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在北极奔跑的熊。
喜欢热度和评论,请用这些砸我的头٩(ᐛ)و
JOJO/三部厨,承太郎love,伊奇love,承花only!
仮/本命OOO,映An不逆。555茄巧沼民。
YGO/游马本命。社长厨。IV凌。海暗。目前只吃不产中,想做个好读者。

看文归档,免于翻页。

【麦藏】任务中请勿打扰

大家好!看起来似乎也达到了可以打上tag不会因为字数太少而愧疚的界限,于是就(
但实际上写的很随意XDDD请痛打我,感觉自己就是个雷包
一生都要毁在起标题手里了
※前情:
  半藏跟麦克雷已经开始交往了
       但纯洁的他们却什么都没做




  




“……然后我们就扭打在一起。”

猎空把酒精棉签重重地压在麦克雷嘴角的伤口上。

“嘶——”他说。

半藏推开门进来,首先跟麦克雷目光相接。他的眼角有着淤青,下巴破了一块。两秒后他俩同时错开视线,冷淡地彼此打了个招呼。

“这不正常。”猎空说。她的手上仍旧忙活着给麦克雷消毒,可她本人却注视着半藏的背影,看他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向齐格勒博士。

守望先锋刚结束了一次行动,先后出动了两拨人马。伤亡并不惨重,一度与其他人失去联络的麦克雷和半藏身上到有不少伤口——猎空刚从麦克雷嘴里得知伤口的成因。他俩伤得最重,但那些淤青至少有八成是由对方造成的。

“他看上去不是很糟,希望我的确控制住了自己的拳头,”麦克雷说。他说话时嘴角的伤口紧绷,牛仔只好把本来就足够拖拉的声调拖得更长,每个字母都被拉扁的,听上去更加含混不清,“我的脸怎么样?”

“呃,”猎空说,她不像往常那样大声,“你还是那么——你更帅了,杰西,是的。伤口让你更帅了。”

“谢谢。”麦克雷说,“我想我最近一段时间最好把帽子一直扣在脸上。”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你还想再听第四遍,甜心?哪一部分?”

“关于你们两个怎么打起来的,”猎空抬头看了一眼半藏的背影,“再——再再详细一点。”

麦克雷艰难地吹了一声口哨。其他人只抬了一下头,就又做自己的事——给伤口消毒,或者疼得嚎叫。而半藏的头虽然别了一半过来,却又扭回去了。

“当时我们两个刚拿到磁盘,准备从侧门突围出去,结果面对着几百号的安保力量——那时候我就知道情报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麦克雷点燃雪茄放到嘴里,但又实在抽不动。

“我们好不容易杀出来,藏到一辆卡车里,暂时摆脱了追兵。我趁着安全向你们发了信号,决定暂时先躲在那辆卡车里等待增援。半藏觉得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不太明智……”

他艰难地吐了一个烟圈。猎空挥手就把它打散了。

“我们争执了两句。你知道,甜心,卡车里只有那么大的空间,”他比划了一下,“我们两个又有点太近了。——他生气的时候眼睛都在发亮。”

“所以你就吻了他?”

“准确一点地说,我当时觉得说不定真的要完,而我们甚至没接过吻,这会让我死不瞑目。对,是的,像你想象中那样,我俩躺在方向盘上——他在下面,我在上面,我们抱在一起吻着对方,然后半藏压到了喇叭。”

“当我们去营救的时候听到的那声,”猎空同情地拍了一下牛仔背上的淤青,“别伤心,杰西。虽然……如果你提前拆了方向盘或许能做更多。”

麦克雷不可置否。“鸣笛让他清醒了一点,然后揍了我一拳。站着挨打可不像麦克雷,所以我也回敬了一些……然后我的眼眶现在还在疼,你的酒精没有拧上盖子,再过一会儿就蒸发了,甜心。”

“不会那么快的。”猎空说。但现在医疗用品紧张,她还是利索地把酒精放回了医疗箱,“想听我的观点吗?”

麦克雷举起手。

猎空指着他:“接吻应该不足以让半藏变成这样——除此之外你一定做了别的。”她非常肯定地说。

“除此之外?”麦克雷试着回忆,“嗯,啊,除此之外……我摸了他的屁股。”

END

评论(14)
热度(120)
©傅笙 | Powered by LOFTER