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承花】法皇之绿在杜王町!08

大家好,剧本重新换回来了。

  四部生存院

  搞笑剧

  时有时无的情感环节

-01- -02- -03- -04- -05- -06- -07-








男子高中生蓬勃的好奇心01




  “……”

  “……”

  “……”

  “……那个,”最终康一先开口了,“仗助、亿泰……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小声点啦,”仗助急忙挥手,拉着康一到他们藏身的灌木里来,“先藏起来,他们马上会经过这里。”

  “谁们?仗助,你不能说清楚一些吗?”

  亿泰随口说道:“承太郎和花京院啦。”

  “……”康一愣了一下,“藏在这里也会被发现的吧,再说我还要去补习班……”

  “等一等,”仗助手里拿着望远镜,“你现在离开的话正好会撞到他们两个的说……”

  亿泰:“说起来啊,我们现在做的事感觉好熟悉……”

  “是这样吗?”

  亿泰:“对啊,后来就被花京院的替身捆着拖出去了。”

  仗助可疑地沉默了一会儿:“……不会的啦。”

  “你这次好有信心啊。”

  “我可是看准他们经过了好几次后才埋伏在这里的!花京院先生一定想不到我们会选在这个时间,……而且应该不会一直展开法皇结界的吧。”

  “吉良吉影的事情结束之后就很少用了,”康一说,“……承太郎先生是这么说的。”

  “谢啦康一。”

  “但是话说回来……你们到底要干嘛?”康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蹲在这里,“要是对承太郎先生恶作剧的话……”

  仗助连忙摆手:“不是啦。”

  “他们上次吵架之后就没有和好吧……”亿泰说。

  “……什么?有吵架吗?”

  “没有吗?”仗助反问。

  “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承太郎先生和花京院先生的配合一直很默契啊。”

  “总之我们是来帮他们和好的……”仗助说,“当舅舅的偶尔也要帮一下忙嘛……说不出口也没关系,男人之间的友情,靠肢体动作就能清楚地表达!”

  保险起见,康一问了一句:“那么,你要怎么做?”

  “让亿泰的‘轰炸空间’消除掉他们两个之间的空间……来一个‘和好如初’的拥抱就OK了吧!”




  “仗助跟亿泰、还有康一藏在那儿。”

  花京院说。承太郎往他指的方向转头。

  “别看那里……”花京院提醒,“……太明显会暴露的。”

  “我们为什么要配合他们的恶作剧?”承太郎皱着眉问。

  “……第一要诀,”花京院说,“别轻举妄动?”

  “……”

  “你觉得他们会等咱们绕到第几圈的时候行动?”

  “我希望是现在,”承太郎说,“因为餐厅的预约时间快到了……”




  亿泰小声问:“动手吗?”

  “再等等,话说他们两个就不打算停下来歇一歇吗……”仗助说,“找不到什么空隙啊,万一误伤到人就完蛋了的说。”

  “可是我已经等不下去了!”亿泰说,“现在就动手吧,我会控制好消除的范围的!”

  “……我的补习班啊……”康一说,“已经迟到了……”

  “就是现在,机会来了,上吧亿泰!”

  “好嘞、看我的——”




  康一慢慢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们两个……到底是干嘛的啊……”

  “那个,亿泰啊~~”

  “是、是我的问题吗?!明明是他们两个突然停下来……”

  “但是啊!也不可能就这样K、Kiss上的吧!”

  “……现在去找承太郎先生道歉还来得及哦。”

  康一提出的有用建议理所当然的没有被采纳。

  “会被白金之星揍到只剩渣渣的啦……只是亿泰的话,我还能在一瞬间修复,可是我的疯狂钻石不能修复自己的说!”

  说起来……承太郎先生怎么会刚好在这个时候弯腰啊?

  虽然他肯定不会在意亲到花京院先生这件事,不过仗助应该还不知道吧。

  知情人·康一叹气:“我说仗助,你也不用想的太糟啦……”

  “花京院先生应该很快就能发觉是轰炸空间搞的鬼……”仗助说,“……我们逃走吧,亿泰。抱歉啦康一,让你受到牵连,你也赶快逃走比较好。”

  “对,趁现在逃跑吧!”

  “……仗助等、…………承、承太郎先生啊……”



  糟了。

  仗助想。

  抓住他衣领的那个,一定不是白金之星吧?

  这真是超~GREAT的完蛋啊……难道说要来了吗,‘欧拉欧拉’?

  他艰难的回头:“……那个啊,承太郎先生,捞海星的事情,还顺利吧?”

  “……”

  啊——不说话了!这下可真是糟糕了。

  承太郎先生啊,只要一不说话,脸色阴沉下来还真是怪吓人的呢!




  空条承太郎先生,二十八岁。已经确实地是一个大人了。

  刨除一开始的意外情况,虽然还是一个“少说多做”主义的践行者,但其实已经放弃了“不论如何先揍一顿再说”这种选项。

  值得庆幸。

  “康一君,下午好。”

  “……下午好,花京院先生。”

  “这个时间不需要上补习班吗?”

  “已经错过了……”康一说,“话说花京院先生跟承太郎先生在公园里做什么?”

  “散步。”

  ……好像花京院先生很喜欢散步的样子啊。但是,看上去就是约会吧。

  “……事实上是这样,的确。”花京院说。

  “欸?”

  “很惊讶吗?”

  “不、不是,”康一连忙摆手,“我有说出来吗?很抱歉……”

  “你没有说出来呀,”花京院说,“只是你的表情太好懂了。……我很擅长从表情看穿对方的心理活动,这种能力还要归功于承太郎。”他说,不过这句话更像是自我感慨,“以前明明很坦诚……成年以后连我爱你都不说了。”

  接着,花京院弯腰拍了拍康一的肩:“——还有件事要感谢你。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尽管我们也没有准备瞒着大家,但是你做出了对此保密的决定,这一点要感谢你。午餐有吃过吗?”

  “……?那个,吃过了。”

  仗助插嘴:“我跟亿泰还没有的说,从早上就等在这里了。”

  “是吗,要一起去吗?承太郎订了一家不错的餐厅。”花京院说,“他请客。”

  “真的吗?超GREAT啊——!”

  两个高中生欢呼着拥抱在了一起,大概是联想到上次承太郎请客时的阔绰出手了吧。

  康一并不觉得很遗憾。

  相反,他开始庆幸自己是吃过饭才出门的了。

  “仗助、亿泰啊……”康一在心里默默地想,“还有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花京院先生……快点发现吧。”

  快点发现、承太郎先生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这回事啦。


-TBC-

精神恍惚,意识模糊,我是谁,我在哪儿……

评论(8)
热度(76)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