大意放过了线索。”




  “……”

  “……”

  “……我开灯了。”

  “……”

  “你让法皇藏在我的大衣里……出去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觉了。”

  “……”

  “睡着了吗?”

  “……没。还没有。我在想这个小镇上到底还有多少‘弓’与‘箭’……又会被塑造出多少替身使者……”

  “只有一点是肯定的……接下来还有的忙。”

  “承太郎?”

  “?”

  “白天的事情……”他停顿了一会儿,“当时我感觉,你又比我走得更向前了……所以,我也想前进,不被你甩在后面才行。”

  窸窸窣窣地传来脱衣服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亮起的灯再度暗了下去。

  你会更喜欢过去的我吗?

  承太郎想这么问,他说出口的是:

  “……晚安。”




-TBC-

今天的剧本,感觉是熊瑶、不,琼瑶写的……全员生存的三部……让承太郎有了许多可以交付背后的伙伴。换句话说,人类的软弱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并非孤独一人。(都是借口)

狗血撒到这里差不多了。话说搞笑剧的tag是什么时候被删掉的【

评论(4)
热度(66)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